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办暂住证时因一句真话被抓 东北小伙陷冤狱遭酷刑

张树德今年28岁,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2014年被辽宁省大连市土木建筑设计院外派到盘锦市高科技开发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张树德去派出所办理暂住证顺延手续,仅因说一句真话而被绑架,后遭盘锦市公检法人员非法批捕、起诉、诬判七年。

沈阳东陵监狱是中共迫害人权的黑窝之一。(明慧网)

他今年28岁,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2014年被辽宁省大连市土木建筑设计院外派到盘锦市高科技开发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张树德去派出所办理暂住证顺延手续,仅因说一句真话而被绑架,后遭盘锦市公检法人员非法批捕、起诉、诬判七年。

黑龙江哈尔滨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张树德,男,今年28岁,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2014年被辽宁省大连市土木建筑设计院外派到盘锦市高科技开发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张树德去派出所办理暂住证顺延手续,仅因说一句真话(编者注:当时户籍警察超越职权范围非法问及张树德的信仰问题,张实话实说信仰法轮功)而被绑架,后遭盘锦市公检法人员非法批捕、起诉、诬判七年。

2018年12月27日,张树德被劫持到沈阳市东陵监狱——七监区。

2019年1月4日,张树德对七监区小队长刘海波说:“我要炼功。”并当着他的面做了一个炼功动作。刘海波把张树德带到队长办公室,对狱警大队长杨名说:“张树德炼功。”杨名和刘海波和另外一个犯人将张树德打翻在地,三人劈头盖脸,使劲毒打,直到三人都精疲力尽、实在打不动了才停手。张树德被打得鼻子出血,浑身伤痛。

七监区狱警对张树德严密看管,不准购物(就是不让买吃的,而监狱的饭根本吃不饱)、不让洗澡。为此,张树德向队长提出抗议,无人理睬,于是张树德于4月16日开始绝食,到了4月19日,张树德无力走动,狱方派两个犯人包夹张树德,拽着或拖着他走路。

到4月20日,张树德已站不住了,狱警就派四个犯人抬着他。4月21日,值班队长侯小林、刘海波让四个犯人把张树德抬到医院准备灌食,一量血压140多,医生没给灌,又把他抬回七监区。侯小林、刘海波想了一个办法,把饮料瓶盖扎几个眼,然后用力挤,把水喷到张树德的脸上,让张树德喝水,张树德不喝,他们就又想一招,让人按住张树德,又用力按着他的胃部,然后往嘴里灌水,就这样灌了半瓶水。

4月22日,狱警又把张树德抬到医院灌食,把管插到胃里灌了点豆奶,回到七监区,张树德把管拔出来,他们又把张树德抬回医院重新插管,结果这次插管使张树德吐了,把以前灌的豆奶都吐出来了,管没插进去。

第二天又插管,张树德又把管拔出来,于是他们把张树德抬回七监区一量血糖,只有3.6。张树德已经坐不住了,他们都不让躺着。张树德一歪倒,他们就把他拽起来坐着。一直到点完名,八点半以后,才让张上床躺下。但是值大夜的犯人一个小时叫醒张树德一次,搞得张一夜都没睡。

4月24日,监区狱警又把张树德抬到医院插管、灌食,没灌进去,就又抬回七监区,这时张树德小便已经失禁,把裤子都尿了,后来包夹犯人把监区长刘健(监区一把手)找来,刘健和张树德说:“只要你吃饭,我们不转化你,而且让你及早下队。”于是,张树德开始吃饭。

6月10日,张树德被送到五监区,6月11日五监区狱警大队长张柏宁让张树德干活,张不干,于是张柏宁将张带到五监区二楼办公室,给张戴上手铐,伙同小队长范岩风将张树德打倒在地,然后二人又拿电棍电他,用鞋抽打张树德的脑袋、耳朵,打累了,再用电棍电。足足折磨了张两个多小时,三根电棍都没电了。然后张伯宁让犯人把张树德带到车间干活。这次毒打张树德的耳朵受伤,此后一直疼痛。

后来到了7月12日,张树德耳痛难忍,找张伯宁请求治疗。张柏宁不但不给治,反而奸笑着说:“你不干活就再来一拍。”于是,又把张树德带到五监区一楼办公室,让小队长纪凯峰到别的监区借来六根电棍。张柏宁伙同小队长范岩风、纪凯峰给张树德戴上手铐。三人各拿一根电棍,把张树德打倒后,几根电棍同时对其电击。张树德几经呕吐、抽搐、昏厥过去。他们找来一个强奸犯徐波,让他给张树德做人工呼吸。徐波颓废肮脏,从不刷牙,满嘴恶臭,胡乱的对着张树德口鼻吹气,张柏宁等人则奸笑着看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张树德受此侮辱。这一番的酷刑,足足折磨了张树德三个多小时,六根电棍都没电了。事后,张树德的脖子和露在外面能看到的部位到处都是电火烧焦的黑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