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请全世界的科学家来见证》的内幕

这封信,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36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包括江泽民的亲信、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4大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商务部长薄熙来。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我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已修炼24年。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非法监禁5年。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离境,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纽约。

中共批判法轮功是“伪科学”,批得最起劲的一个人,是被中共冠以“中国科学院院士”头衔的何祚庥。

2008年3月17日,我写了一封致何祚庥的信《请全世界的科学家来见证》,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何祚庥。信中,列举了我2005年10月15日以来就法轮功问题写给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的26封信。

在这26封信中,我明确谈了我对法轮功问题的看法:第一,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第二,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第三,必须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的法律责任。这些信,有许多直接寄给了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但是,直到我给何祚庥写信之日,对于我全盘否定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信,我没有听到江泽民等说一个“不”字!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请何祚庥用他信仰的“真科学”,作出令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心服口服的“科学”解释。否则,我请何祚庥立即自动辞去“中国科学院院士”头衔。

在这26封信中,有一封信,是在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2007年9月18日,写给中共中央的,标题是《祸国殃民万恶不赦——关于依法对罗干的滔天罪行进行审判的建议》。

这封信,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36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包括江泽民的亲信、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4大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商务部长薄熙来。

在这26封信中,有一封致宋平等13位老干部的信《关于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建议》,写于2005年10月15日,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从中央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97人。寄信对象包括:

宋平、万里、乔石、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叶选平、候宗宾、曹庆泽、徐青、刘丽英、傅杰、彭吉龙13位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纪委监察部领导。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9位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

全国100家报刊的总编辑。这100家报刊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新华每日电讯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法制日报、人民法院报、检察日报、人民公安报、人民武警报、人民政协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京华时报、华夏时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经济日报、中国教育报、科技日报、参考消息、环球时报、世界新闻报、世界报、竞报、文汇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天津日报、今晚报、重庆日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日报、吉林日报、长春日报、辽宁日报、大连日报、河北日报、石家庄日报、河南日报、郑州日报、大众日报、山西日报、太原日报、安徽日报、黄山日报、浙江日报、江西日报、福建日报、厦门日报、湖南日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南方周末、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珠海特区报、广西日报、海南日报、云南日报、贵州日报、四川日报、成都日报、陕西日报、西安日报、新华日报、甘肃日报、内蒙古日报、青海日报、宁夏日报、西藏日报、兵团日报、新疆日报、求是、党建、党建研究、理论前沿、半月谈、瞭望、大学生、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新闻周刊、今日中国论坛、民主与法制、环球、中国人大、中国监察、人权、炎黄春秋、青年文摘、新华文摘、华人世界、英才、两岸关系、世界知识、焦点、南风窗。

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特别是宣传机器和专政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

中共宣称,跟法轮功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关系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关系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中共一再骂法轮功是“伪科学”,要求中共党员反对法轮功,必须“旗帜鲜明、态度坚决”等。

上述我写给中共中央“关于审判罗干”的信,仅从标题看,就是直接对着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猛烈开炮的。

这封信寄给了罗干本人。但是,直到2008年3月17日我给何祚庥写《请全世界的科学家来见证》时,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听到罗干对此信说一个“不”字!

上述致宋平等13位老干部的信,邮寄范围很广,包括当年“深揭猛批”法轮功的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以及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报。从2005年10月15日寄出至2008年3月17日我给何祚庥写《请全世界的科学家来见证》时,长达2年零8个多月,我没有听到江泽民对此信说一个“不”字!

我给何祚庥的信寄出至今,11年零7个月过去了,我没有看到何祚庥的任何科学解释!

为什么?

因为何祚庥把他今生今世学到的全部科学知识,统统拿出来,也解释不了。

今天,我就把谜底揭开。

2019年10月5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了《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其中谈到了中共公、检、法、司官员,利用伪造的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栽赃陷害我的问题。

2008年7月11日,第29届北京奥运会前夕,我被非法抓进看守所。警察抄家时,抄走了我的电脑、U盘、MP3。警方以为我的电脑、U盘、MP3里一定有我的“犯罪证据”,就请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鉴定人进行科学鉴定。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最后,不得不伪造一份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以便公、检、法给我定罪。

在2008年12月12日警方告知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之前,我就知道这个鉴定结论是伪造的。基于此,在被非法监禁的5年里,我写了大量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的检举信、控告信,以及上诉状,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

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公、检、法、司,从下到上,直至江泽民,没有一位官员敢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说一个“不”字!

无论是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的初审判决书,还是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终审裁定书,都没有认定我“诬陷”、“敲诈勒索”江泽民等。

为什么?

因为我坚信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1999年5月7日,我在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写道:“法轮大法揭示了许许多多科学的奥秘,是真正超常的科学。”我的上述亲身经历充分证明: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对法轮功的认识是对的。那个鉴定结论确确实实是伪造的。

在《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中,我写道:“不仅(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贾连春法官不能证明上述鉴定结论不是假的,而且,中共公、检、法、司的所有官员,包括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都不能证明这个鉴定结论不是假的。”

“无论他当多大的官,即便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及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元凶江泽民,都没法证明这个鉴定结论不是假的。”

“无论他多么有钱,即便他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超级亿万富翁,也没法证明这个鉴定结论不是假的。”

为什么我在警方告知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之前就知道这个鉴定结论是伪造的呢?

因为从1995年5月3日走入法轮功修炼的门,我就开始按照法轮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因为同年5月7日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被隔离审查135天,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

从1999年12月2日被中纪委监察部辞退回家至2015年1月22日来到美国,15年零1个月,我被非法剥夺工作权长达13年零5个月,4930天!

15年零1个月,我经历了从中国社会的最高层到中国社会的最底层,再从中国社会的最底层到世界之都——美国纽约的人生大跨越。

15年零1个月,我走过的路,犹如唐僧去西天取经一样,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度过了许多异常艰难困苦的时刻。个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而是在仕途上一直往上走,现在,我可能是省(部)级官员了,有名,有钱,有车,有房,有秘书,有许许多多世人羡慕的东西。

1995年5月16日,我被中纪委监察部任命为副处级官员。当时,我的同事刘明波,是正科级官员,后来,刘明波被提拔为中纪委办公厅主任,中纪委副秘书长,安徽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现任安徽省人大副主任(副部级)。我的同学陶治国,比我晚一年博士毕业,现为吉林省纪委书记(副部级)。我的同事孙立成,曾任中纪委常委傅杰的秘书,后任山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现为山东省委常委、秘书长(副部级)。

但是,就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我个人的名利,全部都失去了。

然而,在长达15年零1个月的漫漫长夜里,无论我的生存环境多么险恶,物质和精神的压力多么巨大,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在中国大陆多么猖獗,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贪财、好色、恋权、拉关系、走后门多么疯狂,我一没有自杀,二没有杀人,三没有采取任何极端的暴力行动,而是一直坚持以非常和平的方式——寄挂号信或当面送信的方式,表达诉求。

在巨难面前,我一直对照“真、善、忍”的标准,不断提升自己的道德,从内心深处“断灭”一切不道德的念头,在日常生活中“根除”一切不道德的行为。

回首过去24年走过的修炼路,这是一个不断“放下”的过程。

放下,才能升华;放下,才能超越;

放下,才能“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放下,才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放下,才能见证“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