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允: 生活费两元吴花燕事件诘问中国“扶贫”

作者:

因贫致病的贵州大学生吴花燕(视频截图)

近日,贵州大学生吴花燕每日生活费仅两元人民币,因贫致病的事件披露后,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在每年军费超万亿的中国,为什么还有大学生靠每天两块钱长期生活?中国的扶贫制度出了什么问题?

“医院就说我是营养不良”,这是吴花燕面对媒体采访时的口述。

吴花燕的遭遇在中国民间引来广泛同情,同时也让中国贫困问题再次曝光在大众面前。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通过发展经济和各种政府项目,大幅度减少了贫困人口,赢得世界赞誉。但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数据,到2017年为止,按照国家贫困线的标准,中国还有3.1%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人数超过三千万。这些人口的年均收入在两千三百元人民币以下。

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政府采取了多种扶贫措施,也多次调整扶贫政策。2013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湖南湘西考察期间,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方针。自那以来,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以此为思路,展开扶贫工作。

但熟悉湘西地区的人口学专家易富贤告诉本台记者,至少从湘西的情况来看,目前的扶贫措施还很有局限。

易富贤:“这种格局是一个小格局,我是在湖南湘西,湘西这个地方贫困的最大问题是没有年轻人,这样地方经济就发展不起来。政府就要持续地输血,这种方法是不可持续的。”

长期关注中国贫困问题的民营企业家胡力任,曾多次考察贫困人口集中的贵州省。他指出,地方政府在对待扶贫款的使用上也存在问题。

胡力任:“所有的扶贫资金进入这些所谓的贫困地区,是不会全额到底层贫困人口手中的,都是被当地政府克扣了。比方说,有五个亿进去以后,就以当地做建设的名义把这些钱拿出来了,比方说修路等等。”

与此同时,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日益拉大。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今年4月发表的一份统计报告,中国收入位居50%以下的群体在社会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从1978年的27%下降到2015年的15%。这个比例,高于美国的12%,而低于法国的22%。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曾指出,显示居民收入分配不均的一般标准基尼系数,中国从1990年以来上升了十五个基点,达到五十。中国已从1990年适度不平等的国家,进入了最不平等的国家行列。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在2020年彻底消除中国的绝对贫苦人口。

易富贤认为,这种提法并不现实:“这可能是从国家某一个层面来说的,但从具体来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你不可能很当真。怎么可能啊?这么一个大国。目前国家三、五年的政策,你没有改变根本的面貌,没有发展起来,必然会有贫困。”

中国澎湃新闻社也早在今年初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无论是国际的还是中国的贫困人口,统计口径不断在变化。即使是2020年消除了统计口径上的绝对贫困人口,依然有大批相对贫困人口存在,中国的扶贫任务依然任重道远。

胡力任则指出,目前中国政府所制定的扶贫标准也有问题:“我们所谓的脱贫,不仅仅是一个吃饱饭的问题,应该是包括医疗、教育等所有方面,都需要有一个完善的机制,这个才叫脱贫。打个比方,你没有受到良好教育,你只是吃饱了,你能说你脱贫了吗?”

获得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教授埃斯特·迪弗洛和阿比吉特·班纳吉在研究中指出,贫困的境遇导致穷人无法获取有效的生活信息,在生活中无法摆脱各种困境,这是他们致贫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