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颜纯钩: 香港人从此与林郑﹑暴警势不两立

反蒙面法硬推后,香港没有平静,反倒勇武派的武力升级,有朋友传来港铁﹑左派银行和书店被破坏的照片,说看了很痛心。

我也痛心,没想到几个月间,香港已变得认不出来了。但我问朋友:谁逼年轻勇武派走到今日的地步?他们很喜欢去搞破坏吗?他们都是香港这个社会培养起来的孩子,从来循规蹈纪,甚至可以说从小到大娇生惯养,他们走到今天,已经大大超越自己的生命极限,做很多平常不会做的事,担惊受怕,又累又痛,还要顶住蓝丝亲友的精神压力,冒被捕坐牢甚至横死街头的风险,他们何苦来哉?

但正如梁继平在七一立法会内说的:我们回不去了!是的,如果回去就是囚徒,就世世代代受专制统治之苦,那不如就在当下,决个生死好了!

香港人与林郑月娥,与她那班手下庸官,与三万黑警,到今天已经势不两立,林郑生,则港人死,港人生,则林郑死,没有第二条路。中共想解决香港问题,先解决了林郑,中共为保林郑不惜踩死香港,香港死了,香港人也是死。

现实如此残酷,不由得我们往后退。林郑绞尽脑汁,就是要和理非与勇武派割席,一旦发生割席,不但勇武派死,和理非也是死,而香港人都死了,林郑则可以生。所以事到如今,和理非只有和勇武派团结到底,宁肯置林郑于死地,也要让自己活下去。

如果黑警可以近距离朝一个孩子的胸口开枪,而卢伟聪还说他合理合法,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他们和理非下去?如果立个反蒙面法,只是要限制市民的反抗,而警察蒙面,据李家超所言,竟是他们的特权,我们还能和他们讲什么理?用什么和平手段?还谈得上什么非暴力的诉求?面对如此蛮横的政府,我们坚持和理非,只是变相承认林郑对勇武派的镇压有理,我们的和理非,只是在他们面前显示我们的软弱和怯懦。

你对你的死敌,只有以死相拼,他想要你做什么,你千万不可做,他不想你做的,你就努力去做,这就对了。所以和理非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一定要与勇武派抱成一团,不管他们做什么,都是对的,我们的责任,只是道义上永远支持他们,只是尽可能保护他们,因为他们不是为自己去做那些事,他们是为我们大家。

勇武派所有的抗争手段,都是林郑政府逼出来的。运动初期,他们何曾做过什么犯法的事,但政府一直犯法,从七一立法会放任冲击,到元朗纵容黑社会行凶,再到太子地铁黑警无差别暴打市民,到今天,已经直接对香港人的孩子开枪,而黑警奉旨开枪,很快会成为常态。

有哪一次,不是政府先犯法,勇武派才提升自己的抗争手段?

今日香港,法治已经给林郑政府破坏殆尽,政府立了法,目的只是镇压市民反抗,政府犯法不受制裁,甚至不受谴责,而法律更被政府作为手段,用来践踏普通市民。这种法治对我们已经毫无意义。政府无法无天,还要求市民守法,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世上有逆天的政府,自有替天行道的人民,人民替天行道,不论用文斗用武斗,都是合乎天理,合乎人伦,合乎历史的正义。很多和理非的良知,本来都是拒绝暴力的,但如果法治失效,掌管我们行为的,只剩下良知,而良知,永远要臣服于公义。

今日看来,事情已经发展到香港人与林郑势不两立的地步,为打倒林郑,什么手段都可以用,用了再说,以此显示我们必死的信念。或许有一天,中共明白了香港人的决心,会以牺牲林郑来换取香港的生机,到那时,我们再来重整香港的法治,恢复香港的秩序。当然,也许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那就让和理非与勇武派,一起去承担我们共同的命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