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麦小田: 中共木材王来了 所罗门巨兰找不到家

伐木业是所罗门的经济命脉,森林砍伐日益加剧。

20世纪初,英国船舰来到所罗门群岛,原住民采集的龙爪兰被带上船,英国科学家手绘记录下珍奇的花朵,不过,谜样的野地身世从未曝光。一百多年后,台湾植物学家团队深入所罗门雨林,看见龙爪兰攀附在高耸巨木,长达3米的叶子悬垂半空中,庞然气势撼人。

不过,这支在所罗门展开保种行动的植物团队,也看见“断根式”的雨林毁绝。台湾清华大学教授、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执行长李家维说,木材是所罗门的经济命脉,伐木业在税收的占比曾高达50%以上,出口值也是以伐木业为主,木材多达70%至90%出口到中国,非法砍伐相当严重。

伐木采矿吞噬森林中国难辞其咎

近年来,所罗门的木材开发和丛林生态崩解,备受国际关注。李家维指出,当地政府对伐木的限制只有少数条文,例如胸径40公分以下树木不砍,部分岛屿禁止砍伐海拔300、400米以上森林,不过,土地大多为私人拥有,每个村子的酋长或长老掌握了决定权,国际调查曾揭露,他们被伐木商邀请到首都霍尼亚拉(Honiara)吃好住好,同时以金钱贿赂,买通勾结案例层出不穷。

十一前夕,所罗门向最大的经济伙伴中国靠拢,建立邦交之际,中国企业拿下金矿大单,负责金岭(Gold Ridge)金矿工程,总价值约人民币57.8亿元。长期在所罗门执行保种计划的植物学家许天铨指出,“矿业开采对当地的地貌和微气候影响都相当大。”

许天铨表示,金岭矿区的位置非常接近所罗门的最高峰波波马纳休山(Mount Popomanaseu),这是当地唯一超过海拔2,000米的高山,具有与众不同的生物相,因为海拔1,000米以上为热带雾林环境,终年云雾缭绕,林间苔藓遍布,未来矿业的开发脚步深入山区,无可避免破坏自然环境,令人担忧。

兰花流离失所台湾出手保种

台湾保种团队深入雨林,发现纪录到400至450种所罗门兰花。

所罗门群岛有990多个岛屿,散落在蔚蓝的南太平洋,是植物学家眼里的生态宝库。许天铨指出,所罗门属于热带海洋气候,丰沛雨量孕育热带雨林,根据文献资料及台湾团队近年的统计,当地大约有4,000种原生植物,而兰花在热带雨林的多样性最高,所罗门也不例外。

从2012年到2017年,许天铨前后在所罗门待了一年半,甚至毅然决然暂停博士班学业,“当地森林破坏和开垦情况相当严重,兰科植物的普查和采样工作要赶紧进行。”许天铨抱着跟时间赛跑的心情,全副心力放在所罗门的研究工作,迄今他已发现400至450种所罗门兰花,当中有30至50种是学界未知的新种,而在保种计划之前,所罗门原本纪录的兰花大约只有300种,为当地建立了完整的兰花资料库。

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在所罗门建造了一座温室,许天铨说,兰科植物会先移植到当地温室,一部分送至台湾,进行长期区外保种。“目前台湾有200多种所罗门兰花,我们幸运地带回2个龙爪兰果荚,种子在无菌培养基中播种、发芽,现在有数以百计的小苗。”李家维露出欣慰口吻。

龙爪兰野地直击叶片长达3米

台湾兰花专家许天铨站在龙爪兰旁,叶子比人还要长。

虽然英圣龙爪兰最早由英国人发现,并且发表在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的学报,不过,“台湾团队是全球首次记录到它野外生长的样貌,巨大的外型让人立刻震慑住了。”许天铨形容第一眼看到的激动,而过去学界只能透过文献描述的只字片语,来想像它的型态和特征。

“这种龙爪兰可能是兰科植物中,叶片最长的类群。”许天铨说,“叶片可以长达2至3米,垂挂在巨木的高处枝干,生长的位置起码离地面10至20米,而且它们只生长在没有被干扰过的原始森林,在当地也不容易看见。”

不过,随着巨木砍伐殆尽,龙爪兰找不到“家”,各种兰花的野外族群数量也大幅下降。许天铨看见兰花流离失所的危机,许多兰花附生在大树枝干上面,以他在所罗门的野外观察,“愈巨大愈年老的树木,树冠层枝条的兰科或附生植物的多样性特别高,即便伐木商遵守地方规定,由于巨木消失,整体自然生态也受到严重冲击。”

“我们改变不了伐木公司破坏山林的行为,至少给他们点赎罪的机会。”李家维曾经试图和华人伐木商“打交道”,双方达成共识,当树木倒地之后,树皮被拖烂之前,由台湾团队火速取下树木上头的附生植物,“这样的合作虽有部分成效,不过,时间终究不是那么容易配合。”

即便兰花和附生植物落在地面,也不容易存活。许天铨指出,原本它们生长在森林的中高层,但是森林底层和高层的微气候不同,一旦倒在地面,它们可能受到阳光曝晒、下雨潮湿,或是树木腐烂而受到真菌感染,等于是被迫转换到不适合生长的环境,慢慢衰弱而死亡。

消失的兰科植物生态浩劫难逃

英圣龙爪兰的花径约5公分,花序长约2米。

“有些生物多样性的消失,是无法挽回的。”许天铨忧心忡忡说,他在所罗门群岛发现2种天麻属的兰科植物,“它们很矮小且没有叶子,和土壤中的真菌有复杂的共生关系,因此,大部分天麻属物种难以人工培育,栖地毁坏可能对它们造成毁灭性威胁。”

此外,兰科植物在野外发芽率极低,注定繁衍不易的宿命。许天铨说,兰科植物的种子非常细小,看起来有如灰尘,几乎不含多余养分,从发芽到生长需要透过不同真菌进行养分交换,而且许多花朵需要特定昆虫或动物协助传粉,因此,兰花的生长与生态系健全息息相关,一旦某个环节被破坏,连带影响生存繁衍。

无奈的是,“当地政府考量的是经济发展,企图在短期内获得大规模的经济收入。”许天铨说,在经济挂帅下,所罗门和中国携手开发的脚步加快,保种计划的终极期许“物种回到原栖息地”更加难实现,李家维说,“因为树倒了,丛林不是原来的样子,你要把当年曾经活在这里的物种移回去,它们要面对很多挑战。”

“全球热带雨林的消失速度,每年是好几个台湾的大小。”李家维指出,有专家预估,到2050年地球植物有四分之一会走向灭绝,甚至本世纪结束前高达半数物种会消逝,“很少有植物学家能够有全面性的看法,但是这种悲观的成分非常高。”他不讶异臆测中的消失速度,“因为上升的海平面、剧烈改变的气候等等,这些都可能变成最后悲惨的结局。”

所罗门打开大门,木材王来了,一旦森林栖地被践踏摧毁,所罗门植物回家的路就更坎坷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