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横河:中共贸易战和香港事件混乱信息:乱了方寸还是内斗

有的人直接了当地就说是江派和习斗;当然也有人说,江泽民都老成那个样子了,哪有什么力量?实际上在政治界有这么一个规律,一个派系的形成和它的政纲,和它的利益的结合关系更大。如果说有一个派系头目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施政纲领,甚至是黑帮的帮规都可以,他在政坛上执政的时间又足够长的话,它就会形成一大批依赖这个系统的官僚。即使这个集团的头目一句话都不说,或者就是躺在床上,只要还活着,只要他是个象征就够了。

时事评论家横河(希望之声

(编者按:中共从上周开始在美中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问题上释放的混乱甚至矛盾的信息说明什么?是没有前后一贯的政策,还是各部门各行其是,抑或是权力斗争?贸易上是谈、打还是拖?港府为何又转强硬镇压?以下是时事评论家横河在希望之声的访谈。)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从上个周末开始,中共在美中贸易关系和香港反送中问题上不断地传达着混乱和矛盾的态度,23日双方互相加关税,就有些让人出乎意料,因为在此之前,美国是多个官员都公开表示,中美之间很快会有协议,贸易战在大选前就会有结果。

23日之后,中共官方态度不仅是一日三变,而且不同的声音同时存在,不能不让人怀疑中共高层权力斗争达到了白热化,以至于矛盾无法掩盖。具体的情况到底如何呢?我们下面就来分析一下。

在今天的节目过程中,您可以通过Skype来联系我们发表您的意见,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或者您可以写Email给我们反馈,我们的Email账号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我们来看一下,最近一个星期中共发出的信息,不管是对美中贸易,还是对香港反送中,都是彼此矛盾、非常混乱的,您怎么解读这个现象呢?

横河:我觉得至少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就是中共作为一个整体,或者是现在的习近平,对于贸易战或者香港抗议,没有一个连贯的清晰的方案,所以随时调整可能就出现了互相矛盾的现象。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高层的权力各个不同的派系,你要知道中共虽然说是一个整体,但是实际上它是有派系的,当然这些派系不改变中共的实质,也不改变它自己是中共的一部分,但是它毕竟有派系,所以这样一来的话,各个派系的力量就有了活动的空间。因为每个人对同一个事件,每一个派系对同一个事件会有不同的考量、有不同的策略,它可以在自己还在掌控或者是有影响力的部门,来推行自己倾向的政策,所以就出现了各方面矛盾的现象。

还有一种,就是真正的权力斗争,刚才讲的派系只是观点不同,或者是运作方式不同,真正高层的权力斗争也可能是导致外界矛盾的一个因素,而且这次确实有很多人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主要的因素。

主持人:好,那我们就一个一个来分析,我们先说一下美中贸易问题。您觉得北京到底是想谈呢,还是想打,或者是想拖?

横河:对,这个问题大家都在猜。因为北京黑箱操作,不像美国人,美国人想谈,想谈成什么结果是上推特的。我们先把这个事实梳理一下。在这之前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们就从8月23日开始,中方宣布加税,美国就立刻回应加税,我们认为贸易战立即就全面升级了。

这之后就好的坏的消息都没有,一直到26日早上,川普总统在法国参加G7会议的时候,和埃及总统召开记者招待会上就宣布,他说昨天晚上,也就是说是25日晚上,他说中方有电话给美国贸易谈判的首席代表,说中方愿意回到谈判桌,而且他说有两个电话。但是他没有说昨天晚上是美国还是法国时间,因为两个差6个小时嘛。

而北京时间在26日上午的时候,刘鹤在重庆讲话,欢迎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到中国投资和经营,这个就和川普总统讲的电话内容是相呼应的。如果我们考虑到时差的问题的话,刘鹤在重庆讲话,跟川普总统讲的中方代表和美国通话,应该在差不多的时间,所以这两个就互相对应上了。为什么说差不多时间呢?就是不可能是政策的前后变化,只可能是同一个政策。

