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想不到!早在瑞金时期中共情报部门就大范围渗透国军了

窃收国民党最高军事机关与各总司令部、军部、师部的来往无线电报,将这些电报设法译出,对国军的一切动态与计划了如指掌,故国军未行动前,其部署作战的计划,便被红军所获悉。这一支无形的赤色第五纵队直接伸入了国军最高统帅的指挥部。在战场撤退时,对于负伤不能行动,又无法搬运时,只要被红军打扫战场的队伍看到,必将之杀死。所以在作战时,国军想俘虏伤兵亦是难事。

黄公略

中共的情报工作,一向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在国共分家以后,便处心积虑的保留了很多中共党组织在国民党的军事机关及军队中工作。同时还密令地方青年学生党员,投考国民党所办的军校,毕业后渗入国军中去。这些中共党员,是以反共为外表的中共工作者。他们希望由初级军官逐渐升上去,备为将来中共之用。这是中共布置于军中情报工作步骤之一。在这工作中所收的效果,如:国军营长黄公略,是因通报敌情于中共,被其上级军官怀疑,准备解决他的;他就在湘东特委的安排下与彭德怀联络叛变。又如廿六路军孙连仲部的高级军官——赵博生、董振堂等,利用官兵不满国民党中央的情绪,而策动了大规模的“起义”皆是显着的例子。

国民政府统治区内各地的中共党组织及每一个中共党员,都是中共的情报工作者。在接近苏区的地方,他们运用工农及妇女党员,伪装上山割草、砍柴,或拿着食物盒等等各种方法递送情报外,还利用回娘家的妇女,或挑着大粪出田工作的农民,以通过国军的警戒线,内中多藏着重要的情报递送给红军。这些情报传递的方法,虽曾在南城及萍乡,均被团军破获过;但他们所破获的,还不及万分之一,这就是红军的情报来源的一项。

但收效最大而最迅速的便是电讯的侦察与破译。它的主要办法是:窃收国民党最高军事机关与各总司令部、军部、师部的来往无线电报,将这些电报设法译出,对国军的一切动态与计划了如指掌,故国军未行动前,其部署作战的计划,便被红军所获悉。这一支无形的赤色第五纵队直接伸入了国军最高统帅的指挥部。

这支无形的赤色第五纵队的组织,分为四个部门:

一、侦察组:有电报机三座,负责侦察国军电台方向位置,来判定国军的位置与动向。

二、收报组:有收报机四部,日夜不停的窃收国军高级指挥机构所发出以及各军部师来往的电报,如系新密码,即送猜报组研究,若系旧密码即交译报组翻译。

三、猜报组:以王铮为领导,有若干专门研究密码学的高级技术人材(其中有由苏联受训回来的),长年累月的研究国军所使用的最新密码。尽管国民党最高统帅部经常更换新的密码,但红军的密码专家,运用他们卓越的密码技术,在无线电报侦察中窃取了三至八个电报后,便能将国军所使用的密码全部破译出来,仿照国军的密码方式,制成密码本交译报组翻译。

四、译报组:使用猜报组交下的仿制国军密码本,将收报组送来之电报,翻译成文,送情报机关研究。

中共对这些高级情报技术部门的人员,特别优待,尤其是注意他们的营养与保护他们的康乐。尽管在瑞金最艰苦的时候,他们的待遇要比红军总指挥还要好几倍,使他们安心的从事最有代价的情报工作。同时对于他们安全与居处,也特别保守秘密,经常给他们以最周密的戒备。红军中不仅中下级干部都不知道这个机构的存在,连红军总指挥、军长之流,也无法清楚其内部,后来我任红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时,掌握了最高的机密;而且常与这些工作人员相处在一起,给我的印象很深。

以上是仅就搜集情报而言,其防止情报外泄的方法,同样周密。红军部队中,布满了国家政治保卫局的特务人员,及中共党的组织人员;重重的监视着每一个官兵。他们为了要防止泄漏军事秘密,在作战撤退时及在“白区”长途行军时,必派出收容队随着后卫警戒部队同行,对于落伍的官兵如无法抬运时,便毫不留情地将落伍者枪毙。在战场撤退时,对于负伤不能行动,又无法搬运时,只要被红军打扫战场的队伍看到,必将之杀死。所以在作战时,国军想俘虏伤兵亦是难事。除了在没有打扫战场的时候,才有例外。那些担任收容队及打扫战场的部队,是派有政治干部率领的。

中央苏区,是个贫瘠地区,经济最落后的农业社会,在这个包括十多个县份的苏区内,要供应十万以上的红军及十万以上的地方民众武装(赤卫军、独立师、独立团)和政府工作人员的生活消费及战争的消耗。而且从一九二九年起至一九三四年冬止,支持到六年的时间,这奇迹是外人所不能了解的。我重回红七军的时候,亦为了军需补给供应问题万分顾虑。经过了查询,全部明了了苏区中的措施之后,才知道他们是不惜人民的牺牲,来进行革命战争的。这种毅力和勇气,我当时亦觉得佩服;但站在人道的立场上来说,就觉得是太残忍而不合理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龚楚将军回忆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