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黑名单梦魇:幼儿到老人被加入即成“危险人物”永不撤销

异议人士、宗教信徒,任何被政府视为“危险分子”的人都会被列入黑名单,受到滋扰,就连7岁孩童和垂死老人也不例外。

异议人士、宗教信徒,任何被政府视为“危险分子”的人都会被列入黑名单,受到滋扰,就连7岁孩童和垂死老人也不例外。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共正在广泛收集香港争取民主的示威者的身分信息,他们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政府的“黑名单”上。担心被政府“秋后算账”的忧虑正在活动人士中蔓延。

德国之声9月20日报道,一个名为“香港解密”的网站公布了香港近百名争取民主的示威者、记者及政界人士的个人信息。文章指出,“该网站(“香港解密”)将个人简介主要分为这三大类,上面有他们的大头照、出生日期、电话号码、社交媒体帐号、居住地址及其『劣迹』”。

“这个可疑的网站曝光后,数个中共官媒纷纷在微博分享相关讯息,”文章报道说,“他们鼓励中国网民广为转发该网站信息,并呼吁中国网民一起逼这些名单上的人『摘下面罩,揭露身分』。虽然目前尚不清楚是谁向『香港解密』洩露了这些信息,但香港沙田区议员赵柱帮在个人脸书专页上表示,有一名受害者(身分被『香港解密』暴露的人)向他表示,他认定自己的信息是由中共公安洩露出来的。”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9月18日发布评论,表示港府正在推行所谓的《禁蒙面法》,并称示威者应该“不畏惧公开面孔”。香港亲中共政府的议员似乎也赞同那个观点,并且声称禁止抗议期间蒙面,会帮助结束香港的混乱。

种种迹象表明,在中共多种方式的推進下,一个香港版的“黑名单”体系即将成形。那么在大陆,这个业已成形的“黑名单”惩罚制度是怎样运作的呢?

哪些人会被列入黑名单,什么时候会被列入黑名单,一旦列入会持续多久,这些问题中国大众都很难知晓。被从“黑名单”上移除的条件是什么,上“黑名单”是否有年龄限制,从一些信徒的经历中或许可见一斑。

7岁孩童也上黑名单

1996年,福建省一处呼喊派聚会点被警方查抄,警察在聚会点搜到一张受浸信徒的名单。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时隔23年,政府再次要求调查名单上的所有人,包括当时只有7岁的孩子(现已30岁)。

“政府的黑名单没那么容易取消,只要发现名单上的人现在还有聚会的,抓住了就别想再出来了。”另一政府内部人士透露。

6月,湖北省一位年近九旬的瘫痪老人遭到警方盘问,原因是他是重生派信徒并且4年前聚会时被抓过,当年他因年龄太大免于牢狱之灾,但从此就上了黑名单,直到6月他被警察问话两天后去世。

一位邻居告诉《寒冬》,这位老人病得很重,长期卧床,从去年开始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这样中共还来骚扰他。”这位邻居感到震惊,对政府残忍的做法很不理解。

永远被视作“危险人物”

2019年新年刚过,于女士就被雇主解聘回家。因为警察警告这名雇主不许聘用于女士,否则将会受到牵连。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于女士13年前曾经参加过教会的聚会,被举报后上了政府的黑名单。

虽然她此后没有再参加任何宗教活动,但仍多次被调查。警方甚至要求于女士的家人拍下其上班时的视频,并把录像发给他们。在乘坐高铁时被警察翻包,车票、身分证被警察拍照是常有的事。由于不愿再碰到这样的麻烦,于女士宁愿待在本地。

在另一个案例中,辽宁抚顺市的一位居民18年前为了身体健康练了几天法轮功,1999年中共取缔法轮功后,她就没再想过练法轮功了,即便如此,警方还是反覆讯问她关于法轮功的事,还逼她签署保证书,确认她已经退出法轮功。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女士仍然在政府的黑名单上,仍属于被调查的对象。警方最近一次到她家查问是今年5月,此前警察几次到她家时还会对其无故搜家。

可见,在中共看来,任何人只要曾经被政府定为有“不轨”行为,就会永远被视作“危险人物”,列入“黑名单”。上“黑名单”容易,下“黑名单”却很难。

在大陆,被政府定为“制造麻烦的人”列入黑名单意味著出行受限;失去工作机会;被长期监视、管控;每逢重要政府会议和重大事件纪念日(如天安门大屠杀纪念日)必被以“维稳”的名义严加控制;亲属、子女遭到“特殊”待遇,比如不能到政府机关从业、不能被军队录取等。显然,香港示威人士一旦被掌握身分信息,情况会更糟糕。

随著政府的镇压行动愈演愈烈,走上香港街头的人们,即使是孩童,也完全有理由戴上面罩,掩盖身分。《寒冬》每天都在报道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和宗教信徒遭受迫害的实证,这些实证就是香港示威者这么做的充分理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寒冬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