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遗祸后世无穷的雅尔塔密约 严重损害中国独立和主权

倘若没有雅尔塔密约,就不会有东方社会主义阵营,就不会有战争的根源。世界和平就会早日实现,世界各国都可得到迅速发展。所以这份雅尔塔密约,不仅损害了中国,也损害了美国,更损害了世界。这是一份最坏的密约。从美国签订这份密约,说明美国当时的政治家对共产主义政权认识非常肤浅,没有看到这个政权的残酷性、狡诈性;只顾一时的小利,而损害了长远的利益。

雅尔塔会议中的丘吉尔、罗斯福和斯大林

八国联军统帅,德国瓦德西将军说:“至于俄国之利益,在于得一虚弱中国为邻,此故系当然之事,不待智者而知;因此彼虽对华极讲口头亲善(此种亲善效果在实际上只使中国土地日减月损而已)!而其方针却在努力保持中国虚弱现状,或者更使此种虚弱程度愈为增加”。

——转引自吴相湘著:《俄帝侵略中国史》第208页

俄国是一个长期、一贯侵华的一个国家,就是到了苏联时期也没有停止侵华。苏联分割侵吞中国外蒙古,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外蒙古的土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蒙古民族是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蒙族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建立了元朝。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的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博谈注:此处似有不妥)。元朝在科学、文化上都有突出的发展。元曲就是中国文学上的独树创造。

俄国在十九世纪侵占中国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之后,进入二十世纪,很快就把侵略魔爪伸进中国的外蒙古。沙皇尼古拉二世时期,由白俄军占领库伦(即现在的乌兰巴托)。十月革命后,苏联红军借口消灭白俄军,继续侵占外蒙古,并像换防一样,白俄军撤走,红俄军接着占领。苏联一直在军事上控制着外蒙古。

斯大林自始至终,是要把外蒙古从中国正式分裂出去。

在中国抗日战争后期,中国处在内外交困状态,斯大林看到侵华时机来了。于是加紧了侵占外蒙古的步伐。

1945年2月4日至11日,苏联斯大林,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苏联克里米亚半岛雅尔塔举行会议。

这是一次秘密会议。这次会议,讨论了击败德国的联合军事计划,以及有关联合国问题和战后欧洲政治等问题。

但是,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是三国首脑达成一项秘密协议,也称雅尔塔密约。这是一次没有中国代表参加,而由三国首脑背着中国政府,秘密讨论侵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一次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最主要的扮演者是苏联的斯大林。

早在一九四三年底,德黑兰会议时,斯大林就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苏联对日作战的条件之一,是要取得中国的旅顺。以后,苏联更进一步向美国提出,要取得旅大,作为苏联对日参战条件之一,即把侵略又从旅顺扩大到大连。

当时,罗斯福说,大连应作为自由港,并不是将旅大租给苏联。

接着,在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四日,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又曾奉罗斯福之命,向斯大林探询苏俄对日参战条件时,斯大林更进一步表示:

㈠千岛群岛与库页岛南部归还苏联。

㈡租借旅顺、大连及其周围地区。

㈢租借中东铁路与南满铁路。

㈣承认外蒙古现状,即维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

斯大林的要价,是越提越高,贪心无厌。

上述㈡、㈢、㈣项,都赤裸裸的表现出,斯大林的帝国主义者面貌。所谓“租借”,这是中国人民最熟悉的名字,就是在中国的国中之国吗!中国人民早就对帝国主义强加在中国的“租借地”恨之入骨。现在苏联,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却又企图在中国的土地上重复帝国主义的老调。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

而苏俄在这里用“租借”一词,还只是虚词,是进一步侵略的引线。它的目的是要进占,是要侵吞。

苏俄为霸占旅顺,在苏俄国内还大造舆论,在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旅顺为苏联之宝贝,一如其他苏联领土”,且有专书出版,追述旅顺之失(指沙皇时期日俄战争,俄国战败之后的事)视为遗憾云(1944年11月9日,顾维钧呈蒋主席电,转引自蒋永敬著:《抗战史论》第504页)。足见苏联侵华早有预谋。

早在沙皇时期就妄图把外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但也尚能承认中国对外蒙古有宗主权,而斯大林却比老沙皇侵华更彻底干脆要外蒙独立。

人们都记忆犹新,日本人占据东北是对中国侵略,那么苏联割据中国外蒙古,是不是侵略?中国经过八年艰苦抗战,好不容易收回了东北,却应该丢掉外蒙古?一边收回东北,一边丢掉外蒙。世间有这种道理吗?

