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杨宁:陷入恐慌的民营企业家 可学荣毅仁退党

作者:
2005年10月,荣毅仁在北京去世。他留下了一份题为《我要对党说几句》的遗言,大致内容是:一个丧失信念的政党,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政党,一个脱离广大人民的政党,一个追逐金钱利益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国的。

近日,中共杭州市政府将100名官员进驻阿里巴巴等第一批100家大型私企。有网民表示,中共开始吞并私企了。图为在杭州的阿里巴巴总部

近日海外自媒体透露,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被弄进去近两个月,瘦了19斤,其被中共要求将海外资产全部转至国内,而中共对两个月前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马云,也提出了类似要求。虽然大陆媒体就王健林消失一事马上回应,但其话里话外都证实爆料属实,而其那句“似有借此恐吓所有民营企业家的用意”更道出了中国民营企业家艰难的处境。

众所周知,大陆风生水起的民营企业家无不依附中共高官和利益集团,一些人甚至充当他们的“白手套”,攫取巨额钱财。然而,随着中共在政治上“左倾”,经济上则面临下行的巨大压力,尤其在中美贸易战下,中共政治经济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民营资本开始被中共当局盯上。

最近两三年来,民营企业家出事的并不罕见。安邦保险吴小晖、“明天系”肖建华等许多民营企业大佬入狱,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蹊跷死亡,马云被退休,广州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被传遭边控,腾讯老板马化腾不再担任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卸任百度云计算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再到如今的王健林被短暂消失,等等,都让民营企业家感到了切实的寒意。此外,中共还直接派驻官员进驻民企,这使得中国民营企业家陷入恐慌,担心中国会退回到毛时代,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

曾任全国工商联农产商会代表的蔡晓鹏日前在“2019秋季新莫干山闭门研讨会”上,有关民企状况的发言网上广为流传,他表示“‘经济整治运动化’已经搞七、八年了。有的数据统计,一轮一轮不停的运动式折腾,波及了1000多万个经济实体,10多万亿的损失;还有国企和政府赖了民营企业10多万亿硬不还。民营企业你觉得过得好吗?我觉得过得不好。我有两个群,有2000多个民营企业家,没有一个说好的……”

他还指出:“企业为什么恐慌啊,公权太任性了!或纵容、鼓励或约束不住!近两年,中央发了不少文件,涉民企财产保护的,没有一条真落实的。甚至没有颁布追责公权滥用的法定程序。”

统计资料显示,中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而民营企业走到今天恐慌的地步,始作俑者正是不把民企当“自家人”的中共。刚刚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明确“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及王健林、马云被勒令将财产转回国内,显然无助于提升早已严重受挫的民营企业家的信心。而更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转移资产、海外移民正在受到限制。曾经沉醉在与中共高官和其家族成员觥筹交错氛围中的他们,此时或许才意识到与中共跳舞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其实,如果回顾历史,他们就会发现,早在中共建政后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彼时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已经预演了他们今日的遭遇。以被中共称为“红色资本家”的荣毅仁家族企业为例。

当年,荣宗敬、荣德生两兄弟白手起家,在无锡、上海等地创办了二十多家民营企业,并以“面粉大王”、“棉纱大王”享誉工商界数十年,对中国民族经济影响至深。中共建政后,荣德生和儿子荣毅仁选择留在大陆发展。

起初荣家父子得到了中共的扶持,其后,在中共抢夺私产的“公私合营”运动中,于1956年将祖辈辛苦创下的资产56间纺织、面粉等企业统统上交。荣毅仁还得到了中共的赞赏和重用。先是在195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长,之后又担任了纺织工业部副部长。

文革爆发初期,荣毅仁一家也受到了冲击。荣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铁柱打断,妻子杨鉴清更是昏死过多次,连他们因患大脑炎而精神有障碍的四女儿智远也未能幸免。此后,在周恩来的干预下,荣毅仁夫妇总算保住性命,但荣毅仁却被去锅炉房运煤,落下了腰疼病,而其眼底出血没有及时治疗也导致左眼失明。左眼失明后,他被派去洗刷厕所。

文革结束后,急于发展经济的中共再次想到了荣家在海外的关系,荣毅仁又一次被中共推出。1978年,荣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79年,则出任直属国务院的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总裁。荣毅仁凭借着自己的经商谋略、海外关系,为中共与他国的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概是为了避免重蹈其他企业家的悲惨下场,经历过中共残酷运动的荣毅仁先后四次申请加入中共,但却直到1985年69岁时才被批准。1986年2月,荣毅仁增补为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分工负责经济和民主党派工作。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入党的荣毅仁却三次申请退党。第一次要求退党与“六四”有关;第二次要求退党是因为与江泽民发生龃龉;第三次要求退党是2000年6月,这时荣毅仁已退休,代表各大花瓶党派出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开放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建议,江泽民叫其一边凉快去,荣毅仁一怒之下,不再参加党的活动,直到2002年12月江下台。

2005年10月,荣毅仁在北京去世。他留下了一份题为《我要对党说几句》的遗言,大致内容是:一个丧失信念的政党,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政党,一个脱离广大人民的政党,一个追逐金钱利益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国的。

荣毅仁的经历和最后对中共的认知、选择,当代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不妨仔细思量。在当前“天灭中共”和“三退”大潮掀起的天象下,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正在认清中共的邪恶并将中共与中国、中国人民区分之际,在香港民众以血肉之躯反抗中共之时,民营企业家们也不妨加入这其中,远离并退出中共,不仅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也为一个没有中共的新中国贡献一份力量。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