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方伟专访金里奇(3): 川普——被民主党选出的共和党保守派总统

川普自己走进了保守派的阵营,而这个保守派阵营秉持的就是上帝所订下的道德理念、政府原则、经济原则等等。所以川普推出的所有政策,今天看,全部都是清一色的保守派政策。川普是保守派在美国复兴保守主义、回归传统的四颗珍珠中的第四颗。

川普总统对全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与会者说:你们终于有你们的总统了。

目前美中贸易战显示,美国与中共正在进行空前的、公开的角力。尤其川普上任后,虽然民主党、共和党两党对很多政策和理念看法不同,但两党对当今中共的看法却出乎意外地相当一致。彭斯副总统10月24号针对美中关系的演讲中定义两国关系为“战略和经济上的对手”。

最近美国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国会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新书《川普对决中国: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阐述了他对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共的看法,和为什么他认为中共的崛起对美国的持续繁荣与安全构成了最大的挑战,以及美国的应对策略和计划。他的这部书引发了各方关注。金里奇是共和党籍政治人物,曾于1995年至1999年间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具权势的众议院议长之一,是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也是一位历史学家,被认为是当下美国最注重经济、社会、政治和安全事务的保守派领袖之一。

《希望之声》资深节目主持人方伟对金里奇进行了专访,本系列文章将陆续为您呈现这次专访的精彩内容。本文(采用第一人称)将开始展现当代保守主义代表人物川普总统,是如何与保守派理念一拍即合的。

(接上文:方伟专访金里奇(2):里根总统复兴保守主义的三大成就)

川普是被民主党选出的共和党保守派总统

美国复兴保守主义的第四位代表人物,就是现任总统川普。但是,对于川普到底是不是一位保守派,这是很多人,尤其在大选的时候以及川普上任初期,很多人都持有的一个问题。

因为我毕竟采访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人士,我这么来说吧:川普是民主党所选出来的共和党保守派总统。其实就是因为民主党极其左倾的政策,让很多原来美国民主党的基础群众,就是蓝领的中西部工人,让他们失望至极,而川普他能够和这样的民众对话。其实2016年大选,川普也不是共和党全体出动把他选出来的,很大程度上是这些民主党的基本群众选择的结果。钟摆摆到极处,物极就必反,所以民众态度就是:适可而止(Enough is Enough)!他们就把票投给川普,川普就是这么进的白宫。

川普入主白宫之后,保守派共和党发现:发生了什么?!我们竟选出了一位比我们能够选出来的最保守的总统还要保守的总统,就是川普。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有想到川普是这么一个人。

想想看,川普早先是民主党人,后来是亨利·罗斯·佩罗(Henry Ross Perot)的改革党人;而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商人。商人就是机会主义者,川普又给民主党候选人捐款,又给共和党候选人捐款,他谁都捐款,他什么都通吃,所以川普应该是个“不讲原则的机会主义者”。他选上总统之后,怎么就变成了一位彻彻底底的保守派了呢?这也是保守派搞不明白的事情。

金里奇谈川普总统与保守派一拍即合的原因

金里奇就说(我帮他总结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川普毕生经商,非常聪明,非常知道民意,非常知道常识(Common Sense)。就是说,川普的那个常识性很强,他知道老百姓真的在想什么,他能洞悉社会的实际面。在他眼里看,保守派的政策才是行得通的,奥巴马代表的那一套自由派政策是行不通的,他能感觉到,他能看到。

另外一个是,川普已经年龄够大了,70多岁,他其实不仅经历了美国保守主义的兴起,从古德沃特一路过来,他也知道美国的建国原则,当初学校还教的时候,他知道美国建国原则的历史是什么。所以说穿了就是,他是一位懂美国历史的老爷爷跑来当这个总统,他能循着美国先父的指点一路回归,并且他能够知道整个几十年下来,到底什么是行得通,什么是行不通的。

这是金里奇所讲的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跟保守派一拍即合的原因。

川普对美国保守派的应答:你们终于有了你们的总统

但是我的看法有一点点不一样。我其实同意金里奇说的这两点,同时我要补充的一点是什么呢?你要仔细观察川普的话,他在2010年之前,他确实是对那些只要是跑到头位的,不论什么党,或者他认同的人,他都给他们捐款。2010年以后,他再也没有给民主党捐一分钱,他就只给共和党人捐钱。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微妙。我在2007年参加过美国全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简称CPAC),这是保守派阵营每年最大的集结。在那一年我去的时候,大概总共3000人,有1000人是小孩,他们自己把自己小孩带来,从小就教育:你就要跟着爸爸妈妈继承我们美国的传统。所以凑起来就3000人而已。

川普后来也参加了CPAC,他被请去做发言人之一。但他并不是他们之一,因为川普他从来不讲保守派的哲学,不去讲他们的纲领,他就是个商人。在川普选上总统的第二年,从那至今,川普年年都去CPAC。以前大会请总统去是不容易的,有的时候派个副总统打发一下就完了。川普第一年去的时候跟他们说了这么句话:你们终于有了你们的总统(You finally got your president.)。什么意思呢?因为川普对他们的感受就是我在2007年对他们的感受,他们非常苦闷。

