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盘点中国式抵制灾难史 你不是那个代价吗?

此次的NBA事件无疑是中国的悠久的爱国抵制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份盘点《近10年来,我们抵制过的东西……》,列出了从2008年抵制法国家乐福超市到最近的莫雷事件,总结到:‌‌”留给我们抵制的东西,真不多了……‌‌“

2008年,因西藏地区发生骚乱,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对中国持批评态度。又因为北京奥运会火炬在巴黎站传递时,前残疾运动员金晶遭遇抗议者暴力抢夺。中国网民发起抵制家乐福活动,后示威活动扩散到全国家乐福门店, HYPERLINK"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350000/newsid_7357000/7357...有示威者向店内雇员高呼‌‌”

在评论文章《呼吁抵制家乐福不是言论自由而是侵权行为》中,分析了家乐福作为外资企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批评抵制行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和妨碍市场秩序,并可能导致别国的对等制裁。

而这场抵制运动也最终在官方的干涉下刹车,《新华社》、《人民日报》发文呼吁冷静,有民众在参加家乐福抗议中被警方逮捕,学生也被禁止参加示威游行,网络封锁使得人们无法搜索到‌‌“家乐福‌‌”一词的相关信息。

中共官方渠道发出的信息很暧昧,外交部发言人最初义正词严说这些活动‌‌“事出有因‌‌”,‌‌“法国方面应很好地深思和反思‌‌”,似乎认同示威活动的正当性。另一方面,《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又连续刊登文章,劝老百姓爱国就要‌‌“把自己的事办好‌‌”,并说‌‌“中国人民微笑面对世界,世界也会微笑面对中国‌‌”。

日本是最常被抵制的对象,据《媒体盘点近年几次中国民众抵制日货的‌‌“爱国行动‌‌”》一文,早在2005年,就爆发过两次大规模的反日游行:‌‌“游行持续了两到三天,中关村海龙商厦不得不关门停业,多家电子产品经销商更是将日本品牌的商品全部下架。‌‌”

而在2012年9月因为钓鱼岛主权问题引发的大规模反日游行中,多地出现了打砸烧抢的暴力行为,导致涉日企业损失百亿日元。西安市民李建利因驾驶日本车,被21岁的‌‌“爱国青年‌‌”蔡洋用U型钢锁砸破颅骨,重伤导致其右侧肢体瘫痪,蔡洋后因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端传媒2016年的文章《四年了,那个开日系车被‌‌“爱国青年‌‌”砸穿脑袋的中国人》重现了李建利的遭遇和整个西安城的浩劫:

李建利拉住一个壮小伙(事后才知道他叫蔡洋),带他到车后边,专门让他看车的标志,可包围者们压根听不进去。李建利从一个砸车者(事后知道叫寻建奎)手里抢来一块砖,想着自卫。此时,看到蔡洋又要砸车,李建利拿起砖就拍了下去,一瞬间,蔡洋的头流血了,李建利心里立即就怕了,把砖扔到了地上。没想到,此时的蔡洋,抡起手里的U型锁,朝李建利头上砸了下来:一下、两下、三下、四下……李建利瘫倒在了车跟前,血混合着白色的脑浆从头顶喷了出来,妻子王菊玲大哭着,尖利地呼叫着,周围的人全都在拍照。有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幕。

4年后,李建利说:我被砸倒的路旁边,就是治安局的办公楼。

在城市的其它地方,打砸抢的行为没有得到警方的有效制止。一位目击者在微博上直播他看到的情景:陕西省政府外的西华门附近,山葵、索尼店被一伙人砸毁,连门口的矮树都被拔起来扔在地上。另一位目击者播报:一位女士因为车被砸,急晕过去。外面有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进来,结果担架被没收,救护人员被打跑。一些人在路边搜寻身着日本品牌服饰和拿着日本品牌相机的人,一名外国游客的‌‌“尼康单反相机‌‌”被砸。一位大学男生,因为身穿川久保玲的针织衫,被人扒光了衣服,只剩一条内裤……

而在西起玉祥门的莲湖路,一伙人把一家已经关了门的4S店铁门撬开,店主跪在玻璃渣上哀求,因为一位回族老人出手相救,施暴者才悻悻离开……

下午4点多,李建利被送往医院时,暴力还没有停止。西安本地一家草根信息网站‌‌“在西安‌‌”(网站、微博、微信已在 大陆被封),于当天接到上千条目击者和受害者的信息。

文章同时还披露,受伤后,李建利的家人向西安莲湖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西安市公安局行政不作为,并索赔损失。但仅仅4天,警方就说服了他们撤诉,并继续驻守病房长达两年。

