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破产中失信暴增8倍 赌输两次中共 第三次赌筹码是… 调查:上百德企都要撤了

由于中国经济放缓,地方政府财政状况恶化,因无法向承包商付款被起诉,今年前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中国法院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暴增7倍多,数额暴增50%以上。德国中国商会发布最新年度商业信心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一被调查的共104家德国企业已经决定或正在考虑撤离中国。中国知名经济分析人士蛮族勇士此前撰文分析,为经济增长,中共已经赌输两次,地方政府就是第二次赌局的赌注之一;而不甘失败的中共,再次走上赌桌,这次赌上的筹码是什么。

831个中共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名单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12日报道,由于中国经济放缓,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恶化,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而被起诉,今年前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中国法院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仅为100个。

截至今年10月底,累计拖欠承包商69亿元人民币,而这个数字在去年底为41亿元,涨幅超过50%。

如果加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所拖欠的款项,这个数目将会更大。地方融资平台和地方国营企业一直是债务违约的高发领域,过去三年有1000家这样这样的经营实体被列入失信名单。

报道指出,违约案件激增显示中国很多地方政府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前景。随着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跌至6%的30年来低点,许多企业倒闭,房地产步入寒冬,政府卖地收入锐减,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很多地方政府陷入收支失衡的窘困。

数据显示,不同规模的地方政府都位列其中。就在上个月,江西省会南昌因此前拒绝支付1.61亿元的欠款,被法院判定为失信人。

报告:近四分之一的104家德企欲撤离中国

德国中国商会周二发布的年度商业信心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一的会员企业已经决定或正在考虑撤离中国。

2018/19年度“德国在华企业商业信心调查”的结果显示,在商会的526个会员当中,有23%的企业已经决定或正在考虑从中国撤离它们的加工线,它们当中的三分之一准备完全撤出中国,其余的公司将会把它们的部分业务和加工线转移到海外,特别是拥有更廉价劳动力的印度或东南亚国家。

在104个已经决定或准备撤离中国的德企当中,超过七成提到了生产成本,特别是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三分之一的企业将其归咎于不利的公共政策环境,而四分之一的企业认为美中贸易战对他们造成了影响。

根据这项由德国商会对526家在中国大陆成员公司的年度调查,10%的公司已决定撤出他们在中国的生产,13%的公司正计划这样做,共计占比达到23%,这一数字比2018年的19%已经升高4%。其中三分之一的公司计划完全撤离中国,其余的则只是部分搬移至其他国家,主要目的地是印度或东南亚国家。

已赌输两次的中共面临终极难题,第3次赌博的筹码是产业链

831个地方政府因财务恶化无法偿付承包商款项的消息,和德国企业正在撤出中国的消息,印证了中国经济分析人士蛮族勇士(老蛮)此前的分析,中共为经济增长,已经赌输了两次,地方政府是第二次赌局的赌注之一,而第三次赌注,则与产业链相关。

据老蛮10月20日的长文分析,在经济增长的赌桌上,中国已经赌了两次了。第一次2008年参赌的结果,是取消了地方债的发行限制。第二次2016年参赌的结果,则是把老百姓、地方政府等当成终极借款人。毫无疑问,这两次赌局,都是有一波自称精通西方经济学的国产经济学家,在背后作为智囊的。很明显,中国两次都掉进了坑里,被这帮国产智囊坑得输光了筹码。现在,中共有第三次参赌的机会,这一次押上赌桌的是产业链。

老蛮省略了第一次取消地方债限制的参赌过程,直接从中国央行将老百姓作为超发货币的对象,即终极借款人这个赌赛讲起。

老蛮说,央行的总资产,就相当于基础货币。银行拿着央行提供的基础货币出去放贷,贷款回流银行变成存款,就构成了货币循环现象,由此出现货币乘数效应。

图:2008年以来中国央行历年的资产表(作者制表)