美国的保守派其实是美国的玄门正宗,他跟美国的建国宪法是一路对过来的。但是在现代这个政治版图的漂移之中,保守派被边缘化,他成了一堆异类,包括茶党(Tea Party)那帮异类,其实他是美国传统思想、美国价值的玄门正宗。但是他们已经被搁置偏门了,被现代社会推到非常偏门了。他们非常苦闷。

2007年时总统是小布什。小布什来,他们一边听小布什讲话,一边在那儿叹气说,这个人不是我们的总统。所以当川普跟他们说出这个话的时候,川普是在应答他们长久以来的苦闷:你们盼你们的总统盼了太久了,盼得也太苦了,你们今天终于等到你们的总统了。所以即使他们那时还没认定川普是他们的人,川普已经认定:我是你们的人了。

川普—美国复兴保守主义、回归传统的第四颗珍珠

在我看来,近10年川普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就是一步步让自己走进了保守派阵营。但是他没有讲,他不去唱高调的。川普讲话,他不跟你唱高调的,除了正式的国会演讲,人家写手给他写的东西之外,他平时讲话不讲高调。但是他的思想确实在过去10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真的走进了保守派阵营。

保守派讲正统道德的,所以川普以前年轻的时候,你说他花花公子也好,你说他讲话口无遮拦也好,随便什么都讲,等这些方面,如今老年了大家就以这个事情诟病他:就这么个人,他怎么能领导我们的国家呢?他肯定是一个不好的总统嘛。那些反对派的人就这个论调。

但是川普他在晚年确实是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变化,他自己走进了保守派的阵营,而这个保守派的阵营秉持的就是上帝所订下的道德理念、政府原则、经济原则等等。所以川普所推出的所有政策,你今天看,全部都是清一色的保守派政策。所以对保守派阵营他们来说,你看当他们上电视那个表情啊,这两年每个人都笑开了花一样的。他们从心底里高兴,他们捡了个大惊喜,他们根本就不曾想到川普是位保守派总统。川普是保守派在美国复兴保守主义、回归传统的四颗珍珠中的第四颗。

小故事:金里奇用“异类”说自辞川普副总统

我先讲个小故事,金里奇和川普的关系。川普投入共和党竞选的时候(因为川普其实都不是个共和党人),共和党的十几位那么棒的人在那参选,他就稀里哗啦把大家都打下去了,大家都很恨他对不对?还拼命攻击他。在很多共和党建制派的人攻击川普、骂川普的时候,金里奇是很少的最早跑出来说服大家、支持选川普的这么一个政治人物。结果川普后来选副总统的时候,大家都传出来说,金里奇是川普的副总统人选之一。当时川普有三个人选。

金里奇后来对媒体说,那个时候,有一次他跟川普吃饭,他就跟川普说:你呢是个异数,一个异类,我也是个异数,也是个异类,我们俩加在一起,人家会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你一定要找这样一个副总统,他能让大家听得懂的帮你说话,帮你在老百姓跟你之间做连结,这样比较好。所以我不能当你的副总统。金里奇自己把这个副总统推掉了。当然后来就选了彭斯。金里奇说,彭斯非常好,彭斯大家都能接受,这太好了!川普当总司令,彭斯来当跟大家解释的人,这非常合适。从这里可以看出,金里奇跟川普的关系和对川普的影响力。

金里奇新书《川普与中国对决: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是一本怎样的书?

话说到这里,就说到金里奇的这本新书了。这本书对川普的影响也会很大。这是怎样的书呢?

金里奇在过去近十年之内,他写的书都是宏观政策,题目都很大。比如,《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但真的不为过。他从中国春秋战国开始说起,然后说到今天的亚洲、欧洲、非洲几个大陆的事情,“一带一路”的事情……他讲的就是美国的国策,他对美国国策做了一个很大的分析。这本书观点非常鲜明。

我就用他新书的最后的话来概括说明这是一本怎样的书。他说:川普有一个美国梦,叫做「让美国更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习近平有个中国梦,让中国大陆成为世界的第一强国。这两个梦,是互相排斥的,如果川普的美国梦成功了,习近平的中国梦就不会成功;如果习近平的中国梦成功了,就再也没有美国梦了。这是他的核心观点。

最后他强调说,习近平不代表中国大陆的人民,习近平代表的是一个党、共产党;中美之间的较量,不是民族之间的较量,也不是东西文明的较量。因为什么呢?想想看,中国大陆如果今天执政的政府不是共产党,而是一个正常的政府的话,所有的这些政策、川普的政策都不会拿出来。

所以从此可以看出,他其实是讲美国川普对决的是中共,并且是你成我就败,我成你就败,不存在双赢的。书里讲出了所有的道理,所有论据,包括解决方案。他说,我不光给问题,我还给解决方案。因此这是一部非常全面的书,300多页,叫做《川普与中国对决: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

10月29日,金里奇在南加州大学就这本新书做了演讲,方伟和记者馨恬都有参加,并和金里奇有所对话。有关方伟对金里奇的专访内容,请继续观看后续报道。

(待续,敬请关注)

方伟专访金里奇(1):美国保守主义的复兴与四大代表人物

方伟专访金里奇(2):里根总统复兴保守主义的三大成就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方伟、记者馨恬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