然而就是在这种蛮不讲理的情况下,举行的雅尔塔秘密会议,恶魔斯大林提出了侵华的罪恶要求。

在会议中谈到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政治条件时,曾由斯大林及罗斯福两人会谈一次;由罗斯福、哈里曼、斯大林、莫洛托夫四人会谈一次。

1945年2月8日下午,罗、斯二人会谈时,罗斯福对苏联提出参战的政治条件,指出:库页岛南部及千岛群岛交给苏联没有问题;大连只能成为一国际共管之自由港。中东与南满铁路租借苏联或中苏共管。斯大林则借口为要说服苏联人,则应满足他们的政治条件。后借口时间急促,无法征求中国蒋委员长之意见,斯大林要求先以三国同意,见诸文字。斯大林的所谓“见诸文字”,就是要先成立三国协定。罗斯福表示可以。

1945年2月10日,四人会谈时,莫洛托夫提出苏联对日作战政治条件的英文稿。哈里曼对苏稿提出三点修正:

第一,原稿之旅顺、大连之租借所有权,应使旅顺、大连为自由港;

第二,原稿之中东、南满铁路之管理权,应由中苏共管;

第三,应加入对海港及铁路之协议,尚待蒋委员长之同意。

后,斯大林同意大连成为一国际共管之自由港,但旅顺应为苏联海军基地。罗同意。

斯进一步表示,他赞同上述几项事件须获得蒋委员长之同意;但蒋委员长对外蒙之现状,也应表示同意。后因丘吉尔介入,打乱了讨论。接着匆促完成协定。

在这里应该说明的是,俄国历次逼迫中国订立的不平等条约,都是由俄国侵略者执笔起草的。这次雅尔塔密约也不例外,仍是由苏联起草。从这里不仅说明,苏联是主谋,更重要的是从草约中可以看出苏联的阴险、恶毒。

1945年2月11日,在最严密和最秘密的集会中依次由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急急忙忙的签了字。当丘吉尔正准备在文件上签字时,英外相艾登(Anthony Eden)企图劝阻丘签署这个协定,但丘撇开了艾登的争论而说:“整个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地位也许在此一举”。丘补充说:他将签字,为的是英国可能在远东立足。这份雅尔塔密约,就这样地签了字。所谓英可在远东“立足”、“地位”,意指因苏俄占据了外蒙古,英国可因此使在远东香港的地位,得到巩固了。

雅尔塔密约,原名为《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协定》,英文名为“Agreement Regarding Entry of Soviet Union The War Against Japan”。

(以上资料,参见蒋永敬著:《抗战史论》第507-508页

以上就是苏、美、英三国政府首脑背离中国政府和人民,所开的损害中国领土和主权的秘密会议的简况。这是一次严重损害中国独立和主权的会议,是对中国人民的极大侮辱和伤害。这是一次列强瓜分中国的会议,是一次极不光彩的会议。这次会议再一次开启了强权政治统治世界的恶例。

雅尔塔密约译文如下:

“三强领袖——苏俄、美利坚合众国、大不列颠获致协议,在德国投降及欧洲战争结束后之二或三个月内,在下列条件下,苏俄应即参与盟国方面,对日本作战:

一,外蒙古现状(蒙古人民共和国)应予保持。

二,因日本在一九零四年之侵攻,而被攫夺之俄国原享权益将予恢复,其中包括:

㈠库页岛南部,及其邻近岛屿,将交与苏俄。

㈡大连商业港,列为国际港,苏俄在该海港内之特别权益将予保障。苏俄并得恢复租界旅顺港,为其海军基地。

㈢中东铁路以及通往大连之南满铁路,将由中国及苏俄合组之机构共同经营。三国同意,苏俄之特别权益,应予保障。中国继续保持在东北之完整主权。

三,千岛群岛将割让交苏俄。

三国并确认对上列外蒙古、海港、及铁路之各项协议,须征求蒋介石主席之同意。罗斯福总统在斯大林元帅之建议下,将设法获取蒋主席之同意。三强领袖获致协议,在击溃日本之后,苏俄上项要求,将毫无疑义地得以达成。