老蛮根据《2008年以来中国央行历年的资产表(作者制表)》变迁写道,央行总资产从2008年之后,在大多数年份都处于剧烈的扩张之中,其间在2015年萎缩了一次,萎缩幅度为-6.0%(31.78万亿/33.82万亿-1),这是由于当年度股灾爆发,巨额国际热钱撤出中国,作为央行最重要资产的外汇占款(央行为了兑换外汇流入而印出来的人民币,随着外汇流出被动减少)因此减少了2.22万亿人民币。2016年外汇占款继续减少2.91万亿,但是当年度央行总资产反而增加了1.92万亿,这是由于中国央行从2016年初开始启动了宽松模式,也就是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等新型印钞模式,央行作为最终贷款人,向各大商业银行提供借款,商业银行只需要拿手里的各种债券作为抵押就可以了。在数据上,2016年央行向商业银行借出了足足5.81万亿人民币的债,足以填补外汇占款减少带来的窟窿。

老蛮写道,从上述文字可以看出,央行总资产从2008年之后,大多数年份都处于扩张之中,到了2019年,人行总资产丧失了增长性。截至2019年9月底,人行总资产为36.20万亿,对比2018年底37.25万亿,降幅为-2.8%,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逆转。出现这种逆转的原因在于,人行向商业银行的借款,已经丧失了增长性,截至2019年9月底的借款额为10.68万亿,较2018年底的11.15万亿,降幅-4.2%。

老蛮解释说,人行以债为锚印钞的印钞模式,在于要找到最终的适格借款人。人行印钱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并不是资金的最终使用方,它必须把钱放贷出去,借给各种各样的适格借款人,比如购房人,比如企业,比如政府。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2016年中国启动“以债为锚”模式,到2019年,短短三年时间,适格借款人就已经用完了。

首先,综合手机、汽车、服装、饮料、白酒数据,居民购买力剧烈萎缩,这意味着城镇居民这个借款人的萎缩;伴随终端消费市场的萎缩,企业的投资欲望也随之萎缩,这意味着第二类适格贷款人——企业,也进入萎缩状态。体现在数据上,就是产业投资的剧烈萎缩,并带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下行。

第三个适格借款人,中央及地方政府,今年以来确实是拼尽全力在借债花钱。在财政收支方面,今年前三季度的总赤字规模达到3.65万亿人民币,远远超出去年同期的1.78万亿,足足翻了一倍。与此同时,国债发行规模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6%,地方债发行规模同比增加了10.1%。老蛮估计,到今年年底,大概可以发出5-6万亿左右的地方债,但是,相对于当下超过60万亿的年度总投资,超过190万亿的M2(货币总量)来说,实在是作用有限,根本起不到显而易见的拉动效益。

老蛮总结说,三大最终借款人,居民、企业和政府,其中居民已经被掏空了,短期内不具备借钱花钱的能力;企业面对着严重缺乏消费力的市场,绝不可能花钱扩大产能;政府虽然极力扩张债务,但是今时今日的政府借钱能力非常有限。这就是目前中国政府在货币金融领域面临的终极难题: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遇到了最终借款人不足的尴尬局面,导致想要宽松,都宽松不起来。

中共这次赌上了产业链

老蛮分析说,到现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当政者面临一次终极考验,是要踏踏实实的面对困难,解决困难,想尽办法给老百姓增加福利,补充底层的购买力,从而提升企业的投资热情,一步步的填上经济发展过程中留下的坑,还是继续迷信自己是天生赌王,逢赌必赢,将所有的筹码都拿出来,拿到国际经济的赌台上去试一把手气,赌一把大的。

老蛮说,按照目前的政策走势来看,这一次中国的当政者依然没有选择离开赌桌,踏踏实实的回头去填坑,还是选择了赌,而这一次押上赌桌的是产业链。

老蛮表示,如果这次赢了,中国或将会赢下相对完整并且具备独创性的科技产业链;而如果输了,中国已经在手的完整的基础制造业产业链,都将会外迁,其中大部分附加值较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会被打散然后迁移到东南亚和南美各国,大概率每个国家都只能获得产业链上的一部分,不会出现一个国家发展出整套产业链的情况。其中有少部分附加值较高的,则会回迁欧美日。

老蛮认为,这场关于产业链的赌局,现在各方的筹码都已经摆了出来,最后一张牌,也已经发到台面上的每一位玩家的手里。在今年的最后这个季度,每一名玩家,都会揭开牌面。至于这场赌局的结果,请过完今年的最后这个季度再看吧。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