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延安日记:毛搞的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 而是以自己的思想代替之

于是,他就利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作掩饰,搞出了他自己的哲学“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这就说明,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为什么如此激烈和残忍。它实际上是中共党内两种思想——毛的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思想——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因此,党经历了十年时间的尖锐冲突,也就不足为奇了。

1945年7月12日

在整风运动的苦难日子里,共产党员们经受了一次毛泽东思想的严酷训练。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从思想上总结了“实际生活中的马克思主义”所取得的成就。

这些党员大多数年龄不到三十。他们已经成为党的干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成长为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党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在所有这些事情中,最坏的是把毛泽东与革命、与普遍真理看成一回事。对党员来说,毛泽东是带给他们革命信仰的使者,他是一贯正确的。在这里,理智被本能,一种盲目的本能,一种宗教信条所代替!他们不需要理解就相信,因为是毛泽东说的吆!

革命者的信仰和对创造奇迹的神的信仰,发生了冲突。

我不由得翻开我的哲学笔记。在这方面非常有意义的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给劳拉·拉法格的信。恩格斯在信里写到了1871年之后巴黎工人的“极端革命性”即布朗热主义的问题。他说:

“不,这次陶醉于布朗热主义的原因是更深远的。那就是沙文主义…法国这种爱国狂热的必然后果是,法国工人现在成了沙皇反对德国而且也反对俄国工人和革命者的同盟军!…但是像这样的狂热从1789年以来已经是第三次了。这种狂热的浪潮第一次把拿破仑第一拥上台,第二次把拿破仑伦第三拥上台,现在又把比他们两个更坏的家伙拥上台,但是,幸而浪潮已没有力量了。无论怎样,我们显然必须得出这样的结论:巴黎人革命性的消极面——沙文主义的波拿巴主义,同积极面一样,都是不可缺少的方面:在每一次大的革命运动之后,波拿巴主义就会再次发作,要求有一个救主,去消灭…可恶的资产者。

“因此,我将欢迎巴黎人赐给我们任何革命的激情,但预料他们以后又会受害而转向创造奇迹的救主。我希望和相信,巴黎人在行动上会像往常一样有能力,但他们如果要求在思想方面进行领导,那我就不敢领教了。”

1911年群主政体被推翻,持续不断的农民暴动,19251927年的革命动乱,以及内战的血腥暴行——结果产生了同一种信仰,信仰一个“创造奇迹的偶像”——毛泽东。

从我对毛泽东和他所创造的整风运动的长期了解,我确信我的说法是对的。我有时觉得,好像我自己也在这里经受了这场严酷的洗脑筋运动。这场清洗有助于使我看清民族主义的危险,盲目信任领袖的危险,用教条、用政治上的犹太教义、用歪曲来代替活生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危险。

中共党内的沙文主义,是中国民族意识酿成的悲剧之一。

我在延安待了这些年以后,使我感到,马克思、列宁和恩格斯的才智、深邃的远见和伟大的人格,更加光彩夺目了。他们的思想培育了布尔什维克党。这就是布尔什维克党具有伟大的生命力,以及它必须取得胜利的保证。

延安培养出来的党的工作者,一批接一批地走向国家最边远的地区。他们到各地去领导党员群众。他们是怀着对革命、真理、国家以及对毛泽东的神圣信念离去的。

凡在理智屈服于盲目本能的地方,教条就成了生活的真谛和目的。可怕的教条——“实际生活中的马克思主义”!

