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香港百多年的法治被彻底践踏 警察、林郑一样不安全

—安全的代价

作者:
在家安全吗?警察可以入屋。坐车安全吗?只要车中播放一首警察不高兴的歌,警察可以把车中人拉下车逮捕。警察安全了吧?如果安全,又何须蒙面执勤?何须申请法庭禁令不可透露个人及家人身份呢?特首、高官安全吗?林郑除了有许多场合不敢去,去哪里都要G4保护之外,她还要担心乌纱不保、权力不稳,更甚者会在中共的权力斗争中突然被莫名其妙地栽上“罪名”。

既忧且愤地盯着萤幕,看着中大学生为守护校园,与防暴浴血对抗的惊心动魄影像。那是校园,应该是大学生平静读书的地方。能够在那里学习的,都会是城中比较优秀的青年。为什么警察可以全副武装进入一所宁静的大学,让校园变成年轻人的杀戮战场?

警察已经疯狂了!德国记者说香港警察比ISIS更可怕,因为无法预测警察的暴行,使香港变得极不安全。警察冲进各校园,冲进西湾河圣十字架堂,冲进私人经营的商场,私人屋苑。有台湾朋友问我,现在香港什么地方最安全?香港什么人感到最安全?

我的回答是没有。原来的香港,在所有私人地方都安全。西谚说:“一个人的家,就是一个人的城堡,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传说在遥远时代的普鲁士,国王的邻居因为国王强拆自己的祖传磨坊而把国王告上法庭,最后三个大法官判国王赔款,重建磨坊。这是那西谚的来源。磨坊成为法治的见证。

香港百多年的法治传统被彻底践踏,现在没有私人城堡了,风雨不能进的地方,警察可以进。

什么人最安全?原来所有人,只要不触犯法律都安全,都在法律保护下,都有法律权利。现在,只要看自6月以来,被捕的有3,000多人,检控的只有17%,即证明滥捕情形极严重,也就是说,几乎人人都有可能被权倾一时的警察逮捕。即使可以踢保,也无端受惊,并受臭格之苦。

在家安全吗?警察可以入屋。坐车安全吗?只要车中播放一首警察不高兴的歌,警察可以把车中人拉下车逮捕。

警察安全了吧?如果安全,又何须蒙面执勤?何须申请法庭禁令不可透露个人及家人身份呢?

特首、高官安全吗?林郑除了有许多场合不敢去,去哪里都要G4保护之外,她还要担心乌纱不保、权力不稳,更甚者会在中共的权力斗争中突然被莫名其妙地栽上“罪名”。她的高危不下于被中共点名批判的“四人帮”。其他高官也居于次高危地位。

更何况,美国的《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若通过并执行,再有其他西方国家仿效,特首、高官及建制派还需担心未来的容身之所。

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大自由”之一的“免于恐惧的自由”,只有在厉行法治的地方才可以实现。在人治传统根深柢固的地方,从掌最高权力者到各级领导和权贵,以至平民百姓,都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平民被欺压,飞来横祸固然司空见惯,高官权贵的严密卫护也绝非西方政要可比,而权力斗争之残酷和不可预测性,也从最高层到最低层都让人时刻提心吊胆。安全,免于恐惧的自由,哪里有呢?它只存在于人人有平等法律权利去保护私人领域的法治社会。

送中条例最触动香港人底线之处,就是人的安全感因这法例而顷刻消失。现在法例虽已撤回,但从6月以来,不受法律和制度约束的警暴无止境地上升,不断冲击香港人的免于恐惧的自由。由反送中运动带来的全民觉醒,就是认识到香港逐渐落入中国这种人人没有安全感的人治社会的危险。

香港人在今天的抗争运动中确实充满不安全感,但我们为的就是要力争香港不要沦落为一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社会。自由的代价是永恒的警觉,这也是安全的代价。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