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卢峰:警队抗命 纪律废弛惊人 周梓乐同学死得不明不白

作者:
当前警权无限大,外界已无法监察他们的运作;警队上下为了保护自己人或他们口中的手足,委实大有可能在调查中故意忽视某些重要证据,故意隐没某些资料,令调查报告结果对他们有利;而在没有其他佐证及独立证据下,死因裁判官根本难以接近真相,更遑论作出最接近真相的裁决。最终可能以死因不明、死于不幸结案,没有人或机构需要负责。对周同学而言这等同沉冤难雪,对他的家人、朋友、大学同学而言则是难以释怀。

警方发言人、高级警官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警队跟科大周梓乐同学的死亡案件无关,更指市民提出的各种指控包括阻碍救援导致失救是中伤及谣言。可市民的反应很清楚,就是不相信、不接受、并坚决要查明真相洗雪冤情,特别是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全方位调查案件,不让警方自己查自己。

警谎失控须独立调查

市民的要求绝非不理性或不合理,而是在警暴、警谎失控的情况下唯一可行的出路。首先,尽管领展据说已公开所有CCTV片段,但周同学从停车场堕下死亡的惨案仍然疑点重重,既不清楚周同学在停车场徘徊的原因,也不知道堕楼前关键的时刻发生什么事。此外,究竟警队当时在将军澳的各项行动包括驱散、肆意放催泪弹跟惨剧有何关系同样未能厘清。若不深入、全方位调查,周同学不幸死亡便会成为永远的冤案。

警队不是承诺认真调查案件,并会交由死因庭检定死因,为何还要搞独立调查?很简单,由警队自己查自己根本没有说服力及公信力,甚有可能出现隐瞒包庇的情况。试想周同学的堕楼案刚发生时,那位女指挥官信誓旦旦说防暴警察是在周同学堕楼后才进入停车场,也没有阻碍救援工作,以此撇除警队跟惨剧无关。

可当有市民提供片段证实警队在周同学堕楼前曾派人进入停车场后,那位指挥官才再开记者会急急澄清,说事发前一个多小时确有防暴警察到过现场,但其后已撤走,所以案件依然跟警方无关,明示暗示警队没有责任。问题是当警队连一些显而易见又无关痛痒的事实也刻意遗漏及隐瞒时,公众怎么能信纳他们不会掩藏起更关键的证据及事实,怎能接受他们跟事件无关的解释。

事实上当前警权无限大,外界已无法监察他们的运作;警队上下为了保护自己人或他们口中的手足,委实大有可能在调查中故意忽视某些重要证据,故意隐没某些资料,令调查报告结果对他们有利;而在没有其他佐证及独立证据下,死因裁判官根本难以接近真相,更遑论作出最接近真相的裁决。最终可能以死因不明、死于不幸结案,没有人或机构需要负责。对周同学而言这等同沉冤难雪,对他的家人、朋友、大学同学而言则是难以释怀。

前线纪律废弛如恶棍

更何况现时警队纪律之废弛已到了惊人的地步,前线人员不管是防暴警或一般警察对文官包括特首固然不放在眼内,随意公开批评;对上级指挥官、高层警官提出的指令或劝告同样公然违抗,自把自为。前不久市民跟警队在多个地区商场附近发生冲突,有传媒拍摄到指挥官指令防暴警不要进入商场,但结果他们照冲,视指挥官的命令如无物,结果酿成更严重的冲突。

另一方面,警队高层包括那些主持四点钟记者会的发言人一次又一次说警员不应称市民及抗争者为“曱甴”,不应用侮辱性语句指骂市民,不该妨碍记者的正常采访。实情是,前线警员在执勤时几乎天天骂市民是“曱甴害虫”,又以粗口辱骂街坊。上星期五周同学不幸身故,还有前线警察说什么“死了一只曱甴”、说要开香槟……这些大规模违规、不顾纪律及专业精神的表现,反映前线警队已不是什么纪律部队,而是一群滥权滥暴的“恶棍”。

至于对传媒、记者更是充满敌意,妨碍采访拍摄成为常态,动粗打记者及无理拘捕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由这些自身不正的人查自己的过失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没有任何过失。这样的调查怎能取信于人,怎能让公众心服口服。

上周末,协助监警会调查逆权运动的海外专家小组发表声明,指监警会的能力与权力不足以应付事件的规模,必须大幅增加独立调查能力。更好的做法是由有足够能力与权力的独立机构调查今次运动,只有这样才能符合国际监警组织标准。海外专家没有政治倾向,纯以经验及国际标准作依据提出独立调查的建议。特区政府、警队还有什么理由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呢?难道他们要任由周梓乐同学不明不白的死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