对于那次给社会带来惨痛创伤的反日大游行,搜狐新闻曾推出专题页面《爱国行动为何变成‌‌“恐怖袭击‌‌”?》,一些微博网友将李建利蒙难的9.15那天称为‌‌“新国耻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财经评论员王强的文章《游行示威的双重标准》里,质疑中国政府利用民众仇日情绪达成外交政策目标,因此默许甚至纵容了暴力游行的发生,原因是政府一直严格限制民间游行示威活动,在其他公共议题上得到游行批准几无可能:

其实,外界之所以质疑政府在背后‌‌“默许‌‌”,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大部分批评者认为政府在游行示威上的不同标准。如果一直以来政府允许民众在维护个人权益、反对官僚腐败等问题上集会、游行示威,自由表达声音,那么,在反日过程中,政府可能不会在此方面承受舆论压力。

2016年,因为韩国决议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中国开始实施‌‌“限韩令‌‌”等制裁措施。又因乐天集团同意转让旗下高尔夫球场用于部署萨德,中国大陆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大量抵制乐天集团的言论,后发展成一系列抵制行动。

《环球时报》发表标题为《打击乐天惩罚韩国,中国别无选择》的社评,表示:‌‌“用把乐天逐出中国市场来对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外部力量杀一儆百,这是中国作为大国应有的威严‌‌”,又提议‌‌“逐步升级对韩国文化产品的进口限制,直至必要时完全封杀它们。‌‌”

在此期间,大部分乐天店铺遭到关闭。截至2017年4月,中国112家乐天玛特中有87家处于关门状态。在中韩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乐天做出撤资决定在,其华投资的8万亿韩元(约合6亿欧元)项目可能全线崩盘。

有民间人士对此分析:

乐天在中国的超市部分有大小近一百家店,按照每家店雇员150人平均的话就是1,5万人。乐天中国和乐天上海两大食品公司,雇员大约两万,乐天其他产业还包括金融地产等,就算全国雇员5000人,算下来,如果乐天全面撤资将导致约4万人失业。其中按照转岗率75%计算(按照官方失业率换算),失业人数将高达一万人。乐天在中国营业额高达485亿,按照17%的基本税率计算将损失税收82亿。这基本上是一家外资撤资,导致的直接失业人口和经济损失。而今年类似的大撤资,绝不仅仅是乐天一家。​​​​

除此之外,中国国家旅游局发出赴韩旅游警示,之后韩国媒体更报导北京多家旅行社接到中国国家旅游局的口头通知,要求下架所有韩国旅游产品,并计划把‌‌“韩国旅游禁令‌‌”范围逐渐扩大至中国全境。众多旅行社不得不为用户办理退团手续,并赔偿损失。当年访韩中国游客减少了400万人次,跟上一年相比减少了48.3%,以致韩国当年GDP减少约5万亿韩元,约合近300亿人民币。

然而,当民间抵制乐天的活动趋于‌‌“过火‌‌”的时候,官方又采取了一系列压制措施。据RFI文章《抵制乐天疑过火危及维稳当局可能喊停》披露:

消息引据网上热传的短片显示,中国多个城市的警方已开始驱散涉韩的游行示威者,同时也有大批的警察在乐天超市附近站岗守卫。消息说,四川成都环球中心的乐天百货门前,聚集大批民众,他们手持五星红旗,并高呼口号抵制乐天百货;另成都的乐天玛特超市门外,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察强行拉走,再押上警车,大批到场抗议的示威人士被警察驱散。

而一个女子以爱国为名,在乐天超市直播毁坏商品遭到警察逮捕。环球时报撰文批评一名网络上打扮成红卫兵的女主播‌‌“蹭政治热点‌‌”,并对其进行去政治化解读:

以后想出名的人,最好离政治热点远一点。他们往往没有把握政治敏感性的能力,出名心切又一目了然,蹭政治热点栽跟头实在是很难避免。对社会来说,无论怎么劝,想蹭政治热点的人今后恐怕还会有。只要不是出于政治目的消费公众注意力的,想当网红的搞怪,未必需要上纲上线。如果社会能做到漠视它们,或者一笑了之,那将是社会的更高境界。真那样的话,以出名为目的蹭热点搞怪就会失去市场,或者即使被注意到了,也形不成任何政治波澜。

2018年11月,D&G发布了以‌‌“起筷吃饭‌‌”为主题的系列短视频涉嫌辱华,又因创始人在Instagram上出言不逊,公司在上海筹备的大型时装秀被即刻取消,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损失。

3.义和拳运动

在分析中国人抵制心里的时候,有不少观点都提到了中国人对于主权和领土问题的敏感,如《NBA被禁:这是个鸡同鸭讲的问题》一文认为事态的本质是中西价值观的差异、出发点的不同:

