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唐恩:从“被自杀”说起

准备第二天结婚的左志刚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网)

香港“反送中”事件已持续四个月,近期出现许多抗争者离奇自杀事件,包括跳楼、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频传。九月二十二日,九龙油塘魔鬼山附近海面发现的无名女浮尸,死者竟是曾参加“反送中”且为游泳健将的少女。有学者强烈质疑:浮尸可能是警方刑求后的“弃尸”,即所谓“被自杀”。

“假自杀”掩盖迫害证据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读者,对于“被自杀”一词应当不陌生。最常述及“被自杀”的报导,莫过于在中国大陆遭受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自杀怎么被冠上个“被”字呢?个中大有玄机,世人不可不辨。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轮功学员中,有44例疑点重重的“被自杀”,有104例则是被警方谎称为“自杀”或伪造事故的“假自杀”案例,总计为148例。法轮功修炼禁止学员杀生,也不能自杀,即使在残酷迫害下仍然以慈悲善心对待加害者,法轮功修炼者怎么会轻生呢?

其实这是中共蓄意造谣、栽赃陷害,掩盖犯罪事实。中共强行火化死者前后,散布死者“病死”、“自杀”等谣言,既可推卸责任,又可掩盖罪恶,并嫁祸抹黑法轮功。中共为什么不敢验尸,为何要马上强行火化?都是为了掩盖他们迫害的证据,以“自杀”来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藉以逃脱罪责。

左志刚身高1.7米在1.6米高的门“上吊”

让我们回顾几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例,印证了中共灭绝人性的凶残。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三十三岁的河北省石家庄青年左志刚正准备第二天结婚,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突然闯到左志刚工作单位,强行挟持他到兴华街派出所。次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左志刚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上吊自杀”。

左志刚没有理由自杀,他是菲力普驻中国公司的优秀电器维修工程师,怎么可能在结婚前自杀呢?家属在火葬场发现诸多异常:尸体的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背部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显的伤坑,且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头部有伤:左脸部、腮部有钝器击打的肿块;右耳全部为紫蓝色,衣服上并无血迹。据称身高1.72米的左志刚是在1.6米高的门上上吊的,腿部弯曲上吊,老父亲质问:我儿子身体健康,出于本能一挣扎就会踩地,怎么可能死亡,用半袖上衣想自杀也是困难且不合常理。

河北省石家庄市检察院检察技术鉴定书显示,法医只做了简单的尸表检验,认定缢死的特征不明显,不足以认定是自缢死亡。公安部门不让看尸检报告,并不断催家属火化遗体,被家人拒绝。五月三十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酷热高温忽然陡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随后,石家庄市流行鼠疫,人心惶惶,民众纷纷议论: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六旬老人“坐着上吊”

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关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的六旬老人席志敏给家属打电话,说他现在身体很好,十月份可能就要回家,电话中老人很高兴。几天后,劳教所通知家属表示老人“自杀”了。家属赶到劳教所的第二天才获准进入停尸房,当全家目睹死者惨状时,痛不欲生,其妻、儿几乎昏死过去。

他们看见老人一丝不挂,全身无数巴掌大小的污块,颈部至耳根被绳子勒成一个半圆形红色深深血印,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家属质问死者身上多处伤痕从何而来,警方谎称是正常现象,是老人自己造成的。关于颈部血印,竟说他自己走到厕所用捆手的纱布上吊,厕所高1米5,所以老人是坐着上吊死亡的。当家属去找警方声称的同监房见证人——两病人对质时,两人已不见踪影。家属要求看病历,被拒绝。警察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遗体火化。

最离谱的是,为了掩人耳目,恶人怕迫害罪行曝光,警察还强迫家属在劳教所写保证,不许说死者是自杀的,要说是得病死的。回家办丧事也不许任何法轮功学员参加,更不许家属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哺乳期妇女“被上吊”

二十九岁的山东省潍坊市妇女吴敬霞,育有15个月大的孩子。二零零二年腊月初五,吴敬霞因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被抓捕,被强行关入洗脑班,三天后家人就被告知她“上吊自杀”。

吴敬霞是个喂孩子奶的母亲,公安却在她胸部最疼处用电棍电了四、五处,深坑可见。脸上盖着卫生纸,嘴却流着鲜血,后背打的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家属给遗体换衣服时,见其大胯骨被打断,骨头碴龇出肉外,不忍卒看。迫害者还强行火化遗体,所有亲属被严密监控,不让出门,也不让亲朋好友进她家探望,就连周围的村庄也被监控、封锁消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从一开始明目张胆,而后面临国际社会谴责的压力,迫害从公开转为地下,法轮功学员“被自杀”、“被上吊”、“被精神失常”等案例层出不穷,中共采用的都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阴损招”:伪造现场、强迫家属在自杀鉴定书签名,公安威胁家属若敢透露消息,家庭成员的就业、升职、上学、生意等等都将受到影响,恐吓家属若把消息传到海外是“泄露国家机密罪”,要判刑、坐牢。因此,许多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没有完全传递到海外,至今还被掩盖着。

左志刚、席志敏与吴敬霞的悲惨遭遇,不是少数个案,而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缩影。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解体中共不再有“被自杀”

二零零五年纽约《时代周刊》一篇报导曾评论中共的劳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确实,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多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谎言与暴力总是形影不离,无辜的国内民众身陷中共铺天盖地撒下的谎言迷雾中,迄今难以了解真相。

人权是普世价值,信仰“真、善、忍”何罪之有,更不该无端遭受迫害,“被自杀”、“被上吊”这些匪夷所思的恶行,只能存在于极权的红色铁幕里。中共迫害法轮功已二十年,恶贯满盈。自《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三亿四千万人,世人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邪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古云善恶有报,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历历在目,多达一万余例,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应速幡然悔悟、诚心悔改才是正路。不要再追随恶党,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那无疑是自掘坟墓,自断未来;尽早声明退党、停止助纣为虐,方是救赎自保之道。祝愿这场迫害早日结束,红魔远离人间,世上不再有“被自杀”、“被上吊”等怪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