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抱歉 我怎麽想 都是你们的邪恶和灭绝人性”

——维权律师王全璋六岁儿子再次失学 妻李文足:警察多次施压

中共对维权律师王全璋家人的迫害持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 fb发文,指他们6岁的儿子泉泉再次失学,「9月2日,泉泉升入小学。才开学四天,警察已经连续数次去学校施压。我的儿子又再度失学了。」

中共对维权律师王全璋家人的迫害持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 fb发文,指他们6岁的儿子泉泉再次失学,「9月2日,泉泉升入小学。才开学四天,警察已经连续数次去学校施压。我的儿子又再度失学了。」

李文足指,早在2016年,警察已对他们居住的北京石景山区所有幼儿园下令,不可以接受泉泉报读,泉泉一直学在家,到2018年5月才找到一家私立学校,愿意让他入读,「泉泉顺利上完了幼儿园。我以为,上学不会再成为问题。」

但到今年泉泉升入小学,开学仅四天,警察已经多次到学校施压,结果泉泉再次失学,「我在想,为什麽?为什麽?难怪每次会见全璋,全璋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能否上学?难怪他一再跟我确认孩子是否在上学。」

李文足质疑,王全璋四年前被捕时泉泉只有两岁半,「现在,儿子一定成了官方要挟他的砝码了吧?难怪每次全璋都让我不要去看他了;难怪王全璋说不要保外就医」,批评中共官方将令一个无罪的律师与外界隔绝,将他关押四年,在无律师辩护下秘密开庭审判,又多次阻挠他和妻儿见面,「现在又拿一个6岁的孩子上学来做文章。请问,你们要做什麽?」

你们是要让一个妈妈面对失学儿子,无法承受这痛苦绝望,从而向你们屈膝吗?

还是借此打击你们关在监狱里的孩子爸爸,强压让他向邪恶悖谬低头?

还是你们要用一个6岁的孩子的失学,这一个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庆献礼?

抱歉,我怎麽想,都是你们的邪恶和灭绝人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