现在的问题是川普总统说,中方非常愿意,甚至是急于谈判要达成协议。但是中方除了刘鹤的重庆讲话之外,其他的官方消息和这个相反的,这就是为什么外界很迷惑。哪些相反的呢?立即的反应,就是外交部发言人他马上就否定了通电话的说法,不过他说的是“没听说”。另一个就是《环球时报》干脆说没有电话。虽然《环球时报》是个极小的小报,但是因为它这种非常诡异的风格,还是比较容易被人关注的。

然后就当天中午,就是中午刚过一点点,川普总统和印度总理莫迪有一个会面,在这个会面之前有个记者招待会,就是当天几个小时以后了,就否定了没有电话的这个说法,他马上就问财长姆努钦是谁打的电话?怎么回事?

姆努钦还证实另外一点,他说24日和25日晚上都有电话,是通过中间人和刘鹤的对话。现在我们不知道中间人是谁。而川普总统进一步说到,说其实级别更高,他说的是“副主席”,Vice Chairman,不是Vice Premier,不是“副总理”,但他没有详细说是谁,也就是说这肯定是有的。官媒一直在煽动民族主义,而且高调显示对美的强硬,这个官媒都是中央级的喉舌,什么不愿打、不怕打之类的。

再从贸易战本身来看,我们看到很奇怪的就是在几天之内连打了两个U-turn,就是180度的转弯,双方都表示下一轮谈判很有希望的时候,就是23日宣布对750亿美元加关税,导致美国立刻对5千5百亿中国商品加税。这是第一个转弯,180度。

2天以后,实际上如果按照姆努钦说的,就24日晚上,就和中国的官员通话的话,实际上就是1天以后,就有了要重回谈判桌的说法,至少到电话和刘鹤讲话的话,等于是又转了一个180度。就是贸易战本身,我们不讲舆论,不讲中国的宣传。

也就是说开始的时候北京是想打的,就第一个转弯的时候,是想打的,也许没有想到美国立即就强力反击这么快,而且规模这么大;那么也有可能是国内中共高层出了一件什么事,结果就把想打的念头给打消掉了,或者是主张谈判的暂时又占了上风,所以又变成想谈了,所以这有两个可能性。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宣传部门还在继续进行反美宣传,不怕打的宣传,我们也可以分析一下,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很可能是他没有接到通知,因为从川普在法国宣布说25日晚上有电话,到外交部发言人否认,只有一两个小时,因为再过两三个小时的话,川普就针对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又否认了一次,所以一定在这之间。

主持人:可能中共没有想到的是川普马上就把这个事抖了出去了。

横河:对,有可能。而愿意继续谈的很可能就是临时的决定,因为只有几个小时,这时候就来不及通知外交部,所以外交部说的“没听说”,他倒不一定是跟这个重开谈判对着干,而是他真的没听说。

但是《环球时报》的说法就有一点对着干的意思了,它说没有通话的事。你是《环球时报》,你怎么知道没有通话?你不是通话的人,你都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环球时报》毕竟是,只是从级别上来说,这些事情它是不该知道的,尽管它可能有最高层有人直接捅给它,但是捅给它的人也不在打电话的人中间,也不在决策要打电话的人中间的话,他就不知道。

而《环球时报》我们知道是属于宣传口的,它和宣传口的整个基调是差不多的,所以可以认为说要打的,贸易战要打,硬打的,至少宣传部门没有变过。总体上我们知道中共的战略就是拖,拖到2020大选;谈和打,它可以是红脸白脸,也可以是阶段性的政策,也可以是高层内斗的体现。

但是对于川普政府来说的话呢,他不会去那么分析,他也没有必要能分析,他大概只认两个,一个是习近平本人怎么说的,还有一个就是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怎么说的,别的人他一概不管。这个一定是这样的,对于外国政府来说的话,他只能这样子来处理问题。

主持人:所以现在民间就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中共是低估了川普想打贸易战的决心,那么川普是高估了中共的智商。所以我们看到双方他一直在拉锯,但是关于美中未来,大家有一种说法,就是说未来这个贸易会脱钩,而且这种说法现在是越来越多。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横河:脱钩的意愿呢,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智库、学术界、情报界等等,只要认清中共本质的就知道中共是不会从根本上改的,协议是很难达成的;就是达成了也很难执行和核实。认识到的这些人,他知道最终脱钩是肯定难以避免的。

