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感人故事:当中大校长也吃了催泪弹 庆幸能和他们一起经历

11月12日从早到晚我也待在校园,下午因拍摄警察冲入校园拘捕学生,被警方射了一脸胡椒喷雾;晚上警方最后驱散时,使用了水炮车,我和旁边的记者以及学生由头到脚,都沾湿了带有催泪化学成分的水,整个身体的皮肤焯热得像火烧一样,需要立即脱去衣物清洗。但我的经验一点也不特别,因为贵为中文大学的校长段崇智,警察也在他面前开橡胶子弹和催泪弹。

11月12日从早到晚我也待在校园,下午因拍摄警察冲入校园拘捕学生,被警方射了一脸胡椒喷雾;晚上警方最后驱散时,使用了水炮车,我和旁边的记者以及学生由头到脚,都沾湿了带有催泪化学成分的水,整个身体的皮肤焯热得像火烧一样,需要立即脱去衣物清洗。但我的经验一点也不特别,因为贵为中文大学的校长段崇智,警察也在他面前开橡胶子弹和催泪弹。

相比前一天,警察在拘捕之后,未有退回桥上驻紥位置,而是长驱直进,冲进校园三百米,并向中文大学全体学生使用的运动场,开枪并发射催泪弹。学生把运动场的跳高软垫及一辆车焚烧,隔岸也看到中大山城升起浓浓黑烟。

学生震怒,校友震惊,原来只有百馀人抗争,一下子整个香港的人,都冲入中大校园,有人开电单车协助义载,校友赶回来声援。

段校长步向警方防线,学生紧紧跟随,警方遥远用扬声器大喊︰「段校长你别过来,你后面很多暴徒带着武器!现在不是谈判和对话的时候!」当时有人向警方防线方向射雷射光,警方指控这是「普通袭击」,因而开了催泪弹,学生于是从山坡上掷下燃烧弹回应,警方于是向山坡上开橡胶子弹及催泪弹。段校长一行人唯有后逃,场面混乱,记者也在催泪雾中找路,险壤人踩人。

此时,学生一涌向前,用中式酒楼那些巨型圆型木枱面所掩护,一边向警方扔汽油弹,一边推进,圆型桌滚来滚去,黑衣人就以躲在后面移动,双方激战,警方的子弹声,每几秒一响,橡胶子弹打中伞阵「啪啪作响」,有一阵子催泪弹频密得处身浓雾,完全看不到前路。

-------------

昨天(12日)我在现场,距离冲突处有大约50米距离,因风向烟没有飘到我那边。

突然有全身装备的学生(我不认识的)跑来我和我太太身边哭,说他拍下影片,是校长准备去谈判时警察先射催泪弹。他很激动,一边哭一边说他们保护不了校长。我看他们需要的,只是我们在现场。

当我们安慰这同学时,另一我的学生(但他戴了猪嘴我认不出他)跑来,硬把他的头盔戴在我头上,说我更需要它,我更「重要」。我即把头盔还他,他不要然后就跑了。我把头盔给了先前来哭诉的同学。

这叫我情何以堪?我们其实甚么也做不到的,他们反而在著紧我们的安危。这些是大陆官方口径的「废青」吗?他们有热情有关怀,愿意守护他人为他人付出。与他们相比我才是真正的「废中」。

我庆幸能和他们一起经历,也庆幸香港有这群青年人,我不会离弃他们。这是我昨晚亲历的小故事。去过现场,就能感受到。

(以上是中大教职员谭蕙芸与李家翘在个人社交网站的分享,由程文朗诵;内文有所节录,标题非出自作者)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