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海峡论谈:北京国庆大阅兵 分析称“震慑”台美

郑安廷:我想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其实在整个中共建政到现在70年,一直都强调的是共产党一党专政,所以这个部分是底线,完全没得退让的。在整个共产党领导的70年间,其实在很大的时间里面是个人领导,有的时候是集体领导。一般观察家都会讲说,习近平这几年的作为其实是把过去大概20年的集体领导路线调整到个人领导。与其说习近平的这段谈话是在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倒不如是在强调习近平个人的领导。

 

北京十月一日举行盛大国庆阅兵和庆祝活动。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天发表讲话,表示要“推动海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团结全体中华儿女,继续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奋斗。”美国的军事分析人士则认为,中国在庆祝国庆举行规模空前的大阅兵,旨在震慑台湾与美国。北京希望向外界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如果北京决意要对台北采取军事行动,台北将会被击败,而华盛顿则不敢对北京采取行动,以协防台湾。与此同时,台北星期二谴责北京“独裁”,是对台海和平的威胁。

习近平在十一当天谈话中,重申要“全面贯彻执行中共的基本理论、路线及方略。同时,要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保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推动海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团结全体中华儿女,为实现完全统一而继续奋斗。”您如何观察这段谈话?

郑安廷:习近平在十月一号当天的谈话基本上还是维持他一定的基本调性,整个调性还是不脱他在年初发表的对台的相关“一国两制”的谈话,对港澳他提出保持长期的繁荣稳定,他的谈话里面着重基本的核心的问题,基本上维持原本的态度基调,没有进一步更强硬的基调,也没有令人讶异的新的论述,对台港澳的用词都不脱他的基本调性,特别注意的是对台湾延续一国两制,对香港只提到了长期繁荣稳定,我个人的解读就是希望用经济的繁荣对香港的民众,对最近香港的抗议事件当中希望能够缓和相关事件的情绪,外界的解读是我们值得去观察的一点,特别是台湾,陆委会隔天就发表了一个很坚定的说明去驳斥这样的一个极权统治和一国两制的可能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稍后也发表了有关习近平谈话的看法,国民党也罕见的回答了对一国两制的“不可能”这样的一个回应,所以习近平本身的谈话不出大家原本的预期,至于他的谈话有没有达到效果,以香港十一当天的反应以及台湾两大政党的反应来看,显然习近平十一的谈话没有达到他原本预期的目标。

范世平:过去,一国两制是港澳的专有名词,台湾的专有名词是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但是这次没有谈到九二共识,也没有谈到一中原则,一国两制除了港澳之外也把台湾纳进去了,那这跟习近平今年一月二号做的台湾方案再次的认证,对台湾未来采取就是一国两制,九二共识基本上束之高阁。今年一月二号,习近平讲,所谓的九二共识是追求国家统一,追求国家统一的方法是两制,台湾方案,所以民进党就说九二共识就等于一国两制了,台湾民众对一国两制是很排斥的,加上看到香港这样的情况更加的排斥。国民党,比如马英九就说,民进党太把负责的事情简单化了,九二共识不应该等同一国两制。我认识事实上习近平在一月二号的讲话,民进党是可以把这个讲话浓缩,甚至可以说是捡到枪,所以蔡英文后来针对这个讲话发表强硬的反应。不可否认蔡英文的民调是在她强硬讲话之后往上走的,这次的国庆演说等于是习近平再次的把一国两制施用到台湾上,当然对蔡英文的选举来讲是更加有利的。我们看到蔡英文最近的民调大幅度超过韩国瑜12%的比例。习近平的讲话中特别提到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按照中共的看法,目前只有台湾还没有被统一,港澳已经被统一了,另外他也提到为实现完全统一而继续奋斗,所以这整个对港澳台的讲话,确立的对台湾是一国两制而不只港澳,第二,两次强调统一,那可以看出习近平对统一的急迫性,这个是不是列为未来他要延长国家主席任期制合理化的一个说法,前一段时间中共修改宪法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引来了很多的非议,很多人提出异议有什么正当性可以废除祖宗的家法,是不是拿统一台湾来作为延长主席任期制的一个理由呢,这些都值得观察。