从川普总统的角度来说的话呢,他就是要解决美中之间的很多长期拖延下来的这些纠纷,所以对川普团队来说的话呢,他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落实总统的这个意图,就是达成美国能够接受的协议。但是作为这个专业团队来说,他们肯定会考虑过脱钩的问题。就是他一定有多种选项嘛,就是这步怎么走、那步怎么走,有几种可能性。所以说它很可能是多种选项之一,或者是多种备案之一。但是他不会说在最后谈判破裂之前把它拿到台面上来,不会这样做。因为他还需要考虑脱钩的实际的可行性。

目前产业链能够快速转移到其它国家的主要是低端的,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于中国的影响呢,这些产业雇用的工人多,所以影响就业。但是确实有很多高中端的产业链一时还没有哪个国家能接下来,因为毕竟世界工厂嘛,其它的国家要全面接管,可能一时达不到这个,毕竟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体,而且走到这一步它用了40年的时间,其它国家,就是一下子美中完全脱钩,在技术上是相当困难的。

主持人:比如说现在苹果公司就很难真正地脱离中国的制造商。

横河:对,你这么大的制造业还包括这么多供应链,要全部一下转移到其它国家,非常困难。那么事实上呢,一些反对目前美国对中共的贸易政策的人,除了美国华尔街和跨国公司的利益集团以外,那些他是从利益考虑的;其他的就从技术考虑了,就认为虽然脱钩不可避免而且是必须的,但是短期的可行性还是要打问号的。这是脱钩的说法。

对中共来说,中共也有个脱钩的问题,它当然是希望就是走过去40年占尽全球化的好处,而且搭美国顺风车的这个老路;但是美国已经不干了,现在是美国不干了。也就是说过去40年,中共一直在对美国进行贸易战,只是美国现在开始还击了。

对中共来说呢,它同样有难以脱钩的问题,就是它自己另起炉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你像最近西方媒体发现“一带一路”的这个铁路货运啊,说大部分都是空车皮。因为为了政治上的需要,就是鼓励大家“一带一路”,它这个货运是按照发货的车厢数量来补贴的。所以你只要空车皮走一趟,中央就有补贴,按这个来补的。这样的话,空车皮它什么也不装嘛,他也不赚也不赔,再加上中央一补贴的话,他就赚了。所以我们以前说过,“一带一路”它是需要沿海和西方国家,主要是和美国的贸易顺差来补贴的,它不是一个可以自我良性循环的项目。

和美国脱钩是不情愿,但是又没有办法的事情。它要避免脱钩的话,它只能寄希望于2020年大选,而且不只单纯是寄希望,中共已经而且会继续用一切手段来干扰美国大选,介入美国大选。

主持人:我们就来看看如果它用拖的办法,就算川普不能连任,当然现在这个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川普的民调非常高。您觉得中共它能坚持到川普这一届任期的结束吗?因为我们现在看到中国的物价,特别是食品物价已经大幅度的上涨,特别是猪肉已经涨了,就是在过去1个月时间已经涨了50%。所以这几天Costco在上海开第一家分店,上海大妈们就疯狂抢购商品的那个画面和录像已经传遍网络了,让世人都非常惊讶。

横河:事实上我认为中共在对美国750亿商品加税的时候呢,它是决心要给川普总统一个重大打击的,而且有人认为中共就打算翻脸了。但是之后发生了一个什么重大的事件使中共改变了主意?当然一方面可能是美国反应过快,它没有考虑到;另外一个就是,除了高层权斗以外呢,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经济数据非常疲软,或者经济上承受不了,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也是需要考虑的,就是美国开始贸易反击战到现在,他几乎没有或者很少有持续一段时间停顿在同一个水平上的,就说加了税以后等几个月,很少有。就是说如果达不成协议的话,不会说保持今天这个状态的。就是美国他不会停在那个地方等中共拖的,他的制裁措施会升级的,就不断地升级,只要你没有反应他就升级。

