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但愿人长久

作者:

大陆网民除了胡乱批斗台港演艺人、大陆知识份子、与美国谈判屈膝投降之中国副总理刘鹤,这个港独、那个洋奴、这个汉奸,最新之中国民族主义牺牲品为资深女歌星王菲,其演唱爱国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主题曲,遭到中国网民判决:唱得轻佻浮躁、软懒温香,将一首民族尊严之正气歌曲,唱成类似“何日君再来”之卡拉OK小姐陪酒版。

王菲刚出道,名满华人市场,又名小邓丽君。其时中国人被延安大妈式的尖腔革命歌曲折腾几十年,发现邓丽君之“小城故事”、“月亮代表我的心”,才是人性正常之东亚女子唱腔。

王菲遂仿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确实借得了邓丽君三分绮丽、七分酥柔。在江泽民之少数人先富起来时代,遂可疯传大江南北,于促进大陆夜总会K场各种GDP消费,功不可没。

唯“我和我的祖国”这种产品,一听曲名,王小姐若是聪明,就应该婉拒勿接,叫有关方面将早已退休的红色歌曲老大姐王昆请出山领此任务。居然接了过来,在亿万中国人竖耳虎视之下,果然即遭广泛找碴。

批斗帖子之中,亦略见佳句。如有一个说:“一股酒吧慵懒风,略带空灵感,炫技炫得太过。”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若得罗裳半解、春卧闺榻,便有一股慵懒娇羞之气,不若西洋叫做Sexy,总之教男人爱煞。至于唱得一腔“空灵”,呵气成云,遣音如烟,更是天人音籁幻境。这位网民,看着共产党的脸色,曲折为王菲递上一张纸巾,其实是知音。

偏偏王菲的嗓子,生来就带有日治满洲国和民国三十二年上海租界之风尘,若床头灯照中的一盆夜放的百合,所以动听。至于香港的何韵诗,凛然有麦当娜之西洋英气,兼有南国木棉树之三分炽烈,难怪配一口英治时代香港女拔萃之精纯英语,亦情倾美国国会,音色犹佳。

花开百艳,各表千枝,气质这回事,南北水土有异,更不可以勉强。五十年代,沪上北平一众过来的女明星,响应毛主席号召,自我思想改造,进入工农兵文艺新时代。其中花旦张瑞芳,可以变身为红色银幕上之女共干李双双,上官云珠就追不上来。

By the way,这一次,希望王菲拥有西方文明国家如美国加拿大居留权国籍,可及早逃得脱。毕竟中国人一旦集体病发青面獠牙的喧暴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但愿人长久,呵呵,千里共婵娟。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