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贸易战正打破中国经济增长与去杠杆的平衡

中国央行周五放松对借贷的控制,给正在放缓的经济注入一剂强心针。专家指出,中国经济不仅需要应对贸易战的打击,更需与大规模信贷刺激经济增长的后果作斗争。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于9月16日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这将为金融系统注入约9000亿元。

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将提高银行的放贷能力,向市场释放出更多的资金。此举意味着,在贸易争端损失加剧的情况下,中国愿意回到促使银行增加放贷的老路,来应对经济困难和不断上升的外部不确定性。

贸易战给经济带来了额外压力,削弱了北京方面避免债务导向型刺激措施的政治决心。随着产出和企业信心下降,与美国的贸易问题已成为北京方面的首要难题。尽管两国谈判代表同意在10月初重启谈判,但新关税已于上周生效。

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告诉美国之音,贸易战的不确定性打破了中国解决债务问题和维持经济增长间的微妙平衡。

“他们需要在不停止信贷流动和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减缓债务增长。贸易战的负面影响降低了经济增长和信心,增加了用债务推动经济增长的诱惑,以避免经济增长低于维持经济稳定和就业所需的水平,”马永哲表示。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国际经济和金融专家塞策(Brad Setser)则向美国之音说:“减缓债务增长自然会使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放缓的国家往往指望出口来获得额外的增长,贸易战让中国很难做到这一点。”

中国政府正试图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减少基建投资和出口来推动经济增长,推动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但这种转变才开始,新兴产业还无法弥补增长放缓带来的打击。

自2018年初以来,中国央行已七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周五的最新措施处于市场预期的上限,释放的资金规模将是当前宽松周期中迄今为止最大的。

中共习惯于利用国家控制的银行体系,在经济增长开始放缓时向市场注入大量现金。但一些专家警告称,这种方法无法让资金流向私营企业等效率更高的经济部门,因为私营企业不像国有企业那样得到政府隐形担保,银行没有动力以更低的利率向风险更高的客户放贷。

法国外贸银行首席亚太经济学家加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告诉美国之音,“对私营部门的信贷有限,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可能不是全面的答案,因为额外的流动性可能被银行囤积,而不是借贷出去。”

如果中国实施更为紧急的经济扶持举动,这将影响该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标普全球中国首席分析师陈锦荣(Kim Eng Tan)本周指出,中国依靠大规模信贷刺激经济成长的做法,对该国信用评级的影响可能要大于美国加征贸易关税所产生的直接冲击。

荷兰合作银行亚洲金融市场研究主管埃弗瑞(Michael Every)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经济面临众多挑战,包括债务负担、严重的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供应链转移、资本外逃和食品通胀。”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8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5,表明生产出现收缩。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表示,目前正在跟踪中国政府全年经济增长目标6-6.5%的下限。

政策制定者对经济增长的前景越来越担心,鉴于刺激消费的效果尚未完全显现,投资仍是政府唯一能够控制和依靠的提振经济增长的工具。

外界普遍预计,中国央行还将在9月中旬下调一项或多项关键政策利率,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将是四年来的首次。

上个月,中国政府允许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这可以帮助出口商抵消关税对其商品的影响,起到刺激经济增长的作用,但此举加剧了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