苏俄表示乐意与中国国民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协定,俾得以武力协助中国自日本压迫下求解放”。

(以上转录自陈鉴波著:《中华民国春秋》第840页)

对这份密约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密约中公开提出“一九零四年”时的问题。很清楚一九零四年,还是沙皇统治时期。到了一九四五年,亦即四十年后,在苏联时期,斯大林仍要搬出老沙皇时期的旧帐。这岂不充分证明:斯大林是完全在继承老沙皇侵华的衣钵!

当时,这份密约,不仅对社会公众保密,而且对中国政府,及中国最高领导人也保密。罗斯福也深知这份密约的严重性,他把这份密约牢牢地锁在保险箱里,甚怕泄露。直至他死后才被取出。

从该协定的内容,可以充分看出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和利益的,是参加协议的三国以损害中国利益为资本的一笔政治交易,是列强在分割中国。

据若干史书分析,当时,美国罗斯福总统已患重病,走路要靠轮椅。就在签秘密协定的二月底,当美驻华大使赫尔利去白宫会晤罗斯福总统时,“使他大吃一惊,发现罗的健康极坏,形同枯槁。他听说罗、丘、斯已经达成一项破坏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的秘密协定。罗则断然加以否认”。赫尔利认为:“当罗斯福总统参加雅尔塔会议时,他已经病入膏肓”。

据史家分析,罗斯福之所以急于要苏联参加对日作战,是希望借苏联参战,减少美国在战争中的损失。所以,不顾中国利益,拿中国的领土和主权作交易。出卖了中国老朋友,出卖了中国人民。

后来,当罗斯福感到这份协定不当,要赫尔利去向英、苏提出改变此协定时,已经晚了。罗斯福在签订该协定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即因脑溢血,突然去世。终年六十三岁。所以这份不公协定,也是罗斯福总统最后留下的一份祸害。他在九泉之下,不知知道否?

雅尔塔会议及协定的主要祸首是斯大林。斯大林就是当代新沙皇,或者说是沙皇的化身。从问题的提出,到协定的讨论,乃至协定的形成,都是斯大林一手包办,所以,斯大林是雅尔塔秘密协定的罪魁祸首。

英国首相丘吉尔,在会上发言不多,但是对斯大林的诸多无理要求,都是默认的。当时他心里有亏,就是英国占据香港。他为保住占据香港,所以对斯大林,不敢说“不”。最后也是乖乖地在密约上签了字。丘吉尔活的命长,到一九六四年才死,活了九十一岁。

这份密约,根本没有征求中国政府的意见,因此,对中国政府丝毫没有约束力。

中国人对这份密约持何种态度,这是衡量有无民族意识,或者是否爱国的一个重要标志。凡是爱国者,凡是热爱中华民族的人,对这份伤害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和命运的秘密协定,都会非常气愤,和无法接受。只有丧心病狂,甘心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人,才会为之叫好。

这份密约的出现,与美国决策者的判断错误,有密切的关系。其错误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日本军事力量估计错误,认为日本似乎还有强大的反抗力量;二是对苏联的对外扩张、侵略性认识不足。苏联对日参战不是为了战胜日本,而是为了侵略中国。这一点,美国决策者如果没认识到,那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中共对该密约的出现,负有极大责任。首先在抗日时期,中共没有认真抗日,而是不断为抗日扯后腿,破坏全国抗日大业,致使国力遭到损害;其次,中共为参加共产主义庙堂,争取成为这个庙堂的伙计,对苏俄百依百顺,献媚取宠,不惜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甚至不顾一切帮助苏俄侵华,成为苏联侵华的帮凶。

据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在美国国会的证言,中共是最早得到雅尔塔密约的内容,即在签约后的两个月之内便探获。(引自薛光前编著:《八年对日抗战中之国民政府》第404页)

