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两个中国孤儿的约定:被领养后绝不抛弃对方结果

一名中国孤儿叫申杰(Josh Clarkson),他四年多前被堪萨斯州的一个家庭领养,当时已经10岁的申杰刚到美国新家,语言不通、环境不熟。

但申杰把握住所有机会,向他接触的每一个美国家庭介绍还在中国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哥哥‌‌”国福亮(既‌‌‘连姆’英文名:Liam Thurlby),努力让哥哥国福亮也来美国和他团聚。

【‌‌“哥哥‌‌”几全盲当时快13岁】

‌‌“他很聪明,他懂所有事情,他很棒。‌‌”申杰口中的‌‌“完美哥哥‌‌”当时已近13岁,快到无法被海外收养的年龄极限14岁,而且哥哥双眼几乎全盲,也影响被收养的机会。

出生就被父母弃养的申杰与国福亮,两人因住进山东临沂儿童福利院认识,当时分别五岁、三岁,彼此照顾,两人喜欢一起聊天,‌‌“国福亮很懂历史,他教我很多事情,分享很多知识‌‌”

天生小眼症导致几乎全盲,无法正常阅读的国福亮时常需要申杰帮忙念一些他想查的资料;没有血缘关系的申杰,却是他最疼爱的‌‌“弟弟‌‌”,也是唯一的亲人。

【来不及道别没忘记承诺】

国福亮所在的孤儿院里,一阵子就会有小朋友被国外家庭领养而离开,他说‌‌“我跟弟弟多少会有些羡慕‌‌”;有天晚上聊天时,两人互相承诺,‌‌“如果有一人先被收养,另一个人要记得想办法帮留在孤儿院的人领养出来‌‌”。那时两人分别是9岁及11岁。

这段谈话,之后再也没提起;一年多后,申杰被堪萨斯市的克拉克森家庭领养,在盲哑学校寄宿就读的国福亮,知道弟弟要被领养了,‌‌“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我想回去跟他道别,但学校没有假日无法回去。‌‌”等赶回孤儿院,申杰已经离开。

‌‌“没来得及说再见,非常伤心,觉得这辈子应该再也见不到了。‌‌”国福亮说,两人之后完全失了联系。

申杰对记者说,他到美国的第一天,‌‌“就很想念哥哥,想告诉他,会记得承诺,一定会让我们重聚。‌‌”只要有机会跟着美国的家人参加社区聚会、朋友活动,他总用有限英文,讲述国福亮的好,希望有家庭愿意收养,‌‌“

他总是说,‌‌”哥哥快14岁了,我再不努力,哥哥就再也来不了了。‌‌“

【作客教授家勇敢介绍哥】

2015年有天,小申杰到同一城市对瑟尔比(The Thurlby family)家中作客,他勇敢的在一位华人妈妈协助翻译下,向初次见面的克利丝汀•瑟尔比(Kristin Thurlby)介绍哥哥国福亮,‌‌”他是最棒的,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他会所有的事情。‌‌“

克利丝汀很喜欢开朗乐观的申杰,听完他对‌‌”哥哥‌‌“的描述后,‌‌”突然有根心弦被触动‌‌“,‌‌”申杰描述的男孩,逆境中仍勇敢,就像我的儿子啊。‌‌“

当晚,克利丝汀写电邮给正在国外出差的丈夫崔瑞斯(Trace Thurlby),详细描述了申杰口中的国福亮,也提到他是需要特殊帮助的孩子,而且即将满14岁。

夫妻两人很快达成收养的共识;不过,瑟尔比除了两个亲生女儿汉娜(Hannah,现18岁)跟卡洛琳(Carolyn,现16岁),十年前两人还从中国收养了刚出生的女婴爱丽斯(Elliese Thurlby,现13岁),‌‌”我们很希望获得他们的支持。‌‌“

没想到儿女们知道国福亮就快14岁后,大家都说‌‌”那我们要快一点行动。‌‌“

经过层层审核,2016年1月,瑟尔比夫妇与女儿卡洛琳飞至中国,将国福亮接回堪州欧佛兰帕克市(Overland Park)的家。

克莉丝汀说,在家中等待国福亮的亲友,也包括申杰,‌‌”他看到哥哥时,开心的跳起来拥抱。‌‌“直到那时,国福亮才明白,原来是‌‌”弟弟‌‌“帮忙才让他来到美国。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申杰。‌‌“到美国已三年半,国福亮就读蓝村西北区高中(Blue Valley Northwest High School)11年级,说到‌‌”弟弟‌‌“时,仍可以感受到他的感动。

【养父母陪伴:永不放弃你】

瑟尔比夫妇回忆三年多来,一家人陪伴国福亮走过最困难的适应期,很多朋友都说,‌‌”国福亮很幸运到美国,但其实儿子刚到美国第一年,过得相当辛苦。‌‌“克莉丝汀说,‌‌”他几乎不懂英文,而且过去读盲哑学校,从来没读过一般学校。‌‌“

毕业于哈佛,现为兼职教授的克莉丝汀回忆,‌‌”儿子一开始常会告诉我非常挫折与生气,因为课业太难,环境又陌生,我跟丈夫花了很多时间陪伴、鼓励他,告诉他不管有任何困难都不能放弃,我们会陪在你身边,永远不会放弃你。‌‌“

接着,国福亮努力适应了美国的全新点字法,也学会了英文,他还是学校乐队的长笛乐手,更是田径队的短跑健将。

克莉丝汀说,国福亮的眼睛可以辨别身旁比较亮的颜色,可以阅读放大好几倍的乐谱,听力与记忆力特别出色,‌‌”他是我最好的儿子。‌‌“

来美才三年功课拿全A

喜欢运动的瑟尔比一家,从来没有将国福亮排除在外,从没跑过步的他,在爸爸崔瑞斯的陪跑下,很快掌握了跑步的要领,‌‌”他跑得比我快了,我才交手给其他田径队的队员陪跑‌‌“;

因为国福亮的视力问题,每次学校比赛或练习时,都有一名同学穿着亮色上衣在旁陪跑引路。

在瑟尔比家,国福亮经历过很多‌‌”人生第一次‌‌“,从来没有游过泳的他,跟着家人去度假时学会了游泳;功课方面,上学期全A,只有英文89分,‌‌”我很佩服上哈佛的姐姐汉娜,也很喜欢两个妹妹。‌‌“

国福亮对记者说,以前在盲哑学校时,每到周末假日同学都会有家人探望或打电话关心,‌‌”我当然会羡慕,但从来没有家人亲戚,并不知道真正有家人的感受是什么。‌‌“

‌‌”现在我终于有了家人,每天放学可以回家,爸妈常陪我跑步、读书。‌‌“国福亮说,‌‌”原来有家人是这样的幸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