郑安廷:习近平算是邓小平之后阅兵次数最高的中共领导人,阅兵本身就传递了很多的信息,特别是这两年中美贸易战让中国内部经济走缓的形式,所以在整个国内外形势相当不稳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预期这次阅兵他对内和对外都想传递的信息,特别是对内要巩固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向心力,对外大家也好奇他到底要传递什么。先从对外来看,在这次阅兵里面有两个部分是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第一,中共首次把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放进了阅兵里面,在这里面中国共产党想对全世界传递的一个讯息是中国对世界上该付的国际秩序表达部分的善意。第二,全世界各国都在关注的洲际飞弹,刻意的把它放到后端去做一个展示,整个中美贸易战进行一年多下来,加上香港局势又相当的不稳,显现习近平是面临到了相当的压力,对于国际传递的讯息部分,他应该是想传递中国对整个国际扮演的角色还是维持他基本的调性,并不想在国际问题上制造过多的分端,原本想传递的讯息考虑到整个香港局势,所以对习近平所要达成的效果可能是大打折扣的。如果关注到十月二号全世界的新闻,事实上很大的程度十一阅兵的消息被香港的局势给稀释掉了,更多的关注十一阅兵之后香港所发生的一连串的香港民众抗议。但是对内对国民宣传整个国家力量的强大和富足,在整个中国网络言论还是被管制的状况之下,还是可以起到部分振奋民心的效果。不管是对外还是对内,很大一个程度上,阅兵都是想去转移国内内部目前对整个经济形势走缓,内在形式的不稳和港台纷纷对目前习近平相关政策的不满。

您如何观察这次的十一大阅兵,特别是在台湾方面有什么需要格外关注的地方?

范世平:中共10月1号大阅兵的那天早上,刚好台湾在宜兰发生了桥断掉的事情,所以我看到所有的媒体都在转播桥断掉,整天的新闻都在谈论桥断掉和渔船压在下面,还有外籍渔工被困在船里面,所以大家似乎在那一天都没有关注十一阅兵,连一些比较亲中国大陆的电视台都没有做实况转播。如果阅兵是对台湾进行宣传的话,那我认为是不太成功的,因为被整个断桥事件模糊了焦点。习近平在位7年阅兵5次,我觉得他的确是一个“阅兵控“、”阅兵着迷“,对阅兵这个东西非常喜欢而且非常向往,基本上根北韩金正恩差不多了,甚至超越了普京。我们也知道其他国家也有阅兵,但是没有像中国大陆这样倾全国之力,这么大规模和这么多人参加的阅兵。很多人拿这次阅兵跟1930年纳粹德国的阅兵相提并论,这个我必须要讲,那个时候的作战模式跟现在是相差非常远的。我们知道在纳粹的那个时候,也进入到机械部队,也有炮兵装甲车,但是人力也很重要。所以人多就代表战力强,一个步兵就代表一把枪,就代表一个战力。可是时至今日,已经到了无人机和无人潜舰的发展,像最近沙特阿拉伯遭到所谓无人机的攻击,这个时候用这么多的人力排出这么大的方阵踢正步,我觉得除了对内宣传还有振奋人心之外,从军事的意义来讲,我觉得跟现在科技的发展其实是相反的。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人多好办事了,或是以人多取胜。美国现在是全世界第一,中共可以说是世界第二或第三,但是美国基本上很少阅兵。我们看到去年特朗普阅兵,搞到最后反对党也反对,甚至于阅兵当天很多高介将领都拒绝参加,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为什么要阅兵呢,美国的战力不是展现在阅兵上面。阅兵就是个表演,我觉得这也突显了中共1979年与越南发生战争之后,一直缺乏实战经验,只能靠阅兵来展现其军力。相对来讲,美军从二战后不断有征战,作战经验实战经验非常丰富,并不需要阅兵来秀肌肉,我觉得这也突显出中美两个国家在军事发展层次上的不同。习近平做了这么多阅兵,我觉得对内部来讲,表示他的权力并不是那么稳,必须7年靠5次阅兵来展现出他的地位,那也可以看出来包含中美贸易大战还有中国大陆的经济发生了很多问题,甚至猪肉的问题,种种的问题甚至内部政敌。虽然他现在权力是一把抓,可是他还是有一个相当强烈的不安全感,所以必须要靠阅兵来让自己更加觉得他的权力是大权在握。

