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习近平50多次提“斗争”应斗谁?

问题的关键在于,习近平所讲的“斗争”,是以继续做马列子孙、保党为前提,还是以做炎黄子孙、捍卫炎黄子孙利益为前提。如果是前者,那还是在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框框里打转转。现在,中共已经是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了,习想通过“斗争”,把一个烂透了的苹果变好,绝对不可能!

习近平正一步步陷入江泽民派系设下的危局

9月3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讲话,50多次提到“斗争”二字,频率之高,实属罕见。

通观习近平的讲话,可以看出,他心头憋了很大的气,已经到了实在憋不住的时候了,这50多个“斗争”,可以视为一次“总爆发”。

习近平为什么那么大的气?

中共十九大以来的两年里,内政、外交、香港、台湾,习近平几乎没有一件顺心事。

2018年3月以来,习近平遭遇了他上任以来最大的一个挑战——中美贸易战。2017年4月,习第一次与美国总统川普见面时明确讲过:“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据此,中美贸易战就不应该打起来,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一年多来,川普多次释放善意,习也多次想达成协议,但是,就是达不成。至今为止,中美关系几乎走到了全面“冷战”的地步。

今年6月以来,习近平遭遇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二个巨大挑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在中美贸易战把习打的焦头烂额之际,习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乱子。综合各方面信息,“送中条例”确实不是习指示港府修订的,习也无意派兵在香港动武。但是,有人就是唯恐香港不乱,不断激化矛盾,香港“一国两制”被严重侵蚀,习被逼到了几乎与香港主流民意为敌的地步。今年1月2日,习专门发表了以“一国两制”统一台湾的讲话。这些人在香港这么一折腾,连轻易不敢得罪中共的台北市长柯文哲都说,从香港的例子看,“我能不反对‘一国两制’吗?”

习近平面临的第三个巨大挑战是地方诸侯的软顶硬抗。2014年至2018年,就拆除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习先后6次作出批示。前5次批示,都被陕西省委软顶硬抗,糊弄过去了。直到第6次批示,习撂下重话,并派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亲自到陕西督阵,问题才算得到解决。陕西可是习近平的家乡。他家乡的主政者如此抵制他,其他地方更可想而知了。

习近平面临的第四个巨大挑战来自政法机关。最重要的一次交锋体现在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违法问题上。从去年12月26日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此事,到今年2月22日王林清被逼到央视认罪,崔永元的微博和相关报导一直都没有被删除。周强是副国级的高官!如果没有习近平背后支持,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习很可能想借这个事清洗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但是,中央政法委牵头搞的调查结论却是与最基本的常识是完全相反的。国际国内都在骂中共公然的“指鹿为马”,还造了一个新成语“林清失卷”。这也是香港民众反“送中条例”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央政法委包庇中共最高法院院长违法犯罪,谁敢相信中共会依法办事?

其他所有问题都不讲,单讲这几件事,习近平一件也推不动。由于习是现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所有对这些事有气的人,都会骂习近平,习被搞得内外交困,里外不是人!

习近平要“斗争”谁?

中共建政70年来一直在讲“斗争”,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围绕“权力”二字展开。习近平的50多个“斗争”,归结到一点,是为维护“习核心”的地位而战。

中共十九大上,习表面上成了“习核心”,但是,至今为止,中央一直有“两个中央”,核心一直有“两个核心”,这是习在一系列重大关键问题上一直摆不平的关键。

最近,在香港问题上,“两个中央”、“两个核心”表现就更明显了。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突然宣布撤回“送中条例”。从中共外交部到国务院港澳办,到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到中共党媒,事先竟然全都不知情。事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回避记者提问,港澳办、中联办沉默,中共五毛不知所措。

据分析,林郑宣布撤回“送中条例”,是习近平越过分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直接向林郑下达的指示。“习核心”和“另一个核心”,“习中央”和“另一个中央”的矛盾公开化。

“另一个核心”和“另一个中央”是谁?很显然,就是江泽民、曾庆红。这里之所以点出江、曾两个人的名字,是因为过去江、曾是一体的。现在,江已经93岁了,此前多次传出江病危的消息,江现在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江、曾利益集团,现在真正在背后起主导作用的,应是曾庆红。

