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二战影响深远 仍牵动当今世界格局 需警觉“第四帝国”

美国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学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9月5日刊文说,虽然二战已经结束70多年了,但其仍然影响着现在的世界格局和未来的走向。他指出,日韩应该是盟友,但仍然像宿敌;东南亚国家仍然忘不了日本军国主义而忽视了当今中共的威胁;欧洲也仍然需要警觉“第四帝国”的金融威力。

图为川普总统在2019年6月6日“D-day”75周年纪念日上向二战老兵致敬。

美国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学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周四(9月5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刊文说,虽然二战已经结束70多年了,但其仍然影响着现在的世界格局和未来的走向。

汉森教授在文章中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74年了。但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二战在心理和物质上对世界的影响仍然挥之不去。毕竟二战造成了6千多万人死亡,重新勾画了欧州版图,并导致了美苏两个超级核大国在冷战中对峙。

日本和韩国按理说应该是天然的盟友。他们两国都是从几十年前的战争废墟中起步,发展成今天欣欣向荣的资本主义宪政国家。在和平主义的时尚中,他们都誓言绝不再重蹈大屠杀的深重灾难。两国都是美国的坚定盟友,在经济和安全上又都对中共这个咄咄逼人的邻国不信任。

然而,日、韩两国现在正被困在一场激烈的争战中,他们更像是一对宿敌,而不是民主盟友。在贸易和对过去的战争赔偿问题上,他们恶语相向,忘不了二战时期的旧账。韩国持续要求日本就慰安妇问题更多地赎罪赔偿。

越富有的韩国,对日本越担心和仇视;离二战越远,日韩越陷于过去痛苦的战争记忆中。

为了抑制中共的挑衅,美国试图组建太平洋联盟,但也遇到了困难。澳大利亚、菲律宾和东南亚国家都担心中共的扩张野心,但他们也忘不了过去日本军国主义的血腥,包括杀害了1500万中国人,其中大部分是平民。

在这些国家的思想中,他们知道中共是主要的威胁;但在心里,他们至今忘不了作为当今盟友的日本,曾经在这一地区犯下的种族灭绝罪。

北约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成立北约的初衷是为了避免另一场欧洲战争,以及阻止来自德国和俄国的不断威胁。北约的信条有三:第一是要美国参与欧州事务,绝不再让欧洲自相残杀;第二是要美国保护西欧,让俄国远离,就如同二战结束时那样;第三是要北约盟国抑制德国,使之不能再在欧洲发动另一场战争。当然,第三个目的今天已经被认为完全无关紧要了。

但真是如此吗?

德国现在主导着欧盟;因为贷款逾期偿付问题其银行正在挤压南欧国家;柏林也施压东欧国家,要他们跟从德国灾难性地开放边境。这导致了一百多万中东和东非的难民进入欧盟。

柏林也试图绑架英国,阻止其脱欧。现在对美国有好感的德国人还不到一半,而美国的军队和核保护至今仍保卫了几乎没有武装的德国的安全。

欧洲和美国也许应该警觉,一个金融强大的“第四帝国”可能有一天会主宰欧洲。

此外,德国仍然对俄国心存恐惧。毕竟二战时有300多万德国士兵在东线战场捐躯;二战后在俄国和东欧,又有数百万说德语的人被苏联红军种族清洗。

难怪德国总理默克尔要与专制的俄罗斯强人普京套近乎。现在就像二战结束和冷战开始那段时间一样,德国非常明白,他再一次对俄罗斯的进攻无能为力,无论是常规战,还是核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的一个民调显示,美国年轻一代与老一代有着巨大的差别。今天的千禧一代生长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富裕时期。这些人说,他们对结婚、宗教信仰或者爱国主义都很不看重了。

相反,那些在二战时仍是孩子,或者父母和爷爷辈曾经参加过战争的人,他们对人性有更现实的评价,以及更能认识到在危险的世界中寻求安全、稳定和超然的必要性。

要想在这样一个全球性的灾难后保持理智和安全,一个办法就是结婚生孩子、信仰上帝、珍惜使美国成功的独特的道德和力量。

二战在1945年结束,但其实它还没有结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