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中谈判将有罕见“新进展”? 北京食言或成最大障碍

美中贸易谈判将在9月中旬恢复部长级谈判,但业界仍在关注两国之间的僵局能否出现新的转机。有分析认为,9-10月间美中新一轮谈判的背景确实与以往有一定差异,但北京当局早先的做法可能会成为谈判的阻碍

美中贸易谈判将在9月中旬恢复部长级谈判,但业界仍在关注两国之间的僵局能否出现新的转机。有分析认为,9-10月间美中新一轮谈判的背景确实与以往有一定差异,但北京当局早先的做法可能会成为谈判的阻碍。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周五(9月6日)在白宫向媒体发表讲话,确认美中两国将于9月中旬举行部长级会议,而高级官员谈判将于10月展开。

库德洛说,中国的改革必须反映在法制变化上,任何协议都必须有执行条款,以确保中国履行其承诺。

不过,迄今为止中共当局显然有大量协议从未履行,海外各国指出中共并未按照包括世贸协议和与香港有关的《中英联合声明》等一系列国家协议行事,这或许是美中两国面临的谈判难点之一。

本轮谈判与众不同?

拉里·库德洛表示,美中双方周四(9月5日)的电话会谈非常融洽,他认为谈判的前景乐观。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一改近期强硬口吻,不再激烈抨击美国的关税等政策,而是转称,本轮美中谈判将有很大进展,

中共左媒“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周四说,两国在本轮谈判中“更有可能取得突破”。另一家左媒公众号“陶然笔记”则不约而同的表示,美中两国很有可能在即将举行的贸易谈判中将出现“新进展”。

“陶然笔记”强调了中国商务部的声明,称双方将在9月中旬进行磋商,为10月份部长级会谈的“有意义的进展”做准备。该公众号指出,“有意义的进展”是自五月美中会谈破裂以来根本未被使用的一种表达。

对此,旅美政经评论人士秦鹏分析说,之所以北京这次开始突然间放低姿态,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中共香港问题上现在无疑将被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法,要求白宫每年都检核中共一国两制执行情况,并要求一年后实现普选,但是如果继续强硬,就不仅是立法问题,而是可能立即被白宫制裁,对中共会造成沉重打击”。

“第二个原因,目前川普在与中共贸易问题上的支持率高达67%,川普有了底气与中共全面开战,而且前两天也放话出来他必须在不仅贸易问题而且其它问题上应对中国(中共),这种类似通牒性的语言意味着,中共如果再升级或强硬,那么川普可能会没有多少竞选负担的升级对中共打击”。

“第三个原因,则是中共面临70年建政大庆,希望在10.1之前给股市和经济一些积极信号,给中共大庆增加一些喜庆气氛。所以,这个时候,放低姿态进行谈判就是最佳选择。至于以后达成达不成或者达成执行不执行,以后再说”。

北京食言摧毁美国对其信任

周四,中共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长姆努钦经过电话会议后,敲定了9月中旬的部长级会议,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谈判有了新的头绪。

库德洛在白宫对记者说,美方想要协议回到2019年5月份的程度,但是他不确认这能否真正可行。

他表示,当局将会在与北京的未来谈判中谈论所有问题,“一切都会在桌面上。例如……知识产权盗窃,技术强制转让,网络,云计算,金融服务,所有这些都将摆在桌面上谈-还有农业采购,工业采购,能源购买,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等”。

不过,库德洛不敢预测北京能够对哪些问题真正做出让步。

事实上,不仅白宫官员如此,业界也难以想象北京当局能够同意在哪些方面改革,这种分歧可能出自于北京与美国在贸易合作上的一系列食言。

北京自在10多年前加入世贸组织,当时在签署的协议里面做了大量的承诺,但是除“每周双休日”条例得到遵守以外,其余与开放市场、公平贸易相关的协议几乎没有兑现,这使得WTO各成员国非常不满,在10多年间,中共成为WTO成立以来被投诉最多次的成员国,已经有数十起败诉经历,但这并没有能阻止其违规。

