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德国柏林墙与中国防火墙

—中国六四事件与柏林墙倒30周年

作者:

2019年11月3日,德国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3D视频投影仪彩排,纪念柏林墙倒塌。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宋永毅,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

柏林墙倒塌已经30年了。11月9日德国举行了各种盛大庆祝活动,纪念这个划时代的历史时刻。美国政府在这个重要日子直接警告,中共不要成为另外一个“东德”。

一、今日情势与三十年前的相似性

最近,美国哈佛著名历史学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外来的力量将推倒中国的防火长城》中指出,虽然中共竭力避免三十年前苏东波,吸取了教训,例如决不搞公开性透明化,收紧对台对港政策等等。他们既摸索也设计,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混合制度,可称为列宁主义的资本主义。很多人认为中共创造的“新模式”已经与30年前的苏联东欧大大的不同了。但是临到头来,人们发现,近几年,苏东后期的景象,甚至毛泽东晚期的景象,一步步一步步竟然重新出现!虽然机关算尽,但该来的仍然要来。再意识形态化,一切与30年前相似的场景重演,犹如弗格森所言,一切与30年前相似的力量将使中国的防火长城将在未来10至20年一如柏林围牆般30年前一样的倒下,外国的压力将会加快这个进程。中共目前已经具备柏林墙倒塌前的主要因素:

1)中国经济放缓,所有的指数和估算都认为如此,老百姓对政府将开始理想破灭,正如东欧当年。(国内外企业产业链正在断裂,中共这些年赖以赚取维稳、政治、军事、外交….利益的撒钱手段即将断炊)

2)经济增长将孕育一个中产阶层,他们就算不要民主也不愿意接受空洞的政治宣传。”带头革命的,通常都会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进一步引发大潮的,是目前面临困境的民营企业家)

3)一党专政而没有真正的法治,滋生了贪腐、环保倒退、政府功能失效。党凌驾在法律之上,只会迈向无法无天。(北京在这一点比当年东德远甚之)

4)没有任何一套监视人民的制度,足可防止一个失去合法性的政权倒台。东德极其高效的特务机关Stasi,并没有防止东德的垮台。(斯塔西只需依赖一个庞大的民间相互窥察网络,就不需要任何人工智能都可以知悉国内的一切,知道人民私底下说些什么)

5)在一个对全民监察的国家,人人撒谎,结果导致例如切尔诺贝核灾难发生,而这其实是苏联制度死亡的丧钟。(中共的监察有过之而无不及)

6)苏联的崩塌首先是它的周边出现裂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关注香港、新疆和台湾的发展,而不是把焦点放在北京。

(柏林围墙倒下,是1988年夏天波兰事件(工会发动全国罢工)蔓延到匈牙利,然后到德国莱比锡的一串连锁反应的结果。莱比锡就等于德国的天安门广场,连锁反应然后蔓延到柏林,从柏林辗转间蔓延到保加利亚、捷克、罗马尼亚、匈牙利、立陶宛,最后这股浪潮也淹没了苏联。)

7)渴望自由以及声援自由的外部因素,将促使墙最后崩塌。

沈大伟:美国对华政策转强硬是机制化的、选民驱动的、跨党派的、全国性的变化,不只是由总统一个人决定。即便下届总统是民主党人,对华政策也不会有太大变化。当然,不同的总统施压的重点有可能变化,比如民主党总统可能在人权问题上加大施压,但不会看到美国对华政策因政府更迭而出现质的变化。

二、聚焦历史拐点

2019年11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在柏林会见德国外交部长。蓬佩奥警告中共不要成为另外一个“东德”。(美联社)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柏林墙所代表的是数以千百计的小人物悲壮而辛酸的传奇,这些小人物用非凡的智慧和勇气,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为盛产童话的德国再添新的童话,这个新童话的名字,叫做‘不自由,毋宁死’。”

