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濠仲:中共从不担心留学生回国变得喜欢民主自由

他们不仅不懂海外港生声援「反送中」的思维,同时也完全不解来自一个踩定「反共就是祸害中国」,并且相信「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对国家现代化治理有其优越性」等等党国教育驯化下的自己,究竟和他人之间存在什么样深层的差异,以为吃的、穿的、用的、住的超越了,就真的什么都超越了,超越了,就对了,他们懒得认识真正的自己,也不想了解别人,反正政权治下被认定的「中国人」不接受共产中国模式,就是不识相,就该受罚。

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不知凡几,但他们少有因为当地的自由学风才远离他乡。(纽约曼哈顿/摄影:李濠仲)

「Quora」是美国知名问答网站,藉由用户提出问题引发各方讨论,而成为某种意见交流的平台。它所提出的问题,不少是出于简单的直观反射,例如曾经有过的一道题目是:为什么中国会让很多学生出国?难道不担心这些学生回来后变成一个喜欢自由和民主的人吗?

香港「反送中」期间,海外香港留学生(包括港侨)多方声援响应,但也同时引来不少海外中国留学生集结反制,从这些中国留学生的言行看来,应该已对上述问题有所答覆。显然他们确实不受自由国家校园的感染,甚而从他们的举措,更加印证中国近几代人从小所接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教育,其实相当彻底且成功。

中国近20年来的经济表现,便是他们「爱党就是爱国」的肯认,不过他们之中很多本来就不是因为嚮往民主、自由才远离他乡,民族主义受到「经济决定论」的加乘,尤其进一步巩固了他们脑海中现代中国的价值观,洋人学校只是跳板和过程,西方抽象又带点哲学思考的民主、自由意识,在多数人身上于是便起不了太大作用。

针对Quora那道提问,归结那些在海外谋生、求学的中国人留言,包括:

中国在短短30年内,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农业国家之一转变为第二大经济体,有哪个新旧民主国家能做到?

中国中产阶级扩大的速度和规模,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共产)党不是通过选举投票,但合法性的来源就在「能力」。

有九成以上中国年轻一代人对他们国家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如果这不是(政权)合法性,那什么才是?

如果你认为民主是好的,那也没关係,但除非你准备让社会付出更多成本。现在,中国的体制运作得很好。

今天,我们正在战斗,不是为了民主,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40年前,民主的印度人均GDP高于中国人。40年过去了,印度却仍表现得很差。

中国人民并没有因为缺乏「民主」而感到不快…

诸如此类,即便不涉及东风强还是西风强的制度论辩,又或者民族情绪的发洩,无可否认,「生活的更好」,乃至物质上能和其他国家平起平坐甚至超前,就足以为共产中国做出辩护,甚而回过头质疑他人(尤其是美国)四处传销的西式民主。

如前所述,Quora的提问多是简单直观的反射,回馈的留言答案,纵使举证历历,自然很容易忽略问题本身其实另需要庞杂的思考。「难道不担心中国留学生回国后变成一个喜欢自由和民主的人吗?」问得简单明瞭,简单到连民主和自由代表什么意义都省了,遑论触及什么是「一个喜欢民主和自由的人」,又一个喜欢民主和自由的人需要的是什么、思考的是什么、关切的是什么,即其相依相行的人权保障、独立人格和法治…

但Quora的提问并非没有意义,底下的留言也不是都没参考价值,尤其它凸显了中国年轻一辈民族主义之外的「经济决定论」,应该是相当根深蒂固近乎坚若磐石,可以极度简化个人、政党、社会和国家的神经连结,即便不受民族主义驱使,对生活好坏的内容评价原来是十分单一。于是,我们就不难看懂,何以那些吹拂自由风气的校园裡,会出现许多不计粗鲁粗暴,去批判挺港侨生的中国留学生,他们不仅不懂海外港生声援「反送中」的思维,同时也完全不解来自一个踩定「反共就是祸害中国」,并且相信「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对国家现代化治理有其优越性」等等党国教育驯化下的自己,究竟和他人之间存在什么样深层的差异,以为吃的、穿的、用的、住的超越了,就真的什么都超越了,超越了,就对了,他们懒得认识真正的自己,也不想了解别人,反正政权治下被认定的「中国人」不接受共产中国模式,就是不识相,就该受罚。

话说回来,深受中国因素影响的台湾,长期以来不少人看待中国的眼光或许也是如此,论调并没有比Quora式的快问快答高明到哪去。如今,「香港反送中」的浪涛一波一波拍打到台湾,刚好以其亲身示范,透露了关于那道民主自由的应答,根本不只是表面那一回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