你比如说在美国宣布5千500百亿中国商品加税以后,特别还提到了就是命令美国企业撤出中国。虽然说有人怀疑他能不能有这个权力,但是他提到的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呢,大家认为总统很可能是有这个权力的。这些虽然提到了没有做,它都是可以加码的,就是说美方还有加码的东西。

另外就是美日贸易协定已经基本上成形了,日本去承诺购买中共不买的美国玉米,正好日本受灾,玉米产量减少,它需要进口。也就是说川普总统也没有闲着等你拖,他一些减轻中共威胁、减轻中共这个行为的后果的那些行动也开始了。

在中国,虽然中共自认为有极权的优势,它不需要选票嘛,它认为它的耐压能力强,但是物资缺乏的时候究竟怎么样,民间会什么反应,很难预测的。你像现在回到票证,这40年没有的票证又回来了。你像现在这个猪肉价格暴涨。

有人说这个Costco疯抢,他说是中共故意做给西方看的,说是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有这么大的消费能力吸引西方投资的。但是我觉得更像是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消费者更在乎自己钱包了,而且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会更信任美国的商品,主要是食品的质量,这个很重要。所以从中国目前的经济情况、供应情况,和美国的这个策略来说的话,中共拖是拖不下去的,我不认为它能够拖到这一任大选。

主持人:好,我们下面再来看一下香港问题,现在G7国家共同发表声明是要求尊重《中英联合声明》,那可以说北京当局面临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就是在国际社会上面临的压力非常大。

那上个星期,我们大家看到事态有所缓和之后呢,这几天风向又突然变了,香港的警察又开始实弹射击,林郑又想利用《紧急法》镇压。那您觉得这个是中共高层内斗,是习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吗?

横河:因为中共黑箱操作,所以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也是从时间顺序上分析。就上一次我们讲过杨洁篪突然访美以后呢,美国政府的最高层每个官员几乎都表态了,就是说希望和平解决香港问题,要习近平直接和香港的抗议者对话,而且和贸易谈判挂钩,这个我们上次都说了。

结果呢导致8月18日就是上个周末大规模的集会,170万人集会,在没有警方和黑社会挑衅的情况下重新回归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是我们也说了,还需要观察。所以果然24日到25日的那个周末又爆发了冲突,主要是警方又开始使用暴力了,除了用催泪弹、布袋弹以外,警方还有三处直接是开枪的,黑社会也再次出动。

现在看来的话,也就是说它这个时间是这样的,同样有几种可能性,一种就是由于8月18日当天,因为之前美国的强力表态的话,中共一时没有拿定主意怎么办,所以决定暂时的收敛一下;后来发现美方的重点可能是防止像六四那样的军队屠城发生,而中共它是并不打算和抗议者谈判或者让步的,所以说它只有走继续加紧镇压这条路。

也就是说它在不派军队屠城的情况下,就是像六四那样的情况下,它会升级,至少表面上在香港港府的指挥下的那种镇压。林郑她准备使用这个《紧急法》,其实就是这一类的,就是不动用中共军队的最大程度的镇压。

这个一方面是在触碰和试探西方国家除了动用军队以外的其它底线。另外就是既然不打算和抗议者谈判,也不对五点诉求回应的话,那实际上它也就是镇压这一条路了,当然它还不仅是单纯的镇压,还包括动员香港的亲共势力,从各种角度来制造支持林郑和港府的气氛。当然亲共势力还有很多运作,还会有其它的举动。中共搞这些阴谋诡计是最擅长的。

当然现在G7国家也联合表态了,对中共的压力更大,但是中共的对应大体上我觉得是不会变的,这倒不是政令出不出中南海的问题,而很可能是中南海没有一个可执行的政令。

讲到这里,我就觉得有必要谈一下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在香港问题上的体现,刚才讲在贸易上的体现。这一次很多人都认同在香港问题上确实有权力斗争的表现特点,导致一些互相矛盾和不协调的现象,就是中共方面这种现象出现。

