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割颈案屡现蹊跷 “港警”真实身份疑窦重重

早前中共翻炒的所谓“香港警察遭暴徒割颈”案日前开庭,嫌犯被控“伤人”而非“袭警”,受伤“警察”姓名用X代替,引发疑窦重重。港人发现,受伤“警察”的警号其实属于另一名香港警察,怀疑受伤“警察”是中共军警假扮。

香港网友发现,被割颈的年轻“警察”肩上的警号,实际上由一名中年香港警察拥有。(网络图片)

早前中共翻炒的所谓“香港警察遭暴徒割颈”案日前开庭,嫌犯被控“伤人”而非“袭警”,受伤“警察”姓名用X代替,引发疑窦重重。港人发现,受伤“警察”的警号其实属于另一名香港警察,怀疑受伤“警察”是中共军警假扮。

据亲共港媒报导,10月13日在港铁观塘站外以利器割伤“警务人员”颈部的男子,15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受审,被控罪名只有一项“意图伤人”,既非此前警方声称的“意图谋杀”,也没有被控“袭警”罪名。而且控方文件中,受伤“警察”没有姓名,只用字母X代替。

13日案发后,中共党媒和亲共港媒一度热炒所谓“警察遭暴徒割颈”事件。不过,如此袭击“警察”的所谓“恶行案件”,嫌犯却没有被控“袭警罪”,引起外界质疑。

随后有香港网友爆料,引述“警方内部消息”称,背后原因是伤者并非真正的香港警察,甚至不是香港人,因此无法指控“袭警”,只能以“伤人”提出控诉。

還要臉嗎?將軍澳被割傷懷疑裝扮香港警察者說傷到神經線說不了話,脖子上的那麼一點皮外傷傷口,就說不了話?是不敢說話怕露出馬腳吧?

將軍澳18歲年輕人用裁紙刀劃傷警員這單案子,大家正奇怪警方為什麼不吿年輕人襲擊警察,而是告他傷人。

警方內部有人傳出消息,被傷警員根本不是香港人,也就是不是香港警察,無法告他襲警。

接下來大家在網上找到證據,圓佐黑狗就跳出來⋯

当日一队“香港警察”到港铁站“处理案件”,走在队尾的一名年轻“警察”突遭一名黑衣男子用裁纸刀割伤颈部,该“警察”随后迅速将施袭者按倒抓捕。

图为网友搜索到的疑似33678号警员梁兆祥的真身,与亲共港媒刊登的受伤“警察”在医院的照片不符。(网络图片)

香港网友从现场视频和照片中看到该名“警察”肩头的警号为33678,随后人肉搜索发现,该警号的拥有者是2013年曾获“长期服务奖”的现任警长梁兆祥。香港警察获得长期服务奖一般需要任职满18年,梁兆祥显然并非现场受伤的年轻“警察”。

另外,警方日前声称“受伤警员因伤及神经线无法说话”,也发质疑,有医学背景人士表示,侧后颈部的割伤并不会影响声带,亦并非喉返神经经过的位置,不可能出现无法说话的情况,怀疑警方不让他发声是怕露出马脚。

還要臉嗎?將軍澳被割傷懷疑裝扮香港警察者說傷到神經線說不了話,脖子上的那麼一點皮外傷傷口,就說不了話?是不敢說話怕露出馬腳吧?

近日曾有香港警察在网上爆料,他本人和一些同事,每到有集会游行就会被上级要求交出警号和警员证,然后“被放假”,因此他们怀疑自己的身份被借给参与暴力清场的中共军警。而路透社近期报导,反送中以来,中共驻港部队人数至少增加了一倍,其中包括武警人员。

除了“割颈案”当事“警察”没有姓名外,近日多起呈堂案件中,涉案警察都被隐去身份,只使用代号。

18日,女售货员陈子晴因违反所谓《禁蒙面法》受审,当日截停抓捕她的四名警察,在控方文件中没有姓名和警号,只用A、B、C、D代替,裁判官因此提出质疑。17日,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被控“袭警案”开庭,控方指他7月8日用扩音器“伤害”警员AAA和警司EEE。区诺轩在庭外表示,如果警察是正当执行职务,根本不应害怕身份被公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