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家庭买房负债高 经济下行偿债面临风险

——中国高房价探索系列(二)中国家庭的高负债

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19年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中提到:近些年相当大比例的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

 据央行数据,2018年末,个人贷款包括个人经营性贷款和房贷、短期消费贷等总和为47.9万亿,其中个人房贷占整个居民贷款54%。而在2008年,个人房贷仅为3万亿元,而11年之后2019年上半年,增至27.96万亿,超过9倍之多。图为一居民行经一家房产中介门市

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19年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中提到:近些年相当大比例的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

笔者在“中国高房价探索系列(一)中共抢地成中国唯一地主 掌控楼价涨跌”一文中已经谈到了,中国高房价的原因是中共地方政府将中国土地归为己有;之后,为增加财政收入而拉高地价,进而推高房价,并采用各种手段来维持高房价,而高房价由中国买房家庭来承担。

高房价下的买房家庭必然承受着高负债,从下面的数据可以看出来。

据中共央行数据,2018年末,个人贷款包括个人经营性贷款和房贷、短期消费贷等总和为47.9万亿,其中个人房贷占整个居民贷款的54%。而在2008年,个人房贷仅为3万亿元,到11年之后的2019年上半年,增至27.96万亿,超过了9倍之多。

家庭钱包被掏空挤压消费

据测算,中国人均收入的一半以上都要用于偿还负债,大部分是用于还房贷。据社会科学院相关部门的统计,2018年中国的居民杠杆率水平为53.2%,而在2008年负债率不到20%。杭州、厦门、深圳、珠海、广州、南京、合肥、苏州八座城市的居民平均贷款数额已经超过了存款数额。

上海财经高等研究院一份报告称,2017年中国家庭的负债率,就已经高达107.2%。高房价搜刮了很多中国人未来20-30年一半的收入。很多家庭为了购房,不但“六个钱包”被掏空,而且家庭未来多年都处于负债状态,收入的一半要交给银行 。

房主们为了还钱,很多人在压缩个人消费。比如深圳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2012年深圳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次于北上广,位居全国第四。但随着房价攀升,房贷猛增,2018年深圳消费已经被重庆、武汉和成都甩在身后,仅排在全国第七。近年速食面和榨菜这些廉价消费品销量大增,而手机、汽车等销量的降低,以及以低价为优势的拼多多的急速扩张也意味着很多家庭消费受到挤压。

那么,这些负债家庭未来还债时将面临哪些风险?首先是未来的家庭收入问题。

经济下行 家庭偿债能力面临风险

目前中美贸易战,中国面临美国的高关税,出口行业受到冲击,外企也在不断的从中国的撤资,因此有些人的工作和收入将受到影响。

其实自从2001年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随着中美贸易逆差逐年攀升,不公平的贸易模式已给美国造成民众失业、社区凋敝、产业不兴、政府多年入不敷出的现实难题。因此美国提出的条件并不苛刻,就是希望中国对等开放市场、对等对货物征收关税,同时停止知识产权盗窃。

而中共政府的回应态度就是决不让步,因此引发川普对中国商品提高关税。中共政府的本性就是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不考虑别人的利益,在国际贸易中利用各种手段将贸易对手击败,占领国际市场而不考虑他国的利益。

随着中美两国的贸易战、金融战,中共政府愚蠢自私的应对行为,将招致外界对中国的制裁,因此使中国经济出现下滑。未来的形势发展,将进一步影响中国人的工作和收入。

滥发货币恐爆隐性通胀 身背房贷家庭难以承受

负债家庭未来偿债的第二个风险是,近日房贷利率开始市场化。那么市场化之后,利率可能会出现上浮或者下跌。如果大幅上浮的话,负债家庭是否还承担得起?

回顾前30年的历史,中国也出现过高利率,如1996年年利率最高值达12.240%。一般来讲,高通胀将伴随着高利率。

1993年到1995年,中国连续三年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高企,1994年通胀率更是创下了24.1%的纪录。这是1993年滥发货币的结果。1993年M1同比增长达到51.74%。中共无节制的滥发货币,引发了很高的隐性通胀。

2008年,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M2)只有47.5万亿,2018年12月飙到182.6万亿,到2019年8月已经超过192万亿。而目前中共政府还继续保持很高的货币发行速度。因此未来在中国完全可能出现10%以上这种高利率。

各级政府转移债务 最终由全民买单

中国家庭偿债面临的第三个风险,是中共各级政府不断的债务转移问题。

目前由于房地产市场量价齐跌,因此,地方政府靠卖地收入已经无法维持各地的开支了,去年有些地方政府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在地方财政收入无法维持正常运转时,政府不想通过裁员和提高国有企业的运营效益来解决,而是通过另一条捷径——发行地方国债来解决。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30日,中国地方债发行总量已达3.96万亿元,接近去年的4.17万亿元。发行期限3年、5年期、10年期不等。从专案分类上看,8月新增专项债仍以棚改专项债和土储专项债为主,两者合计占项目收益债比重的57.16%。

2018年中共地方财政收入(本级)9.79万亿元,中共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6.5万亿元。

发行的4万亿地方国有债券,弥补了卖地收入的下降,此外可以用于归还地方债利息和到期的一些债务。地方债怎么还?实际上地方债很难还本,最多归还利息,因此只能依靠借新债来还旧债。最后解决方案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转移到中国人身上。

例如,1999年当时朱镕基为解决四大银行长期的呆坏账问题,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各自承接处置对口银行的高达1.4万亿的不良资产。但是我们看看这1.4万亿不良资产真的处理了吗?

当时财政部拨给每个资产管理公司100亿,央行给了四大公司的再贷款高达5700亿元,四大管理公司获准向对口国有商业银行发行了固定利率为2.25%的8200亿元金融债券,这些是由财政部担保。但是这四大管理公司并没有归还贷款。最后还是多印钞票由全体中国人民买单。

国际金融协会(IIF)7月份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企业、家庭和政府的债务总存量超过40万亿美元。中共各级政府和国企占60%以上,按照中共的一贯手法,最后还是千方百计转移到中国家庭身上。

压垮中国家庭的,实际上是贪得无厌的中共政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