有的人直接了当地就说是江派和习斗;当然也有人说,江泽民都老成那个样子了,哪有什么力量?实际上在政治界有这么一个规律,一个派系的形成和它的政纲,和它的利益的结合关系更大。如果说有一个派系头目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施政纲领,甚至是黑帮的帮规都可以,他在政坛上执政的时间又足够长的话,它就会形成一大批依赖这个系统的官僚。即使这个集团的头目一句话都不说,或者就是躺在床上,只要还活着,只要他是个象征就够了。派系当中的人他有一套他自己的运作方式,只要按照老规矩办就行了。

尤其是新的系统根本就没有章法的情况下,你像港澳办它本来就是曾庆红的系统,这个系统就是他建的,在没有令人信服,而且行之有效的系统代替的情况下,他自然的就按老系统去做,这就是我说的中南海可能就根本没有政令的意思。

其实中共的表现它真的是不上台面,你像香港移交22年了,中共派遣的和权贵的家属移民香港的少说可能也有上百万了,特首本身就是中共的傀儡,议员也由于这个功能组别的设计,确保建制派要占多数,还有警察全都是它的,搞来搞去还是地下党搞破坏的那一套。

抗议者是公开透明、光明正大,就是他被迫自卫的话,也是在大街上公开地打。而中共和港府它就是国共内战的时候在国统区搞的那一套,你像冒充抗议者去破坏、放火,动员黑社会大打出手,港警从高楼朝下面人群发射催泪弹,还组织全世界的中国留学生和亲共社团去骂脏话,就说中共这种行为根本就不像是已经接管了香港22年,好像还是英国人在统治,它专门去搞破坏一样。

主持人:这里观众有一个提问,就是讲贸易战问题,他说:您认为中国民众会陪着中共吃草打贸易战吗?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变得困难的情况下,还会继续忍受吗?

横河:我觉得中共这个系统的倒台,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倒台的话,其实不完全决定于民众怎么做、怎么想,因为事态的发展往往不是以任何人的计划来发展的;就包括民众,民众是不是能够吃草,现在你很难说,还没有到这一步,但是现在的民怨已经很大了。民怨转化成行动,或者是转化成什么东西,导致中共执政危机的话,这个其实是天意。

我们原来也讲过,就是当时东欧和苏联倒台的时候,很多后来采访的处于漩涡中心的,被人认为是大转型,或者是东欧社会主义倒台的关键人物的采访的时候都发现,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他们当时在干什么。他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或者是什么样子,但是就是说就是历史潮流到了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当中扮演一个角色,但是谁扮演什么角色,他不是人自己决定的,甚至都不是那些处于核心的,看来是改变历史的人物所能决定的事情。这个实际上是,所谓说历史规律不是人能够想出来的。

但我觉得中共过去40年就是用经济发展、改善生活作为收买民众的目标的,最终让中共最头痛的正是这一点。也就是说当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当民众生活水平下降的时候,那么很可能就是中共制造出来的合法性基础就没有了,所以会对中共造成一个重大的打击,很可能就导致中共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干脆就解体,这都有可能的。

主持人:那么下面还有一个问题,他说香港目前的状况不可能和习没有关系吧,哪怕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当然前面您回答了,就是没有政令不出中南海这个问题,但是他说这个目前的状况不可能和习没有关系吧。

横河:当然有关系了,因为他是主导,等于是所有的。作为极权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责任和权力是相对应的,就是说如果说是没有一个高度的极权的话,黑箱操作当中,你就很难从当中找出一个负责任的人;但是高度极权以后,他很可能就要负主要责任。西方人就这么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会直接点明说习近平你要和抗议者对话,就是这个问题。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的,不管它的内部怎么斗的话,它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这一个大的前提下进行的。也就是说都没有脱离维护中共统治,或者是以中共的形式在香港进行镇压,这个大框框没有脱出来,没有离开这个框框。它内部怎么斗的话,对于外界来说的话,他只要认识这一点就够了,这就是中共在香港搞的东西就可以了。至于说当中最后是谁的责任的话,其实现在不是我们要追的问题,我们现在,外界要做的是施加压力,在道义上支持港人的抗争,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一次节目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我们知道8月31日,就是这个周末,香港还会有大型的集会,警察也是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而且9月1日美国就会如期加税,所以事态会进一步如何变化,我们会持续关注。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电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