NBA这件事,欧美乃至港台社会的主流理解是个人言论权,美国社会不满于美国企业到中国时需服从中国的‌‌“政治正确‌‌”;而中国社会的主流理解则是民族荣誉和国家主权,毕竟人们对于百年前的中西交往史仍旧有着鲜明的记忆,由不满、敏感、愤恨、自强等糅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是了解今日中国乃至诸多亚非国家对待欧美态度的关键。

但不难看出,历年来这些大规模的抵制运动,多是仰仗国内巨大的市场和人口基数的消费力,对别国进行经济层面的威胁与制裁,以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这在给国外企业造成巨大损失的同时,也让国内民众和民企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大部分抵制运动有官方的主导或参与,它们有一个相似的套路:以官方声明或官媒撰文以‌‌“爱国‌‌”为名煽动群众发起抵制,造成一定影响后,又因为忌惮群众运动、忌惮极端民族主义所引发的社会动荡,也为了防止民众在政治议程上有当家做主的错觉,或是在活动中形成共同体,习得运动的意识和路径等,当局会采用降温、压制、去政治化的方式平息事态,控制局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刊载的北京政论作家白信的文章《客座评论:第三波义和拳运动是爱国主义?》里,对比了中西方‌”爱国主义‌‌“的起源和发展,把中国从反日、反韩发展到反美\反西方的过程比作‌‌”第三波义和拳运动‌‌“,批评‌‌”爱国主义‌‌“在中国已经被歧义化、污名化,并且培养出新一代的拜物教义和‌‌”拳民‌‌“:

问题在于,透过意识形态的陈词滥调,一百多年来义和拳运动一而再再而三地沉渣泛起却从未得到中共的真正反思,只要需要的时候就轻率地贴上爱国主义的标签再次动员,而中国知识分子也似乎没有认真思考过所谓爱国主义是否真的存在的问题,以至于,每次中国处理内外关系不顺的时候就祭出义和拳运动的法宝,以爱国主义的高调进行动员,并且将一切反对者轻易地划为不爱国者甚至‌‌”汉奸‌‌“。如此手法不仅见诸1999年以来的反美示威,更从2012年‌‌”9.15″事件后成为套路,借助社交媒体,先后以反日和反韩为主题屡屡掀起‌‌“爱国主义‌‌”的反对国际社会的运动。

而中国的第三波义和拳运动中,不同于自由城邦、自由精神的欧洲爱国主义传统或者托克维尔式的、基于地方民主参与的美国爱国主义,中国的这些顶着‌‌“爱国主义‌‌”光环的运动充满排外、种族主义、崇拜强权、和极端主义的民粹情绪,所捍卫的不是个人尊严、自由和平等,这些在中国国内都是不可及的,而是虚无的、集体主义的‌‌“民族尊严‌‌”,如同无数爱国主义神话所炮制的,从霍元甲到抗日战争,从钓鱼岛到喜马拉雅,甚至连从用筷子到随地吐痰的习惯,都可能触发民族自尊心的开关,各种偏狭民族主义的噱头完全将爱国主义歧义化、污名化,也不再有人视爱国主义为美德,遑论值得热爱的基本政治价值。

文章同样也剖析和批评了中国用‌‌“消费‌‌”作为武器的抵制运动:

这或许是今天中国的爱国主义核心,不是对自由和平等的热爱,不是对祖国的热爱,而是如同中国政府对全球化的热爱一般对消费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由衷热爱,淘宝成为祖国的象征,党对民族主义的操弄则以政治消费主义的面目出现,随时将民众的消费快感转化为排他性的集体怨恨,将中国公众的消费转为对全球资本主义的干预。

而吊诡的是,一次次的抵制运动也让民众形成了路径依赖,中国式的爱国主义几成条件反射。在自媒体文章《NBA事件与全民疯狂》与《我讨厌NBA事件带来的大型刻奇》里,记录了很多普通网民自发对他人进行审查和发表极端言论,‌‌“好像这是一种风潮,是一种时髦,不赶上这种时髦,就会被时代远远抛下。‌‌”而最新出炉的数篇自媒体文章还在继续批判、谩骂大量出席了9日上海NBA季前赛的中国观众,将其称为“跪族篮孩”、“舔狗”。

当局一再为自己的议程绑架爱国主义,逼迫别国就范,曾经是尝到了甜头,但面对大规模丧失理智,将自己和他人的切身利益置之脑后的民众,煽动民族主义这把火的风险已越来越大。NBA事件已经是一个警示:这些民间“爱国主义者”们将会变得比官方想要的更迅速、更狂热、更“政治正确”地行动,继续把事件推向极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数字时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