中共既获知这份密约,对密约是什么态度?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是测量中共是爱国,还是卖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实际的表现,中共没有站在中国人一边。中共完全赞成苏俄制造的雅尔塔协定。中共没有指出苏俄是对华侵略,没有对苏俄提出任何批判,没有任何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表示。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中共根本不是爱国的,而是卖国的。

有三个国家首脑讨论和决定另一个国家的命运,瓜分另一个国家的领土和主权。这根本是违反国际法的。国际法完全没有这种规定,如果有这种规定,那也是错误的。同样,国际法也没有规定任何一个国家向外侵略是合法的。

因此,这份雅尔塔密约,至少在四个方面违反国际法:

第一,它破坏了一个主权国家维护领土和主权的神圣权利;

第二,它违反了不容对外侵略的根本原则;

第三,它背着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讨论、瓜分这个主权国家的领土和权益;

第四,它开启强权政治的恶例。任何几个大国,就可随便决定和瓜分另一个国家的领土和主权。这是国际法所不容许的。

所以,这份雅尔塔密约是根本违反国际法的。这样一份密约,对中国永远没有约束性。中国在任何时候,都可不遵守这份密约的所有规定。

任何国际法都没有规定:一个国家对外侵略是合法的。苏联侵略中国,苏联就是违背国际法。

中国人完全有理由收回被俄、苏侵占的所有领土。这是中国人的权利和责任。

俄、苏侵略中国,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特殊问题,是个个案。所谓特殊问题,就是苏俄是侵略中国最长的一个国家,是使中国遭到最大损害和伤害的国家。特殊问题就应用特殊办法来解决,不能用一般的所谓法律问题来处理。

一九四五年三月间,赫尔利继续和罗斯福会晤,最后他说服总统让他查阅雅尔塔会议的记录,找到了关于苏联参战的秘密协定的签名副本。他用铅笔抄了这份协定,并加评注。他把这个协定的抄本拿给总统看,总统也为之不安。罗便给赫尔利一项特殊指令:要他去到伦敦和莫斯科向丘、斯谈一谈,寻求办法,来弥补对中国的背信行为。(选自蒋永敬著《抗战史论》第509页)

1945年3月12日,中华民国驻美大师魏道明对国内打回密报电文:

“顷谒罗斯福总统,询其雅尔塔时斯大林所谈远东有关之事,究竟如何,总统谓:斯大林曾提三点:一,维持外蒙古现状,二,南满路所有权属于中国,但业务管理,宜有一种委托制度,三,苏俄希望在海参崴以南获得一温水军港如旅顺或附近之港,罗斯福意见,维持外蒙现状,其主权仍属中国,似无问题,南满铁路主权亦属中国,业务管理只在增进效率,委托制度,大约有三方组织之,中美苏各派一人,但均应为铁路专家,至第三点之军港问题,是一新的要求,在前谈大连之外。……总统意或以旅顺长期借与苏俄,主权仍属中国,对与苏俄远东参战,总统谓时机成熟,一定参加,此点必须极端秘密,以免敌人增加防范。中共问题,总统未与斯大林谈及,但觉斯氏对于远东一般态度尚好”。(引自薛光前编著:《八年对日抗战中之国民政府》第405页)

魏道明大使这份电报,充分说明了罗斯福所知道的和应允的,对与外蒙古、南满铁路与旅顺港等条款的肯定解释。并未承认外蒙古独立,南满铁路并非苏俄专管,或中苏共管;而旅顺港之主权,仍属中国。

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因脑溢血,不幸逝世。这是仅在雅尔塔秘密协定签字后的两个月。这不仅是美国的损失,也给中国造成重大损失。

罗斯福去世后,斯大林就以雅尔塔协定的权威自居,无顾无虑,对雅尔塔协定任意解释,无限扩大。

罗斯福总统去世后,有副总统杜鲁门继任美国总统。

杜鲁门匆促上任,对外交情况不熟悉,甚至不知中俄的关系史。他对华态度,远较罗斯福为恶劣。他不想废除雅尔塔协定,却支持重建在华的俄国帝国主义计划。他派遣亲共的戴维斯(Joseph E. Davies)去伦敦见丘吉尔;派遣将要死的霍布金斯去莫斯科见斯大林,向丘、斯表明杜鲁门支持罗斯福所订的每一项协议。(参见蒋永敬编著:《抗战史论》第513页)他不是如同罗斯福所指令赫尔利那样,去说服丘、斯更改对华的背信行为。