1997年香港回归后,香港长期是江、曾的地盘,曾庆红苦心经营香港多年。从历任香港特首,到中联办,到港澳办,到分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多是江、曾的亲信。今年4月20日,长达3年多没有公开露面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突然在江西高调露面,还故意选择4月25日这个中共的“敏感日”冒雨到胡耀邦的墓地献花蓝。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去世。此事成为1989年4月开始席卷全国的学生运动的导火索。今年是1989年“六四”屠杀30周年。习最担心又冒出一个“六四”学潮出来。曾庆红早不出来,晚不出来,专门挑这个时候跳出来,被认为是给所有反习势力鼓劲打气。

从4月到现在,江、曾的亲信在香港不断激化矛盾,一次又一次火上浇油,导致香港爆发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参加人数最多、在国内外影响最大的反送中运动。其目地就是把香港搞得越乱越好,最后迫使习近平出兵镇压,然后,让习当替罪羊!

中美关系恶化到快断交的地步,最重要的推手是谁?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秦岭违建别墅问题最大的障碍是谁?江、曾的亲信——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袒护最高法院法官周强违法的人是谁?江、曾的亲信——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这些又臭又硬的石头不搬掉,习什么大事都难做成。

习近平遭遇这些问题的内因是什么?

我认为主要有三:第一,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2017年10月底,中共十九大一结束,习便带领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中共一大旧址,举着拳头,发誓为鼓吹无神论的马克思宣扬的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从此,一步错,步步错。

第二,擒贼没擒王。习近平头5年反腐打虎,查处了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160多个将军,还有跳楼、跳水、上吊、服毒自杀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这些人对习恨之入骨,恨不得随时要了他的命。遗憾的是,在中共十九大前,习可能与江、曾达成妥协,习打虎到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止步。贼王不除,习无宁日!

第三,习出身红二代,从小就是在党文化的浸泡下长大。他父亲挨整的经历,已经充分证明马克思的那套东西非常害人。习前5年查处的党政军高官的严重腐败行为,更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习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党文化的实质与危害,很容易被党文化操控。

另外,习继承的本身就是一个烂摊子。他头5年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从江泽民手中夺权;第二个任期刚一开始,就遇到中美贸易战。习现在面临的问题大多是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积累下来的。有人说,江刷卡,习埋单,有一定的道理。

习近平的出路在哪里?

习近平大讲特讲“斗争”,从目前情况看,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可能是他“斗争”的对象。

问题的关键在于,习近平所讲的“斗争”,是以继续做马列子孙、保党为前提,还是以做炎黄子孙、捍卫炎黄子孙利益为前提。如果是前者,那还是在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框框里打转转。现在,中共已经是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了,习想通过“斗争”,把一个烂透了的苹果变好,绝对不可能!

还是以香港问题为例。香港警队长期掌控在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手中,其高层直通中央政法委。香港恶警对香港民众的野蛮镇压,就是中央政法委在大陆野蛮“维稳”手段的再现。据知情者爆料,8月31日晚,香港恶警在港铁太子站打死6人,全部都是断颈而死。事发后,太子站关停两天!

如果习近平不在8月29日晚派军队进香港,如果习近平不跨过韩正、港澳办、中联办直接给林郑下指示,江、曾、中央政法委、港澳办、中联办,直到香港警队高层,一定会加倍折腾。

现在,习近平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点上。如果江、曾的亲信最终将中美贸易协议彻底搅黄了,将香港彻底搅乱了,那就离习近平被“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老虎王”咬得粉身碎骨不远了。

危机,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遇。目前,习近平面临重重危机,也有三个重大机遇:第一,跟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搞好关系,签署中美贸易协议,实行结构性改革,主动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中,可赢得国际的人心。第二,顺应香港主流民意,在香港推动“真双普选”,则可赢得国内的人心。第三,抓捕贼王江泽民、曾庆红。

习近平能否抓住这3大机遇?就看他如何抉择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