习近平在今年十一谈话中,再次强调并重申:“中国必须确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党专政道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中国的地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中华民族前进的步伐。习近平并且表示,中国大陆未来,仍然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主体地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贯彻执行中共的基本理论、路线及方略。”您认为这是否就代表一个“习近平路线”的总方针?

郑安廷:我想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其实在整个中共建政到现在70年,一直都强调的是共产党一党专政,所以这个部分是底线,完全没得退让的。在整个共产党领导的70年间,其实在很大的时间里面是个人领导,有的时候是集体领导。一般观察家都会讲说,习近平这几年的作为其实是把过去大概20年的集体领导路线调整到个人领导。与其说习近平的这段谈话是在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倒不如是在强调习近平个人的领导。民族主义跟国家主义如果在一个集权的环境里面,其实都是为了巩固他的集权领导阶层。更精确的说,如果在中国共产党的整个体系里面,只要我们提到巩固共产党的领导,它的部分意含就直指巩固习近平个人的领导,因为目前在整个中共之内,习近平在过去几年已经很成功地扫清党内的反对异议势力。在整个集权统治系统里面,任何集体利益的稳固最终都回应到了整个领导集团的稳固,在目前这几年中共党内似乎是看不到有任何威胁习近平领导基础的二号人物的存在,这中间包括了习近平前几年修了可以延长他主席的任期,所以这让共产党内部的权力更加集中。我们要留意的是,习近平未来会不会更进一步的去推动个人崇拜,或是把习近平的角色拉高到共产党之上,变成对于习近平的崇拜更胜于共产党,这个部分是未来几年可以去进一步再做观察。

如何看待习近平就这段谈话所隐含的态度,同时这是否代表未来一段时间,如果蔡英文连任,台海情势将会更加险峻不稳定?

范世平:我觉得对于明年台湾的选举,大陆现在是无暇顾了,我觉得他也不想也没有时间来介入。现在中共在外交和内部经济、社会、政治方面,这四个东西都相互牵扯在一起,而且现在是多重器官衰竭的情况。过去在江胡时期,中共当局是有很多问题,但是经济增长至少是一个支撑,很多问题都可以靠经济增长来弥补。现在是多元多角度的连爆,这样的连爆我觉得处理起来是很困难的。外交上,中美的贸易经济大战,引发的就是中国大陆经济成长率的下滑,这个是经济层面的。社会层面上,因为中美贸易大战,中国必须要去跟俄罗斯买猪肉,结果造成非洲猪瘟,然后中国大陆猪肉价格膨胀,民众连吃猪肉都要靠配给了,社会问题很严重。经济不好之后,失业率又增加,因为外资离开了。再加上从政治上讲,香港的问题也是引发之后很多的影响。所以习近平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认为他在很多地方上的误判。随便举大概就有7个例子来表明他上任以来的误判,而之所以误判就是因为他上任后权力一把抓,不愿意听不同的意见,很多人的建言他不想听。第一个就是他废除主席任期制度,造成的是后患无穷,今后权力无法转移,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政变。中美贸易大战也是误判,还有香港的“反送中”条例,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我觉得也是个误判。为什么要在今年1月2号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我觉得也是个误判,因为台湾民众不买单。我觉得他在很多问题上好像并没有判断正确,当权力越集中就越听不到更多的声音。

renderExternalContent("https://www.youtube.com/embed/k1q1ucS1lJ4?&&&fs=1&enablejsapi=1")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