驻华大使赫尔利,及驻苏大使哈里曼对中国态度都较好。哈里曼早就主张对苏采取强硬路线。但作为总统的杜鲁门对华态度不好,作为大使的人也难以发挥更多作用。

1945年5月22日,赫尔利大使向蒋中正主席密告雅尔塔协定内容。这时还只是“密告”,而不是正式告知。当然更不会是征求意见。

1945年6月12日,苏联驻华大使彼得洛夫急忙将雅尔塔密约面呈蒋主席。文件称:“缔结中苏友谊互助条约的先决条件”。

苏联及俄国所有逼迫中国签订的条约,都冠以“友谊”、“友好”、“互助”之类的美名;实际都是侵略。中国人切勿上当。

彼得洛夫把密约通知中国的目的,是逼迫中国尽快签订中苏条约,有了条约,苏联就可名正言顺侵入中国。他们已经看到日本即将投降的形势。早拿到中苏条约,他们便可及时掠夺日本投降后的果实。

这年6月15日,赫尔利大使才奉杜鲁门总统指示,正式将“密约”通知中国政府。时已是签订密约之后的第四个月。这是美国政府很对不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又一步错。

雅尔塔密约绝不仅仅是一个密约问题,而是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都有无法估计、至大且深影响的一件大事。

斯大林这一侵华步骤,有如重重一锤,即将把一个完整的中国打碎,不仅夺走中国的外蒙古,而且造成中国四分五裂。斯大林的这一侵华步骤,比俄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沙皇侵华都要严重许多;比日本几十年的侵华罪行都要严重万分。日本割占台湾五十年,但是没有能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日本占据东北十四年,也没能把东北从中国分裂出去。可是斯大林的雅尔塔秘密协定,却把中国的外蒙古分割出去;不仅如此,还肢解了整体中国。斯大林给中国造成的伤害,远比日本人给中国造成的损害要大得多,深远得多。就其后果看,斯大林的侵华罪行,远比日本侵华战犯大得多。日本侵华,最后得到的是零;斯大林侵华得到的,是一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巨大财富,并打碎了大中国。

这个雅尔塔密约,是对中国的催命符。

1945年6月30日,在苏俄紧锣密鼓的催促下,中国国民政府在不得已情况下,与苏联代表在莫斯科开始谈判。中国是非自愿的,被迫的,与苏俄进行极不公正的谈判。

中方谈判代表为:

宋子文,行政院院长;

沈鸿烈

胡世泽,外交部次长;

蒋经国

傅秉常,驻苏大使。

苏方谈判代表为:

斯大林统帅;

莫洛托夫,外交部长;

彼得洛夫,苏俄驻华大使;

索落夫斯基,次长;

柏巫洛夫,翻译。

这次谈判,斯大林以新沙皇的角色,亲自上阵。在每一次谈判中,都充分表现出斯大林对华侵略的贪得无厌,得寸进尺;以及蛮不讲理的恶劣态度。

中苏这次谈判,共分两个阶段,六月三十日至七月十二日为第一阶段;八月七日至十三日为第二阶段。在两个阶段当中,一共会谈十一次。对中国代表来说,是在极端不利的艰难情况下进行的。所谓不利者有,对雅尔塔密约有所悔悟的罗斯福,已经去世。美国没有有力量的人替中国撑腰,帮中国说话。新任总统杜鲁门对苏俄又怕得要命,不敢得罪苏俄,不支持中国。丘吉尔老奸巨猾,多在一旁看笑话。而斯大林像任何一位老沙皇一样,对“密约”条文内容随意扩大,甚至无理耍赖。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代表谈判的任务是异常艰巨的。几乎每迈进一步,都会遇到苏俄代表的无理敲诈和勒索;特别是新沙皇斯大林的蛮横无理,实在令人难以容忍。

