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超跑壕二代:恐吓辱骂吓不倒我这个“穷”作者

为了一篇多伦多超跑车队文,从前夜起,来自美澳加日等等的越洋骚扰不绝,其势汹汹。如果辱骂恐吓是子弹,我早已成了筛子,如果污言秽语是箭,我早已成了杨再兴。

 

面对这排山倒海的攻势,我一声长叹:这些背井离乡、出门不带智商的熊孩子啊!无论他们出口有多脏,我不恨他们,我只唾弃那些教坏他们的人。无论他们来势有多猖狂,我也不怕他们,连他们有钱有势的父母我都无惧叫板,何况乳臭未干的他们?身为一个母亲,我可怜他们,因为他们年纪轻轻却已病入膏肓,连上帝也拯救不了他们被侵蚀的灵魂。

 

(上面这位担心我没饭吃的壕二代和她的壕车)

(新背井离乡,背读一声)

我一篇掷地有声的文字,在他们读来竟然只剩下“仇富”二字,他们对“人”这个字如何写,有一丝半点的了解吗?

 

人是什么呢?人是万物之灵,人灵在能思、能爱。能说出留X不留人的是人吗?能把追求人之基本自由和尊严的同类当敌人的是人吗?能把金钱当作富有标准的是人吗?

林清玄说:“人的贫穷不是来自生活的困顿,而是在贫穷生活中失去人的尊严,人的富有也不是来自财富的积累,而是在富裕的生活里不失去人的有情。”我说过:“最富有的人不是拥有最多的人,而是给予最多的人。这种富有就叫精神富有。”

也许我除了一支为苍生说人话的笔一无所有,但我却从来不认为我是个穷人,只因我从来没忘记自己身为读书人对他人和社会的责任。也许辱骂恐吓我的那些孩子家里富可敌国,但我确信它们只是穷人,因为它们只爱江山不爱人。

我仇富吗?不,我不仇富。比尔·盖茨够富吧?我向来对他只有赞叹。伊隆·马斯克够富吧?我向来对他只有激赏。周润发富吧?我向来对他只有钦服。古天乐富吧?我向来对他只有感恩。

我仇富吗?不,我不仇富,我只厌恶为富不仁。有些人让我恶心,与富不富无关,而与钱如何来如何去有关。一个人,只要钱来得干净、去得干净,即便他家财亿万如比尔·盖茨,我也不会有一丝嫉与恨,我对他只有衷心的赞叹与祝福。

 

他开创微软,他裸捐,他满世界做慈善,他自己排队买快餐,他没有二奶三奶,任世间百紫千红,他只爱梅琳达风情万种,他养育出的女儿清水出芙蓉,朴素大方与千千万万美国邻家女孩没什么不同。富到了可以买几个小国,可这样的比尔·盖茨,让世人看到的不是富,而是仁。

仁者,爱人也,只有对世界充满爱,才会孕育出比尔·盖茨那一脸的不卑不亢,一身的悲天悯人。这样的比尔·盖茨,他首先是个人,其次才是个富人,So,我们拿什么来恨这样一个人?

我仇富吗?不,我不仇富,我只唾弃为富不人。没错,不人,就是不是人的意思。有些富人,我唾弃它们,恶心它们,不是因为它们有钱有势,而是因为它们心中无爱、头上无天、眼中无法,浑身上下没一丝人味,穷得只剩下了钱。这就是我写出《多伦多的超跑车队让我恶心》一文的原因。

辱骂、恐吓和XX为什么吓不倒我这名“穷”作者?因为我知道,我的每一个字都为了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的尊严和福祉而写,我是在人的大路上行进,而我并不孤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转载自公众号:与好友资讯分享(ID:gh_48faaf579c04)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