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一国两制已死亡 香港警队不由特首控制

——二次录音泄密及元朗袭击事件证实

反送中运动持续三个月,特首林郑月娥9月3日正式宣布“撤回”条例,不过,无论香港社会或国际社会都不收货。对于香港人来说,香港社会的秩序已经被警察暴力破坏得体无完肤,因为事件暴露出的是香港警察已经不再是文明社会的警察行为;他们已经暗地里被极权政权装备成欺压人民的打手。

8.31恐怖袭击属国家犯罪

8.31在太子站内发生的事件成了整个运动的转折点;坊间盛传当天在站内警察打死了人,问题是死了人在文明社会里是一件大事,警察、医院、法庭都是监督机构,互相制衡。若太子站内真的死了人,到现在整个社会仍不知情,说明管治香港的已不再是文明社会法律系统,暴露了22年中,香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渡成一个极权社会,“一国两制”在当天正式死亡,而8.31当晚的罪行就是国家犯罪,警察成了镇压人民的最有力武器。

9月7日晚上,港铁太子站大批民众前来献花、聚集,民众要求港铁交出8.31事件录影片。(宋碧龙/大纪元)

路透社》于9月2日公开特首林郑月娥上周与商界会面的录音部分内容,显示警队已经不在她手中。

其实,这并不是林郑的录音第一次传出。上一次是在8月26日,她与近20名青年会面聆听诉求时的讲话被录音并传出。在会面中说到对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重要考虑,“但恐怕今日听起来,很多都是希望查警队滥权,在行动中有没有违反这、违反那,所以警务处同事对这抗拒很大。”

报导又引述林郑说,社会近日担心政府会用《基本法》“某些安排”处理香港乱局,现时警队对政府尤其重要,而自己作为行政长官,难以贸然做一些事影响警队工作。

有与会者问到不理解政府为何拒绝“撤回”修例,林郑回答说,用“撤回”两字,今日实在有困难,亦难再讲得清楚、明白。

林郑没有控制警察的权力

总结第一次录音的内容主要是林郑说出警察抗拒独立调查,还有她建议的,可以舒缓民众疑虑的提议都不被接纳。第二次的录音跟第一次录音的内容是一致的,就是林郑月娥没有控制警察的权力。

在反送中运动的发展,6.12是一个苗头,警方开始以过度暴力去驱散在金钟的示威者。而到了7.21是一个转捩点,当晚有白衣人在元朗西铁站和附近一带地区无差别攻击市民,市民报警求助,没获得警方立即回应,警署更前所未有地以落闸回应求救的市民。市民在站内遇袭后39分钟,警察才到场。警方后来承认当天早已收到情报。

政务司长张建宗道歉引警察不满

元朗攻击事件引发香港社会舆论强烈谴责,质疑警方在此事件中不作为甚至与黑帮勾结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强大舆论压力下,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8月26日首次就警方处理元朗袭击事件的方式向市民道歉,并承认港府对此“责无旁贷”。

元朗攻击事件后,香港政务司长张建宗向社会大众道歉,却遭警方威胁,港警被斥与黑社会为伍。图为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的资料图。(蔡雯文/大纪元)

不过,警方对于张建宗这番发言和道歉并不买账。记者会一结束,就有警务人员发电子邮件给张建宗,呛声让张建宗自己下台来道歉,否则全警队将与他“势不两立”。香港警务督察协会随后也向张建宗施压,要求张与该协会对话,并尽快作出“澄清”云云。

当天晚上,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也发公开信,批评张建宗作为政府领导官员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令所有警务人员愤怒。公开信还说,张建宗未做调查就向公众“妄自做出断定警队对错”,予以最严厉的谴责。公开信还意有所指地说“在位人士”应认真考虑是否有能力带领公务员,否则应退位让贤。

但林志伟的公开信,也引发政务司公职人员的不满。

据立场新闻报导,政务司司长办公室官员也发公开信称,香港警务处是香港政府的一部分,从属于政务司之下,张建宗绝对有权力、有资格代表政府,包括警队,就失当行为向市民致歉。

张建宗身为政务司司长,理应是香港警察的上司,他在元朗攻击事件上向公众道歉,作为下属却公然质疑他“凭什么代表警队?”

另外,如果有注意到,7月24日,警司协会、香港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去信林郑月娥,表明坚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注意信中称呼林郑月娥为“林太”,而不是特首,有一种抽离感,仿佛警察这个执法系统并不受香港政府的管治之下。

港警去年底曾在新疆受训

去年12月,据《华盛顿邮报》了解,香港警察前往中国西北的新疆,研究新疆模式。“新疆是中国誓言打击‘恐怖主义’最多的。因此,这是一个让我们了解那里的官员如何收集情报和保护设施的好地方。”有知情人士说。

香港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带领警队反恐单位,参观新疆五天,研究其反恐措施和设施。保安局长李家超则于今年1月率领部队负责人前往北京和云南省西南部进行类似任务中。

随着运动的推进,香港社会对警察暴力的怒气越来越大,更令市民无法接受的是警方颠倒黑白是非,回应暴力事件时几乎都是反过来说,犹如不可理喻的无赖。

特别针对女性的打击手法

极权政权的镇压手段特色之一,是针对女性。

在中国,不少女性法轮功学员被投进男牢。中国辽宁法轮功学员尹丽萍于2016年4月在美国出席“中国广泛使用酷刑”听证会上,讲述了2001年4月19日,她和另外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劳教所秘密转押到张士劳教所的黑监狱遭受性侵的遭遇。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近日发表了一份关于新疆穆斯林披露“中心”虐待关押者的情况。报告中提到一个穆斯林家庭中30岁女性成员,因在手机安装软件WhatsApp,被当局抓到“中心”关押,要当着男警察面前脱光衣服检查肛门。她被警察殴打,以电棍电击乳房,戴上8公斤的手铐和脚镣,被绑在椅子大小便都不能离开。

