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习主席行了 毛主席完了”——贸易战衍生猪肉政治

作者:

美中贸易战的利好消息传出,尽管中国股市并没有较为兴奋的反应。同时,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即是说,中国方面开出的“全面取消加征关税”(不只是25%升到30%那部分)作为大量进口农产品的条件,是否被美国接受,仍有悬念。好一点的情况是,这个条件提出来后,第一步协议实施后,再慢慢谈。

无论如何,贸易战对中国社会心理产生的巨大影响,远远超过经济层面。直言之,习近平数年民生牌的好效果悄然归零。

有扎实调查形成的分析数据可以证明上面的结论:

第一,2019年5月初—9月末,一百五十天,纯猪肉上涨172.6%,猪骨上涨126.8%;同时,其他肉类(主要是鸡肉)被带动上涨75%,而蔬菜则环比(九月比八月)上涨30%——这里面天气变冷因素占到一半。

第二,2019年1—9月,县级财政完成预算的38.3%——时间过了四分之三,任务完成为四分之一点五二。到年底最好完成率不会达到65%,除非到十一月末,央行有“不言而喻”的提闸行为,容忍地方经济实体将贷款绝大部分变通为地方财政收入(其如企业“借给”税务机关“税钱”即被迫提前缴税)。

第三,前九个月的中央级预算收入水分很大,因为从地方上解而来的部分,靠信贷形成的比例不会低于30%,这是最保守的估计。但贷款缴税不犯法,只缴纳应缴部分不违规。

贸易战期间尤其激烈时段,中国宣传系统绝对不提国内受影响程度,而是以对美国总统的人身攻击来做替代,以数据指谓美国农业损失惨重更是不二法门。中国的宣传完全陷入罪性,比起过去曾有过的“讨伐中宣部”之知识精英激愤,现在“血洗宣传系统”的情绪在通过网络了解世界的青年中颇有之。当然,任何“血洗”都是不值得鼓励的,但若社会发生崩解性情形,民众手提镐头、棍棒“捣毁宣传系统”的可能性是大概率事件。相比于政法系统,宣传系统更为体制外知识精英所仇视,因为:(一)毕竟政法系统对基层民众还有一个基本保护,尽管“警察脱下防寒服披在雪中老太身上”那样的细节不乏形象策划因素,但政法系统向民众提供稀缺性保护还是基本事实;(二)宣传系统除了站在高端进行蒙蔽,剩下的就是展示利益权威——每年公务人员的“年终精神文明奖”决策权在宣传系统,而这项财政支出占到地方财政支出的5%,是基层公务人员收入的六分之一。

反腐不指向宣传部门是基本事实——成本不到千元的习近平新时代思想墙体化横幅,可以在宣传经费里面报销到七千元。有体制内一线经济官员说:“除了卖摇头丸,就数着宣传部赚钱了。退了休,咱要是开个这样的买卖儿就好了!”

在国安委运行机制中,宣传系统是重要参与者,由它提出对体制外(有时会包括一些体制内的)知识精英的安全监控意见,其如,某位学者在境外发表一篇(不管是否政治性的)实名文章,会遭遇国安委宣传构成人员的圈注。圈注(下载打印)后,交由国安委办公机制讨论,而后交给公安国保“去作业”——找作者(学者)谈话,实施劝诱、威胁等。

特务统治中的言论控制导致了古典悖论复现,是为“忌则多怨”(语出《左传·僖公九年》,秦穆公评论晋惠公)。白话说,就是统治体系禁忌越多,积累的社会怨恨就越多。所以,上面说到“血洗宣传系统”,在社会崩解时期是很有可能的。既然捣毁的暴力行为出现,其稍微升级就是“砸烂狗头”了。制造越来越多的禁忌成为最好的政治正确,也成为最微妙的形式主义。据悉,一位女教师因为稍有工作不满而在即时社交平台说了几句不满,被自己的上级“连夜召见”(从乡下赶到城里)。据悉,全国不少初级法院有自己的内部条规,那些条规比程序法更有作用。

一般百姓的怨恨或许能被宣传系统的蒙蔽降低不少,但是,贸易战带来的猪肉价格飞涨,使得他们不再相信习政治的民生牌。“喝上肉汤”是朝鲜的国政目标,并被中国人在网上讽刺,但是,现在“喝上肉汤”却成了不少中国人的奢望。猪肉越来越政治化,中国的“猪肉政治”已经成型。这里的猪肉政治不是指北京的中央层级有副国级领导人专门出来“抓猪肉”,而是说,习政治的民生牌在猪肉一节上大败,从而导致了“不及格”情况下的“五十九分全算没努力”。

在实际生活中,低档餐馆或是减少纯猪肉类菜品供给(其如小炖肉与红烧排骨只留一种),或是减量(其如一份红烧排骨由原来一斤半减到一斤),或是加价(升幅均不低于25%),而加价并减量的情况亦有之。一些就餐者调侃说:“血压高的,省药了!”

中档餐馆提价幅度较大,未见可观测的减量,但是,约有70%的毛氏红烧肉菜品供给者取消了这道菜。因此,有官员身份的人在十分私人场合开玩笑(也是表达对习政治的不满),说:“习主席行了,毛主席完了!”可以说,猪肉政治大大动摇了中国左翼政治的基础。这里的左翼政治不仅仅是指习近平“回归毛泽东”的政治一系,更指向民间与官场交集的“崇拜毛泽东”之政治化程度较低一系。当然,无论是“回归毛泽东”还是“崇拜毛泽东”,都是没有真正理解毛泽东的表现。

在思想本质上,毛泽东有深刻且微妙的亲美情节,其如青年时期对华盛顿的崇拜。再如,在文革之前,毛早年经杨昌而受的洛克主义还起作用。毛泽东赞某个合作社而言“一张白纸可画最新最美图画”,就是洛克人类理解能力论及教育理念“Tabula rasa”(拉丁语)的翻版。后来,毛的“德智体全面发展”主张,更是对洛克德在智先主张的化用。有这些,才有毛在1969年一改持久战而为主动联系的对美改善(促建交)决策。

从思想底蕴山,习近平不可能“回归毛泽东”,而是学习斯大林。斯大林郑治的根本就是“多忌”,最后,消灭了体制内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现在,更多的俄国知识精英醒过味儿来,指称斯大林消灭精英的国策才是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而不是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也不是勃列日涅夫的腐败泛化,更不是戈尔巴乔夫的公开性政策。应当说:消灭一个文明,在于消灭它的道统。文明的道统就是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精英意识的效用在于在危机时期、危亡之际承担社会责任。至于已经被念得俗滥的“灭国去史”,连三流的见识都达不到。不足与论!

以消灭道统为己任的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不会实质性“斩获”。就算美国农产品大规模进口后,中国猪肉价格降下来,也不会回到今年五月前水平。而今的中共党内,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公开发表不当言论”。如果不是级次比较高,加上在官场竞争结下私仇,没人会举报此类言行。“习主席行了,毛主席完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官员自身的思想灰化程度,就是说:当官没了自尊,甚至官员身份成为高端私人交际中很没面子的符号。所以说,贸易战产生的猪肉政治绝对不是一件简单事情。从战略学上讲,贸易战的真正效果已经超过了经济博弈本身,而成为改变中国社会广义政治生态的基因改造工程。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纵揽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