30年过去了,柏林墙的倒塌是一个象征符号,它成了‘自由引导人民前进’的典范,这是一个‘逆民意者亡’的寓言。

虽然转型后有一段时间的阵痛、曲折,但无论如何,事实表明,中、东欧现在比之前臣服于苏联铁蹄下的时候要自由、富有以及快乐得多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后共产主义国家通过选举,让国家回到共产党当政的时代。

当代中国,在基本的民意情绪上,在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认知上,已经达到甚至超过30年前的苏东了。

三、习近平因素

美国何以对华政策大反转?与习近平上台后的大倒退有逻辑关联。

高度极权,重启个人崇拜;强行修宪,取消任期限制,从“集体领导”倒退回“定于一尊。悍然“称帝”,独裁自为。

加紧左转,党垄断一切,重建党国意识形态初心:回归马克思,乞灵于毛魂,发“九号文件”,搞“七不讲”,冒天下之大不韪。声称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党管传媒,党管企业,党高于宪法与法律。

钳民之口,强化封网,加强言禁报禁,重提“反动知识分子”,迫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使之于狱中病亡,整肃知识精英许章润等大批教授,实施红色恐怖,逮捕维权律师,重走“反智主义”的毛氏歧途。

加强党管企业,国进民退,黑打民营企业家;借御用学者放风消灭私有制,纵官媒称私营企业“已经完成其曆史使命”,所有企业设中共党委和政府代表,吞併民营企业家财产,致企业家风声鹤唳,致使曾经的宠儿——吴晓辉、肖建华、马云、马化腾、柳传志.....——惶惶不可终日。

放弃前朝的统治“铁三角”——权力精英、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联盟,中国从民不聊生,进而到官不聊生、资不聊生和知不聊生;以致道路以目,千夫唾弃。

拆毁教堂,压制基督教,藏传佛教、伊斯兰教、法轮功......各类信仰群体,在新疆构建百万人巨型集中营;全面进攻公民社会,亮剑普世价值,扫荡宗教信仰。

放弃邓式韬光养晦,放纵军头八方煽火,鼓动好战言论干政

咄咄逼人于南海,否定国际海牙法庭对南海诸岛及水域主权的裁决

耀武扬威于台海,以利诱和威慑双管齐下直指民主台湾,吞併之心路人皆知

废弃承诺于香港,蚕食港区自治地位,否定中英联合声明,削弱一国两制,干预香港的独立司法,摧残香港的自由法治。

加速扩张反自由的“中国模式”,以大撒币大外宣收买人心,以“一带一路”扩张势力范围,挑战二战以来的国际经济秩序和地缘政治格局。

中共已成为历史上最为畸形的政府,念兹在兹的不是如何经济政治文化的国家管理,而是自己政权的寿命,是如何防止失去权力的焦虑。

他试图堵上日益衰朽的堤坝上的所有漏洞,这一焦虑导致再意识形态化,其政策行动把自己变成了21世纪的东德昂纳克和齐奥塞斯库。

四、翻墙:物理空间与虚拟空间

当年的东德人与当代中国人都在翻墙,不过前者翻的是物理的柏林墙,中国人翻的却是虚拟的“柏林墙”(网络长城)。

二者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大监狱,建墙者均为统治者,翻墙手段创意跌出,对于“墙”的态度,当局与民间绝对冲突。“墙”是极权的象征,而“翻墙”则是自由的象征,“墙”日益变成政权的命根子。

五、当年柏林今日香港

作为新冷战的最前线,香港今日的情势戏剧性地再现了当年柏林的对峙态势。

2019年11月13日香港街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香港、台湾,正在代无声的中国人发声,正在成为中国的代言人。香港的命运与整个大中华的命运息息相关。特别是,经历了两百万人浩大示威,经历了五个多月可歌可泣抗争的香港,正像当年环绕柏林墙的柏林城,已经成了全球抗击极权中国的第一战线。它已经敲响了中共的第一声丧钟!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RFA(中國透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