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西安事变挽救了中共 导致日本侵华提前

没有西安军事叛变,共产党早就被消灭了,作为政变直接发动者的张学良和杨虎城,理应被视为历史的罪人。使早已横言“对西安事变绝不坐壁上观”的日本军阀,深有“此时不灭中国,将无来时”的感喟,从而提前了全面侵华战争的时间表。西安事变后仅半年,那一场由中共所一心盼望的“被侵略战争”,便终于在日本军阀的疯狂发动下,甚至是在中共的直接诱发下,全面爆发了,再加上中共口头“抗战”实则渔利的做法,中华民族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巨大战争创伤。

左起:张学良、杨虎城、蒋介石在事变发生前合影

看过小说《红岩》或者电影《烈火中永生》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那个大头细身子绰号“小萝卜头”的小男孩,很多人因为充满了对“小萝卜头”深深的同情而认为国民党“凶残无比”。当然,杀害一个幼小的孩子的确不该,但造成其悲剧的根源却在中共身上。

根据电影和小说的描述,“小萝卜头”宋振中的父亲宋绮云是杨虎城的秘书,事实并非如此。他只是奉中共的命令去杨虎城部做新闻宣传工作的中共党员,并没有担任其秘书。

1904年出生的宋绮云,于1927年加入中共。国民党“清党”后,他来到北平,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以旁听生的名义掩护自己。1933年,他接受中共任务,成为中共西北特别支部的领导成员之一,并代表中共去做包围中共的西北剿共副司令杨虎城和十七路军的工作,为中共生存扩展空间。

宋绮云征得杨虎城同意后,改组一直进行反共宣传的《西北文化日报》。该报成为了主要由中共党员办的一份报纸。宋绮云还亲自撰写了《论攘外必先安内》等社论,痛斥蒋介石消极抗战,积极“剿共”的反动方针政策。

早在“西安事变”前三年,杨虎城就有兵谏的想法,对此,宋绮云早已有所了解。为了推动杨虎城付诸实践,宋绮云向杨虎城开诚布公做了大量工作,并通过杨虎城的高级参议杜斌丞去影响杨虎城。

此外,中共还派杨虎城的老朋友、中共党员南汉宸以及与杨虎城有家世渊源的王炳南,前去说服杨虎城。在1989年后中国大陆出版的现代史著述中已经明白无误地说道:“1935年秋,中共即令南汉宸派人向杨虎城传达了中国共产党的‘八一宣言’。”“同年12月,中共又派汪锋对杨虎城及西北军将领做工作。”“1936年春王炳南则奉中共指派专从德国回国去做争取杨虎城的工作。”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中共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华儿女》杂志,已专门发表吹捧王炳南是如何成为杨虎城幕僚,并如何胜利完成策反杨、张和参加策划西安事变的。

1936年4月,作为一方军阀的杨虎城为了扩张自己的军事势力,终与中共结盟,双方签订了互不侵犯、建立联络站、交换情报、设立交通站等协议,初步形成了合作局面。此后,中共往返西安、延安,进入 大陆,回归陕北,路条均由杨的十七路军提供。国民政府命令剿共的杨部,非但已与中共暗通款曲,甚至已经同流合污。然后,再由杨虎城去合谋已经被中共包围的张学良。

就张学良而言,其周围亦有多名中共党员和“左倾”分子,他们掌管掌握了张学良的一切秘密活动,一切与共产党联系的技术工作,以及东北军全军的人事工作。张学良副官兼机要秘书苗剑秋曾经一再鼓动张学良策动西安事变,说不要替国民党打内战。

中共抓住张学良和东北军丧土失家的“情结”,接近他,然后包围他,从而使“未足而立之年,即负方面,独揽大权”,“未作过任何人部下,未有过任何长官”,“忿事急躁”的“少帅”张学良,终于不知不觉地改变了是非观。在中共的渗透下,充满野心的杨虎城和涉世未深的张学良同蒋介石在政见上的分歧加剧,他们反对蒋的剿共计划,要求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当年12月9日,中共地下党策划西安学生3千多人在广场集会,主张“国共合作,团结抗日”。次日,杨虎城即令宋绮云参加草拟《张、杨兵谏经过》、《张、杨八大主张》等重要文件。这些文件都由宋绮云带回报社连夜印发号外。不久,在蒋介石再次来到西安后,张、杨发动了军事叛变。

在西安事变发生当天,毛泽东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称,西安事变是“根据张、杨、共三角联盟抗日反蒋的协定而发生的,中共中央已积极推动张、杨坚决与蒋分裂”。

而在张、杨发动军事叛变后,尽管斯大林持反对态度,但宋绮云主持的《西北文化日报》却为事变大唱赞歌。在中共的巧舌如簧下,蒋介石同意停止剿共,国共合作抗日。宋绮云又根据中共指示,连续发表了《蒋离陕后我们应有的努力》等社论,强调依靠群众、逼蒋抗日、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

此后,张学良被囚,杨虎城避难国外,宋绮云也被迫离开西安。1941年6月底,宋绮云夫妇被捕,襁褓中的幼子宋振中随母亲徐林侠(亦是中共党员)入狱。1949年9月6日,在国民党离开大陆前,一家三口被杀。

而西安军事叛变的直接后果是使中共获得了喘息时间,并逐渐扩大,而且使国民党“八年剿匪之功,预计将于二星期(至多一个月)可竟全功者,几乎隳毁于一旦”,“西北国防交通,经济建设,竭国家社会数十年之心力,经营敷饰,粗有规模,经此变化,损失难计。欲使地方秩序,经济信用恢复旧观,又决非咄嗟可办。质言之,建设进程,至少要后退三年,可痛至此”。

此外,西安事变使早已横言“对西安事变绝不坐壁上观”的日本军阀,深有“此时不灭中国,将无来时”的感喟,从而提前了全面侵华战争的时间表。西安事变后仅半年,那一场由中共所一心盼望的“被侵略战争”,便终于在日本军阀的疯狂发动下,甚至是在中共的直接诱发下,全面爆发了,再加上中共口头“抗战”实则渔利的做法,中华民族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巨大战争创伤。

可以说,没有西安军事叛变,共产党早就被消灭了,中国现代史也将被改写。因此,作为政变直接发动者的张学良和杨虎城,理应被视为历史的罪人。而作为幕后策划者的中共(包括宋绮云),置民族大义于不顾,在自己一直并不光彩的历史上又书写了不光彩的一笔,同样将受到历史公正的审判。

2011-04-11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