在中苏谈判过程中,斯大林竭尽勒索敲诈之能事。仅以外蒙古为例,斯大林就完全继承沙皇衣钵,硬行要强吞外蒙古。

雅尔塔协定为: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现状应予维持。

罗斯福的说明为:维持外蒙古现状,主权仍属中国,似无问题。

中国政府态度:外蒙问题“暂予搁置,亦即目前暂不讨论”。杜鲁门似亦默认此议。

斯大林对外蒙要求,则远远超过密约规定。他说:“外蒙在地理上之地位,可使他人利用之,以推翻苏联在远东之地位,日人也已试过。如吾人在外蒙无自卫之法律权,苏联将失去整个远东”,“日本即使投降,亦将再起。因此之故苏联在外蒙应有自卫之法律权”。

“为中国计,割去外蒙,实较有利”,“如此问题不能实现,外蒙古将成为所有蒙古人团结号召之点,此对中苏两国均属有害。外蒙将统一所有自内蒙古至北蒙之蒙古人民。外蒙领袖认为外蒙以南尚有甚多之蒙古人民”。

“苏联曾承认外蒙为中国之一部,自为事实,但战争之教训是吾人改变吾人之见解,外蒙之独立,对中、苏两国均较有利,使苏联遭遇日本威胁时,可有权通过外蒙”。

“外蒙对中国及苏联均无实惠,但地理上之地位,实属重要”。“外蒙为一防卫问题”。

“外蒙如不独立,苏联进兵外蒙,即系进兵中国领土,易为将来冲突之源”。

以上,就是在谈判时斯大林反复强调吞并外蒙古的“理由”。

斯大林完全是语无伦次,自相矛盾。他说苏联战后,建设西伯利亚国防需要二十年,为防备日本侵略,苏联需要外蒙古。又说,日本投降后,二、三十年内不会对外侵略,但三、四十年后就可能又对外侵略。按斯大林所说,日本在战后二、三十年内不会对外侵略,又何须为防日,而侵占外蒙古?而二十年之后,苏联西伯利亚国防也已经建好;既建好,自可防日,又何须侵占外蒙古?

斯大林上述各点,没有一点是能够站得住脚的。按照斯大林所说各点,站在中国人的立场,都可以成为中国人需要保持外蒙的理由。中国强大,不是也可以保卫苏联吗!

中国代表与斯大林反复争论,坚持不能承认外蒙独立之理由;指出:“蒋委员长熟虑以后之意见,不能承认外蒙之独立”;并指出雅尔塔协议是“外蒙保持现状”。美国国务卿电美驻苏大使,也指出,所谓保持现状乃系中国在外蒙法律上保持其宗主权。

斯大林则耍无赖说,所谓雅尔塔议决案涵义即为承认外蒙独立。他说:“该方案为苏联之方案,即系莫洛托夫所起草者,彼等(罗、丘)仅照式签字而已,此语余可在丘吉尔面前重申之”。说它可向英、美面质,等等。当时罗斯福已去世,只丘吉尔还活着。斯大林去找谁对质?莫洛托夫在旁帮腔说:“此为斯事之真相,吾人之方案涵义即为独立”。

虽经中华民国代表一再与苏方谈判,但在苏联一再强迫下,及中共支持苏方打压中央政府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代表被迫提出:在苏联承认中国在满洲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苏联能依据约定,协同消灭新疆叛乱,阿尔卑斯山脉原属新疆,应仍为新疆之一部;苏联只对中国中央政府予以精神上与物质上之援助。如苏联接受以上三项要求,在中国击败日本后,准许外蒙之独立,为避免将来纠纷起见,拟采取公民投票方式,投票以后,中国政府当宣布外蒙之独立。

接着,斯大林为了更多侵占中国领土,又提出外蒙的疆界问题。中国代表明确提出应以旧地图为凭。斯大林则坚持应以现有疆界为凭,所谓现有疆界,即苏联已把属于中国的唐努鸟梁海划入苏联境内;另一方面又将新疆一部分领土阿尔卑斯山划入外蒙。从此可见,斯大林侵华是步步逼人,寸土强夺。就这样,苏联不仅侵吞了唐努鸟梁海,割裂了中国外蒙古,而且又割去了新疆的一部分。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用了八年的艰苦抗日战争,流血牺牲,前仆后继,终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收回了东北和台湾。可是,斯大林通过一纸《雅尔塔密约》,却又夺走了中国的外蒙古。外蒙古的面积是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而东北和台湾的土地面积,合计也只是一百万平方公里。斯大林割走的外蒙古比东北加台湾的面积还多一大半的土地。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斯大林与东条英机有什么不同?

