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濠仲:胡志伟“伪装”泼漆何韵诗 形同挪威伪装警察的杀人犯

但真正可憎的,还在于他不仅伪装潜伏在游行队伍之间,借机凑到何韵诗一旁,更在于他是伪装成香港反送中者的装扮模样,头戴漆有“反送中”字样黄色头盔,脸部蒙面仅露双眼,一身黑衣。目的当然就是为了让游行者不疑有他,以供其从中破坏。

2011年,挪威发生一件起因宗教和种族问题的屠杀事件。凶手布列维克先在市中心以自制炸药攻击政府大楼,继之再前往另一个地点枪杀和他政治立场相左的青年,前后造成77人死亡,手段残忍,为挪威社会带来难以愈合的伤痛。

很多人认为布列维克根本疯了,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尤其是开枪扫射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只因为他们参加了左派团体的聚会活动(凶手是极右派),而且是在一个完全没有人会料想、从未有如此维安问题的小岛上,进行了这场屠杀。但同一时间,最为人惊骇的,是布列维克之所以能“如入无人之境”开枪扫射这群年轻人,主要是他乔装成了穿制服的警察,让当时不知所以的年轻人,以为其可信赖,于是未有防备,当察觉有异则已经不及逃离。

事后根据挪威媒体报导,当时有名逃过一劫的16岁女孩,曾透过简讯向母亲求救,躲在树丛里的女孩请妈妈赶快叫警察,说是有个疯子到处开枪杀人。而根据生还者描述,他们对开枪杀人的居然是“警察”,感到相当震惊不可置信。

此外,当时一位身分为挪威王储继兄的员警,刚好在休假期间接受一家保安公司雇佣,担任这场青年夏令营的保安,他虽然已获知有可疑人士穿着警察制服出没,却又因很难一眼判定究竟眼前穿着制服的警察有没有问题,错失了第一时间自我防御的最有效反应,一并成了凶手的枪下亡魂。临死之前,他是硬把自己身边10岁大的儿子推到一旁的灌木丛中,才让儿子幸免于难。

事后根据挪威警方调查,布列维克不仅筹画这场行动多时,而且规划缜密,尤其“伪装成警察”,更是摆明要利用受害者松懈心防,欲置之于死地。关于凶手的动机、心智,以及挪威社会如何看待这样的屠杀行为,后续引起相当多讨论。包括“伪装警察”一环,有论者言,那似乎已经不只是凶手个人特有的犯案手段,更是直接要毁弃一个社会最基本的信任。

穿上原本应该代表“救援”角色的警察服装,遂行凶杀,这是挪威人觉得凶手已然没有人性的很大原因之一。制造炸药炸毁政府大楼很骇人,枪杀无辜民众很残忍,惟穿上警察制服,让当下浑然不知的人毫无防备趋前求援,再一枪毙了他,简直和魔鬼无异。

而今,台湾也有人把“伪装”这件事参入集会游行事件。9月29日立法院前举行台港大游行,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出席活动的香港歌手何韵诗在受访时,突然遭后方蒙面男子(事后遭逮捕的胡志伟)泼洒红漆,让很多同情香港者在惊讶之余,更感到愤怒,认为泼洒红漆和暴力无异,就是为打击这场游行、打击中共的眼中钉何韵诗。

但真正可憎的,还在于他不仅伪装潜伏在游行队伍之间,借机凑到何韵诗一旁,更在于他是伪装成香港反送中者的装扮模样,头戴漆有“反送中”字样黄色头盔,脸部蒙面仅露双眼,一身黑衣。目的当然就是为了让游行者不疑有他,以供其从中破坏。

如此一来,这摆明不是不同诉求的表态,也完完全全违逆民主自由社会中,两相不同意见者公开冲撞的文明规则,基本上存在的是“消灭”心理。就像挪威那名凶手,不伪装成警察,他一样会造成伤亡,伪装成警察,目的就在把眼前不知远避的人全部杀光光。都是行凶,企图心完全不一样。

刻意和反送中人士做同一装扮,以此混入声援反送中的游行队伍,再予以泼漆,这已经不是行为低级而已,而是彻底践踏,甚而根本瞧不起民主社会意见自由这一回事,一旦彻底否定了对方的言论自由,那他日后要以什么手段压制对方,就真的任其天马行空、百无禁忌了。

2011年后,挪威社会对自己国家居然养成了一个会伪装警察,对手无寸铁年轻人扫射的怪物,有过学术、医界、犯罪、社会、教育的种种讨论,可知他们对这种行为的重视。而今,台湾在所谓“红色渗透”的阴影下,从对岸所带来的,恐怕不光是另一种反对声音,还有更为下流的反对手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