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首位被中共驱逐的外籍记者:我是反对中共专制政权 我支持中国人民

「我想很多人看了我的报导,会以为我立场反中国」,香港出生的美籍华人记者陈嘉韵强调,「但我不是,我是反对中(共)国专制政权,我支持中国人民」。

检视相片

「我想很多人看了我的报导,会以为我立场反中国」,香港出生的美籍华人记者陈嘉韵强调,「但我不是,我是反对中(共)国专制政权,我支持中国人民」。曾是半岛电视台驻北京特派员的她,因为中共拒发签证,2012年被迫离开中国,成为中国14年来首位驱逐的外籍记者,而她坦言,中共政府打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因为中国认为她也是中国人,不应报导让中共难堪的新闻。

不忍见说同语言的人受苦 开始关注人权议题

陈嘉韵(Melissa Chan)3岁就随家人移民美国,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系,之后再取得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比较政治硕士,接着到香港担任独立记者,2007年成为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英语频道的驻北京特派员,而在中国的5年时间,她写了约400篇报导,「很多人以为我只写人权议题,但整体来看,我的报导题材涵盖各领域」。

「起初也没有着重人权议题,而是开始走访中国各地后,才开始关注人权议题」,13日出席奥斯陆自由论坛的陈嘉韵接受《风传媒》专访时表示,去过不少中国乡村和二、三线城市,看到当地许多问题,「看着许多和我说同样语言的人承受痛苦,这是不对的事......在不能报警、不能提告的情况下,能怎么办?只能诉诸媒体,也或许是想与其他人分享故事」。

采访避免碰到官员 像是猫捉老鼠游戏

问及中共政府是否派人跟监采访?陈嘉韵表示:「若在制作一开始就去跟官方接洽,那就不可能得到想要的资讯......因此不喜欢参加官方团,我们都是在遵守中国法律的情况下走访各地。」她也透露,中共监视做得很彻底,就连在青海某个偏远村庄采访,4、5个小时后就会有中共官员出现,所以采访会赶在政府机关上班前完成离开,「有点像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对于2012年遭拒发签证,被迫离开中国一事,陈嘉韵2017年在美国南加州大学(USC)出版的《国际通讯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发表完整说明,「我没有最终答案,但有些事情属实」,包括中国对于黑狱奴工的纪录片不满,可是陈嘉韵并未参与制作该纪录片,「中国有阵子只发给我短期有效签证,我想可能是在观察我的言行和报导」。

为何被中共针对驱逐?陈嘉韵:因素很多

「很难明确指出一个原因,因为有很多因素」,陈嘉韵提到,半岛电视台是间很大的公司,不确定管理高层有没有与中共官员会面,「可能会谈不如预期,因为与中共官员协商很困难」。她推测,中共外交部可能也面临来自上层的压力,「当时中国已有14年没有驱逐外籍记者,而我是美国公民,但是在非美国的媒体工作」,可能因此成为400多个外籍记者中,中共政府下手的目标。

陈嘉韵也指出,尽管她是美国公民,但她是华裔,对中共而言,她也是中国人,「身为中国人却报导中国的负面消息,这行为就是对母国不忠」,并称中共可能对华裔外籍人士抱有不同看法。由于中共会监控媒体,又该如何在报导真相和自我审查之间取得平衡?陈嘉韵称:「任何像我一样在中国待了5年的外籍记者说没有自我审查,那都不是真的,平衡则由自己去拿捏。」

检视相片

德国之声记者陈嘉韵9月13日出席台北「奥斯陆自由论坛」。 

在中国的新闻自由自我审查标准自己拿捏

陈嘉韵表示,自己可以决定要强调哪些议题,「我重视人权议题,同时也要承担风险,可能下个月就转换题材......且报导观点会视公司、所属国家和个人立场而不同」,但她坦言,中国的最后数月时间,决定不再有任何自我审查行为。她也说,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经历文革时期,相信有很多中国官员想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我不质疑有人想让中国变更好的心态,问题在于中(共)国政府的作法」。

在共产体制上,一切都凌驾法律」,陈嘉韵说,贪腐问题层出不穷,使得人民原有的生活和社会发展受限,她表示,离开中国休息数年后,现在又想关注中国,不过是在境内关注。

检视相片

20190913-「2019年奥斯陆自由论坛-台湾」13日举行,麦奎(中)杨缘(右)陈嘉韵(左)一同讨论「数位时代的政治宣传」 

美国对中共政策改变是好事但要看如何执行

陈嘉韵提到,半数的美国人都热爱前总统欧巴马,而欧巴马上任时,中共在南海没有任何军事基地,「但是8年后却有了」,她认为,美国对中共策略进行改变,对美国人来说是好的,但要看美国总统如何执行,「中美贸易战的部分问题在于,川普政府究竟是有具体策略,还是全凭直觉行事」。另外,陈嘉韵认为,香港「反送中」事件仍有不同立场的报导,香港媒体并未受到单一方支配。

「如国舆论被一方掌控,不可能有数百万人上街头」,陈嘉韵表示,可能香港人的媒体识读程度高,会注意不要让单一方支配舆论方向,而她也说,相较于台湾的「假新闻」肆虐,香港似乎才刚开始面对此问题。问到中国民众是否会读自己写的报导,她直言:「一点都没印象中国人民会看我的报导,我猜搞不好花最多时间看我报导的是中(共)国外交部,政府官员可能是最了解我写的新闻内容。」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