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大饥荒工作组用剧毒农药拌种 饥民宁可被毒死

工作组最后宣布用剧毒农药“六六六”粉拌种,人畜吃了都只有死路一条。那时饿得只有一口气没有断的人们,还是把种子掏出来在身上擦一擦就吃了,确实如工作组所预料,当时就死了不少人。我也是吃了“六六六”粉拌种的玉米后口吐白沫死过一次的人,是父母发现后使劲灌冷水,用手不停地在我嘴里捞吐才抢回来的一条命。

@aolu2530001:我爷爷也是在1959年去世的。我爸爸说爷爷在最后一次住院回家时,给他带了馒头。那个馒头是医院里住院发的,爷爷舍不得吃,就带回家给爸爸。爸爸说,那个馒头的味道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忘记过,那成为他童年珍贵的回忆,并且也为此痛苦一生(爷爷省下馒头给他吃了,爷爷却活活被饿死)。

@chinashiyu:从信阳经罗山到固始,从车窗向外望去,看到路旁的沟里一具一具的尸体。车上的乘客谁也不敢谈论饿死人的事。在罗山县城西门外我看到一具尸体,就给罗山县委打电话反映了情况。光山县饿死人最多,死了三分之一,整家整家地被饿死,成了绝户。虽然到处有饿死人,但领导干部还是大吃大喝。

@zxgthy_4:大饥荒.小妹精萃才一个多月大,顿顿吃野菜的母亲没奶喂,她吃不了野菜被饿死.母亲好不容易请了个老人去埋,没想到老人饿得没力气挖坑,草草地把小尸体掩埋了。更可悲的是小尸体当晚就被饿狼刨出来吃了。还把撕扯得血淋淋的碎尸,小衣裳的破布,破棉絮撒了一路。这残忍一幕,恰恰在第二天被母亲瞧见了。

1961年灾荒使有些儿童不识鱼为何物,这是南京市王府幼儿园老师教儿童识鱼认字。

汉源三年困难时期纪实:工作组最后宣布用剧毒农药“六六六”粉拌种,人畜吃了都只有死路一条。那时饿得只有一口气没有断的人们,还是把种子掏出来在身上擦一擦就吃了,确实如工作组所预料,当时就死了不少人。我也是吃了“六六六”粉拌种的玉米后口吐白沫死过一次的人,是父母发现后使劲灌冷水,用手不停地在我嘴里捞吐才抢回来的一条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