反送中运动中,警方多次被指以性暴力镇压示威者。8月28日由多个妇女团体组成平等机会妇女联席在中环遮打花园“反送中#metoo”集会,主题为“执法为名,凌辱为实”,以追究警察性暴力犯罪。

8月28日逾3万港人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Me Too集会,抗议香港警方涉性暴女示威者。(宋碧龙/大纪元)

关于这方面的投诉包括一名在“反放中”抗议的被捕女子,早前控诉在上庭前被带到警署脱光衣服搜身,其间有女警用笔打她的手及大腿内侧。

新疆反恐模式再现香港

网上出版平台Medium有一篇题为“新疆反恐剧本将在香港上演”的文章,文章的作者的笔名“作者”,1989年生于香港。文章一开章就写道:“我们眼睁睁看着央视和《人民日报》讲大话,诬陷女救护员的眼伤是黑衣人造成,替射布袋弹的警员开脱;也众目睽睽警察乔装成暴徒,带头掷砖、掟燃烧弹和劝人留守;我们亦见证警方将一架烧过的废车拖入警署,电视直播警察将竹枝放入示威者的背囊栽赃嫁祸,又在西九地盘将一堆堆铁枝运上AM车牌的警车。”

文章又反问:“中共像远赴法国谋杀海航董事长王健那样,派人暗杀特首林郑月娥,再说是你们这些暴徒所为,你们该怎么拆?”

文章续写:“我不是讲笑,类似的事经已写在新疆维稳反恐的剧本上。”

作者认为,“新疆暴政恶化的其中一个转捩点,是2014年的莎车恐袭案。”

2014年7月28日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出现因维吾尔人集体抗争导致的严重流血冲突事件,死伤超过百人。图为5月23日乌鲁木齐街头军警在巡逻。

“这宗所谓恐袭最初流传两个版本:……汉族版本的内容,基本都是莎车发生‘大规模武装暴乱’,‘维吾尔族人大肆屠杀汉族人’……但在维吾尔人当中流传的,却是本族人被屠杀的‘血洗全村版’、‘认领尸体被打死版’,还有‘鬼子进村版’。其语境中的‘鬼子’,指的就是警察。”

文章指出:“事件发生后,北京派了时任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去莎车处理停当,他就是靠打压法轮功上位的周永康党羽。”

周永康是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也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纠集的所谓“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头目。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是中共中央委员会于1980年后设立的,结果本应属于政府的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国安、武警,从周永康开始,却都受到中共政法委的操纵。中共政法委员会的存在本身即违反了《宪法》第126条:“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因此中共政法委是没法律依据、破坏司法独立的犯罪组织。

中共藉炒作恐袭推动维稳

文章也写出了中共的手法:“中共藉炒作恐袭去推动维稳大计,是铁一般的事实。他们先利用个别事件去渲染‘所有维人都有极端思想和暴力倾向’,继而用再教育营包藏祸心,合理化反人道的新疆集中营囚禁。而这种层递式铺叙,现正被用来对付香港人。”

港澳办发言人杨光于8月12日的记者会上曾说,在香港看到“恐怖主义”的苗头,也暗示了中共想用什么模式来对应香港的局势。

江派曾庆红掌管香港10多年,其势力深固盘据在香港,香港亲北京派包括张晓明、梁振英,也是属于江派。胡锦涛时代被江派势力驾驭,所以有“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习近平上台后,曾经以打贪名义抓捕了不少江派势力。但对香港始终是遥远的,2014年,占中运动差一点发生开枪镇压,后被习近平叫停。这是事后得到多方消息的证实。

反送中运动初期由江派官员韩正亲自到深圳监督香港情况,顺理成章,也动用了江派势力培养用来维稳的政法委力量,随之民间抗争出现了抗议警暴、黑警一家的情况。8.31晚上,港铁太子站发生速龙队冲进站内,搜捕示威者,并无差别打人,后来地铁站更下闸,不许任何人包括记者和救护人员进入。

事后从坊间传出的消息得知,当晚在太子站内的伤者迟至几小时后才被送到荔枝角站就医。据有人在医院行政系统说,当晚送进医院的人数是10人,包括6名伤势严重,但实际进院的只有7个,另外3名严重的伤者到哪?坊间已经在广传当天太子站肯定有人死亡。

9月7日傍晚,港铁太子站仍旧有民众前来献花,聚集。图为民众贴上“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横幅。(余天佑/大纪元)

明明是警察打人,视频画片看得清楚,警方第二天却在记者会上却说是示威者打人。警方对于警察过度暴力的回应一直坚称警方用的是适度暴力。讽刺的是现在香港人会认为恐惧的不是示威者,而是怕警察;只要警察出现就会有问题。

警务处是政法委在香港的延伸,香港警察到新疆受训,不难解释香港警队对张建宗和林郑的抽离感;他们已悄悄地纳入了中共政法委维稳系统中,隐藏在“一国两制”的幌子下。

香港已不再是以前的香港

很多市民都说这样一句话:“香港已经不再是香港人认知的香港,撤回条例已经不能再回应香港人的诉求。”

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情况与8.31事件,都牵涉到失踪人口和死亡人口,同样是国家犯罪的问题。图为2018年7月22日香港法轮功反迫害大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在国际社会上,越来越受关注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情况,与8.31事件类同的是,都牵涉到失踪人口和死亡人口,同样是国家犯罪的问题,因为它需要国家的运作配合才能成功完成罪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吴雪儿香港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