我经常听到一套套标准的答话,而听不到一句生动的语言。不同的人,在表情上都是一个模样,这给人一种不愉快的感觉。人们心安理得地在死记硬背“实际生活中的马克思主义”的真理。

对毛的赞扬带有神秘主义色彩,是一种不健康的吹捧。这种危险做法,使党员没有主见,思想超不出毛泽东指示的范围,使党丧失能动性,这在大会上已有表现。结果,毛主席一个人的“一贯正确的创造奇迹的头脑”,代替了千百万人的头脑。

研究了毛泽东的几个报告之后,使我确信,他是很有手腕的。他通过歪曲共产党的历史、歪曲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和目前的事件,以及通过搞整风运动这种无事生非的做法,来腐蚀党员群众。

1945年7月13日

在民族解放运动政党和马克思主义政党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重大的差别。毛在美国人面前如此欣然同意改变党的名称,是不无理由的。这种情况根本不是什么策略问题。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看作是一种“难得的装饰品”,藉以掩护他去搞一种与马克思主义运动完全不相干的、不受其约束的社会运动。

历史使他不能有别的抉择:共产党兴起不是他的意愿,而马克思主义在世界上已深入人心,使人无法忽视。于是,他就利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作掩饰,搞出了他自己的哲学“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这就说明,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为什么如此激烈和残忍。它实际上是中共党内两种思想——毛的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思想——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因此,党经历了十年时间的尖锐冲突,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种冲突,对局外人来说,并非一直都很清楚,可是斗争没有减弱,一直在持续进行。采取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一直到为“纯洁文风”而进行的斗争)。这是党内的阶级斗争,是思想意识形态的斗争,是被一种不断高涨的、极易为沙文主义情绪所左右的民族解放运动不断激发起来的斗争。

这个斗争在代表大会上,以毛泽东的胜利而告结束。虽然用毛泽东自己的话来说:“真正的团结还在前头”。中国民族解放革命运动因日本的失败而高涨起来,这使中共党内国际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力量与小资产阶级的“实际生活中的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

康生下来了,新人被提拔到中共的领导位置上。这一事实说明,已经向中共党内的先进份子作出了让步,尽管这种让步只是形式上的。总之,为“真正的团结”而进行的斗争还在前头。事情并不都是按毛所希望的那样发展的。这显示了历史发展的逻辑。

日本人在战场上仍然是个难对付的力量。盟国为拿下太平洋的每个岛屿,都不得不艰苦作战。日本守卫部队抵抗到最后一个士兵。美国人表示担心,不知道日本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土上将怎样接待他们呢。

1945年7月17日

不幸的是,在中共领导中还有一些动摇于共产国际和延安之间的人,他们正在猜测,哪条路线将会获胜。

这些人在莫斯科是同意共产国际的建议的,但回到延安又迁就毛泽东。他们在这里虽然很谨慎,但还是要把在莫斯科赞同过的同一条共产国际的路线,叫作“支持投降主义和不符合中国民族特点”的路线,如此等等。

他们是一些戴着假面具的人!只是变换假面具而已!换来换去,直到整风的浪潮把共产国际想支持的一切事物都冲光。

毛越来越经常地陷于抑郁,这也说明了他的健康状况不佳,忧郁症一发,就打不起精神来,干不了工作。

1945年7月21日

由斯大林、杜鲁门、丘吉尔及他们的外长参加的波茨坦会议开幕了。

在罗马,人们将要庆祝佛朗哥反叛西班牙人民共和国的周年纪念。真是厚颜无耻!

有八名德国罪犯在美国被处决。

法西斯恐怖笼罩希腊。

对法国前元帅亨利·贝当提出了控告,指控他阴谋破坏国内安全并与敌人相勾结。

今天毛泽东跟我说,他高度评价苏共和苏联在中共为争取中国革命胜利的斗争中所起的作用。

光线很难透过纸窗照进屋内,天气不好时,室内更暗。就像现在似的,正是中午时分,但外面下着雨,我只好点上一支蜡烛。

今天,是我好几个月以来第一个比较空闲的日子。

雨点不断滴滴答答地打在糊着油纸的方格窗上。

我想着当我回莫斯科的那一天,我将交出我的代表证,收起我的钢笔,不考虑任何问题,信步往家走去……

我也不会再通宵达旦地伏案写紧急报告,翻译冗长的中文材料,捉摸谈话笔记中的弦外之音,去戳穿谎言,探索事实真相了。

而且,在很多年以后,我终于不需要再经常处于警惕状态之中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延安日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