中共“抗日”叫得震天响,为什么对苏联侵华,割占去比东三省还大许多的中国领土,却一声不响?中共对苏联侵华不仅没有任何反对,反而大力支持,这不就完全丧失了中国人的立场了吗,他们与溥仪、汪精卫又有多少区别呢?

中共或许在观念上有一种认识,即把中国国民政府与中国国家完全分开,似乎苏联侵华是侵略中国国民政府,而不是侵略中国;苏联侵占的不是中国的土地,而是中国国民政府的土地。因此,对苏联侵占中国大面积领土,不仅听之任之,而且兴高采烈。从这里不难看出,中共还有一点中国人的味道吗?中共把中国国民政府挤到台湾去了,难道“老大哥”把割占去的中国领土,交回给了削尖脑袋想做“小老弟”的中共了吗?

外蒙古是一块巨大的试金石。用它可以区分谁是帝国主义,或不是帝国主义。用它可以区分谁是爱国,谁是卖国。凡是侵夺外蒙古的,就是帝国主义,就是侵略,不管它是沙皇,还是苏俄。苏联侵夺外蒙古,苏联就是帝国主义。凡是维护外蒙古为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就是爱国主义,反之就是卖国主义。

斯大林侵夺外蒙古,斯大林就是帝国主义者。

就是斯大林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帝国主义者,一个侵华恶魔。竟然被毛泽东吹捧为“圣人”、“导师”、“恩人”、“权威”、“经典作家”、“大救星”、“最亲密的朋友”。等等。

一九四九年底,毛泽东刚跨进莫斯科的大门,见到斯大林就卑躬屈膝的说:“维持雅尔塔协议的合法性是必要的”。他坚决维护雅尔塔协议,完全丧失一个中国人应有的骨气,成为一个卑微的卖国小人。

早在一九四五年六月九日,当杜鲁门总统在白宫接见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宋子文时,宋子文院长当即对杜鲁门总统提出中国政府对雅尔塔协定中有关中国问题的若干保留意见。同时宣称:“中国政府绝对不能同意让苏俄按照雅尔塔协定的规定,在东三省行使这样程度的控制权!中国一旦具有充分的力量,一定要以军事行动来解决这一争端——在今后五百年之内随时都可以这样做”。铿锵有力地表达了中国人民的决心和态度。表达了炎黄子孙,世世代代都不会忘记苏俄帝国主义者侵略、割裂中国领土的罪恶,以及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耻辱和伤害,即使几百年之后,中国人民也要报仇雪恨。

后来,苏联硬逼迫中华民国政府签定一份《中苏友好条约》。签约之后,日本已经投降,苏俄却仍派大批军队侵进中国东北来“抗日”。日本投降了,还需要你苏俄来“抗日”吗?

苏俄军队中,很多都是劳改犯人。这些苏俄军队侵进中国东北后,烧杀抢掠,运走中国东北全部机械设备,抢劫东北银行的黄金美钞。把个东北洗劫一空。不能搬走的,全部加以破坏。

由于苏联一再破坏中苏“友好”条约,中华民国政府于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声明,废除中苏并不友好的条约。

中华民国政府外交部部长叶恭超声明指出:基于中华民国政府所提出之事实及证据,联合国大会第六届常会于四十一年二月一日(一九五二年二月一日)通过决议案谴责苏联,指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就日本投降后对中国之关系而言,实未履行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中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所签订之友好同盟条约”。

苏联此种背信违约之举,已使中国及中国人民受有严重之损害与不堪言状之痛苦。

由于苏联不顾其在中苏条约及联合国宪章下之义务,继续对中国进行侵夺、敌对之行动,意图完全剥夺中国人民为一自由独立民族之权利。苏联此种行动,迄今尚在进行之中,而其狂妄暴戾之程度与日俱增,从而严重威胁东亚及世界之和平及安全。