北京当局也在与美国政府的贸易谈判中屡次食言,2019年5月,北京单方面取消了与美国已经达成共识的改善知识产权保护、遏制技术转让等方面的承诺,并要求重新谈判,这引发了川普政府的不满,导致2000亿关税清单的税率提升生效生效。

8月初,川普政府谴责中共当局与美方谈判期间,从未能实现对美国农产品的广泛采买,也未大力度制止芬太尼入境美国的现状,并开征3000亿对中关税。

针对最新的美中贸易谈判,秦鹏说,可能双方最大的麻烦,就是中共的一次次失信。

“它(中共)实际上缺乏愿意从根子上改变的想法,它只是谈而已,从基础上讲,达成协议的难度更高了,原因是因为它(中共)不断地悔棋,不断地瞎折腾,再加上了香港、关税等问题,谈判变得难了,所以外界对年底乃至2020年达成协议的期望不高”。

“从川普的角度来讲,他也不希望背破坏谈判的锅,所以就谈而不破,也符合纳什均衡点(无决策时可以自动增加收益)”,秦鹏说。

库德洛:川普想要快速见到成果否则可能有“额外行动”

路透社报道引用库德洛发言说,川普政府希望在短期内看到和北京谈判的成果,但他同时警告说,美中贸易谈判同样有可能会被拖得很长。

“我不认为18个月(对美中谈判来说)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库德洛补充说,目前局势显然与美国冷战时与苏联的竞争类似。他认为,双方拖延的时间或会长达数年。

希望之声评论人士何旭认为,9月9日即将提上美国众议院的“香港人权法”将成为影响北京当局本轮谈判策略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美国国会方面通过该法案的可能性大,该条例可能会对中美未来的谈判造成未知影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美国政府不施压的情况下,中共当局绝不会主动选择落实美国要求的体制改革。

“一个事实就是,北京加入WTO十多年,从未自动落实任何包括开放国内市场、降低贸易壁垒在内的经济结构性改革,如果川普没有发起贸易战,到今天中共也什么都不会改”,何旭说。

但另一方面,川普政府也用实际政策释放出了要求北京当局尽快改革的信号,库德洛承认,如果北京动作迟缓,美国可能会采取“额外行动”。

“当我们没有看到结果时,我们采取了额外的行动”,库德洛说,“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确实能看到会议的成果,那么谈判将取得进展”。

自5月份谈判破裂后,美中贸易战大幅升级,从那以后,美国总统川普大幅增加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现有关税,并计划对5500亿价值的中国进口商品全面征收关税,以增加谈判杠杆。

美方暂定在10月1日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30%(原先为25%)。库德洛说,他无法推测9月或10月的会谈能否将10月1日计划提升的关税推迟。

秦鹏认为,川普的战略一定会是中共当局的直接威胁,“一旦中共这次再耍滑头,那么川普的大棒肯定要落下来”。因此,本次北京当然会希望出现一些实质性进展。

秦鹏:双方会出现进展但不会达成最终协议

川普在Twitter上对美中谈判表示乐观,他认为中国在经济上受到美国关税的影响,但新一轮谈判是积极的。

川普说,“中国正在消化关税”,“数十亿涌入美国……爱国者农民从收到的关税中获得巨额美元!很好的就业率,没有通货膨胀(美联储说的)。中国是几十年来最糟糕的一年。谈判正在发生,结果对所有人都有利!”

秦鹏猜测,在北京的主动靠拢下,这次的确可能会取得一些让白宫满意的进展,但是双方在10月份,甚至2020大选之前,都可能很难达成最终协议。

“原因是:一方面,中共大战略还是拖延,希望看到2020大选结果,才会真正低头,当然根本上中共不愿意结构性改革危及其统治”。

“另一方面,川普本人也其实不愿意过早达成协议,因为目前根本无法保证中共履行不说,而且可能在国会和媒体处也会遭到各种非难,但是川普也不愿意破坏谈判……所以,从博弈论来说,双方的均衡点依然是谈而不破”,秦鹏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凌杉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