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联邦党人:拜登既然没有被弹劾 川普也不应该 美国人不傻

图为川普总统11月14日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竞选集会上。(AP Photo/ Evan Vucci)

美国保守派网络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刊文质疑民主党用比对待拜登更高的标准对待川普。因为拜登任副总统时曾经在电视上公开要求乌克兰利益交换,却没有因此被弹劾或强迫辞职。这篇文章还表示,美国人不傻,川普将在2020连任总统。

文章说,“乌克兰电话门”的核心是所谓的“利益交换”。这个“利益交换”是为了广义上的美国利益,还是川普总统希望在竞选中击败拜登的私人利益?还是两者兼有?虽然川普总统和乌克兰双方的动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但弹劾川普总统的理由显然很薄弱。

既然拜登在公开场合宣布其与乌克兰的利益交换后仍然留任副总统,那么川普总统当然就不应该被弹劾,至少应该等到2020年大选时让选民投票决定。

交换经济学

在市场经济中,消费者用钱购买商品或服务,以获得最大满意度。商家卖给消费者产品或提供服务,获得比成本更高的收入。

比如,我买一辆3万美元的汽车,这意味着我认为这辆车的价值超过3万美元。而汽车经销商则认为我的3万美元超过这辆车的价值。

在对外援助时,美国对受援国政府在法律、商业和社会行为方面的要求也是如此。就乌克兰问题而言,唯一的问题是,交换条件背后的动机是公共利益还是私人利益?

正如公司的管理者是股东的代理人一样,民选政府官员也是公民的代理人。因此,民众期望他们为国家的最大利益履行职责,即所谓的公共利益。当民选官员为了个人利益时,他们就不再是公众信任的好管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被解雇或通过自由选举免职。

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界线模糊

前副总统拜登曾经在电视上公开宣称,在那名调查他儿子公司的检察官被解雇之前,他不会发放给乌克兰的援助。拜登这样做是出于家庭的私人利益还是美国的公共利益呢?不幸的是,两者并不互相排斥。

奥巴马政府对那名乌克兰检察官有正当的关切,这并非不可想象。问题是,该名检察官被解雇使拜登个人直接受益呢,还是间接受益?

模糊公私利益界线不是好事情。为了维护公众的信任,民选官员不仅必须避免不正当行为,而且还必须避免看起来像不正当的行为。至少就后者而言,拜登失败了。

同样,作为美国人民代理人的川普总统,有合法理由要求乌克兰根除腐败。他本可以毫不犹豫地向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表示,美国的援助取决于消除乌克兰政府中的腐败。这就意味着要找出和起诉所有与腐败有牵连的人,无论其是什么政党派别。

这样的声明本可以包括足够广泛,而无需涉及拜登的名字。川普在谈话中提到了亨特·拜登,模糊了公私利益之间的界线,但这仅仅因为乔·拜登是川普潜在的总统竞争对手。如果拜登只是一位普通的公民,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不能仅仅因为拜登正在竞选总统,他就保证获得免责通行证。

不同的标准

录像中清楚地证明,拜登将美国的援助与调查他儿子公司的那名检察官被解雇联系在一起。这样做对美国有既得利益吗?

川普和拜登是否将个人利益置于公共利益之上?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确切的答案。但我们知道,拜登没有被调查、弹劾或强迫辞职。当拜登的个人利益证据比川普的还要强时,弹劾川普总统的标准是否比弹劾拜登的要高呢?这是没有道理的,特别是拜登也在竞选总统。

这并不是说民主党不想用不同的标准对待川普总统,因为实际上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但是,这是民主党大赢或大输的赌博之一。

如果“乌克兰电话门”事件不能取得超过“通俄门”的成果,那么民主党人将不会当选总统或获得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并有可能失去众议院多数。

美国人不

现在的问题不是总统是否犯了“重罪和轻罪”,尽管这些术语可能定义不清。真正的问题是,对一个候选人已经发现不构成“重罪和轻罪”的行为,而对另外一个候选人是否仍然可能构成“重罪和轻罪”?

美国人不傻。他们在总统选举投票时表现出不寻常的智慧和远见。就现在的情况看,川普将连任总统,而拜登甚至连自己的党内提名都做不到。

如果所有这一切还有好的一面的话,那就是国会正在调查可能的腐败行为,而不是通过破坏经济的立法。如果2016年总统大选有不同的结果,腐败在今天将是正常的了。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