在此种情形下,中华民国政府认为该约及其它有关文件既因苏联之行动而归于无效,中国自有权解除其所受该约及其它有关之文件约束,爰正式宣告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之中华民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友好同盟条约及其他有关文件为无效。中华民国政府并保留中国及其他国家人民对于因苏联违反该约及其他有关文件所受之损害向苏联提出要求之权。

经中华民国外交部声明废除中苏条约,很有必要。既废除该条约,自然外蒙古仍应列入中国版图之内。所以,中华民国地图长期把外蒙古看成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应该说明的是,当苏俄侵略外蒙古时,外蒙古的上层王公贵族和广大蒙族同胞是不愿意从中国分离出去的。只是由于苏俄收买一批贵族败类和叛徒,这些人就像中共匪徒一样,对不同意分裂的蒙族同胞,一律残酷杀害。所谓“公民投票”问题,也是在俄国刺刀下严密控制下举行的,根本不能体现民意。外蒙人民并不愿从中华民族大家庭分离出去。

由苏俄新沙皇斯大林主导泡制的雅尔塔密约,自签字至今已经过去五十八年。这五十八年的历史,不仅证明美国政府签定这个密约是错误的,更严重的是它影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和整个世界的布局。它给世界造成严重灾难和无法估计的损失。从美国来说美国签订这份密约,不仅是道义的丧失,出卖了中华民国这个在二次大战中同舟共济的老朋友,而是给中华民族带来无限的灾难和损失。由于这份密约,不仅使中国失去了外蒙古这一大块领土,而且使苏俄侵略军队得以长驱直入中国东北,烧杀淫掠,抢走东北全部工矿机械设备。更为严重的是它使苏俄帝国得以扶植中共傀儡政权;使大陆从美国的朋友变成美国的敌人,壮大了以苏俄为首的所谓社会主义阵营。使美国在亚洲变得很孤立。后来连续发生的韩国战争和越南战争,都是这份雅尔塔密约留下的祸根造成的。据说罗斯福总统之所以签订这份密约,是为了减少美国士兵在对日战争中的伤亡。可惜罗斯福总统未能活到五十年代,倘若他能看到韩战及越战给美国人员造成的伤亡和损失。不知他会有何感想。

美国政府签了一份雅尔塔密约,抛弃了一位朋友,惹来了一帮敌人。

倘若没有雅尔塔密约,就不会有东方社会主义阵营,就不会有战争的根源。世界和平就会早日实现,世界各国都可得到迅速发展。

所以这份雅尔塔密约,不仅损害了中国,也损害了美国,更损害了世界。这是一份最坏的密约。

从美国签订这份密约,说明美国当时的政治家对共产主义政权认识非常肤浅,没有看到这个政权的残酷性、狡诈性;只顾一时的小利,而损害了长远的利益。

现今中华民国虽然退据台湾,但仍然存在。这个中华民国本来就是一个独立、合法的政权。接受雅尔塔密约的教训,美国今后应该大力支持中华民国,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应该支持中华民国加入联合国。联合国本来就是中华民国加入创立的。这是历史事实,任何人都否定不了这个事实。中华民国并没有消失,她依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这也是不可否定的事实。任何人,任何国家,对中共政权不应姑息养奸,不应无原则退让,不应只为了眼前的一点经济利益,而损害根本的和长远的利益。与中共可以做生意,但在政治上,在原则问题上不应有丝毫幻想及退让。应该名正言顺,就是要支持中华民国。

俄国叶利钦极力鼓动江泽民攻打台湾的中华民国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中华民国一直坚持外蒙古是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在俄国人看来,把中华民国消灭了,就没有人再说外蒙古是中国的领土了。江泽民拼命叫嚷:“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就是要消灭中华民国,进而为俄国分割外蒙古合法化扫清障碍。江泽民卖国奴性十足,一听到“中华民国”四个字,就心惊肉跳,坐立不安。他就怕中华民国政府说:“外蒙古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中华民国政府应该以毒攻毒,与江泽民卖国贼们对着干。他们叫嚷“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中华民国政府就应该声称:“外蒙古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大陆也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

中国人民希望外蒙古人民在饱经俄国压榨,遭受无穷痛苦之后,能早日回到中华大家庭的怀抱。但不是回到中共的统治下。

中华民国九十二年十二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黄花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