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理大围城记 逃生之路闪光弹突袭 记者手脚中弹耳鸣

作者:
由晚上8时许开始,不少人尝试离开理大一带,但身穿便服并非黑衣人,不论身份,防暴警员都不予放行,即使立法会议员许智峰上前协商亦不果,那时候,四方八面已经包抄,离开有困难。

中大二号桥一役后,大学攻防战转到理大最为激烈,皆因堵塞了香港交通命脉红隧一带。我周日由下午1时许抵达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一带,第一个画面已经是装甲车和水炮车齐出,冲向人群。整个下午警方不时施放催泪弹、喷发催泪水柱,示威者就投掷砖石和汽油弹还击,进进退退一整日。

直至傍晚,警方由畅运路、尖东桥等多个位置全方位包围理大,气氛再度紧张。我在畅运路天桥上,看着数发烟弹从天而降,从桥的另一面发射过来,名副其实子弹横飞。校方两度呼吁警民克制,更发出紧急通告要求校内人士立即离开。网上更流传所有人晚上10时前一定要走。由晚上8时许开始,不少人尝试离开理大一带,但身穿便服并非黑衣人,不论身份,防暴警员都不予放行,即使立法会议员许智峰上前协商亦不果,那时候,四方八面已经包抄,离开有困难。

消息很多,去留分歧。警方晚上呼吁校内所有人循北面李兆基楼,亦即是Y座离开。我晚上9时许到达Y出口现场,不少人对于应否循此路离开意见分歧,有人认为警方刻意部署并不安全,亦有人认为要留守校园。而事实上,出口对出桥上桥下有多辆警车,警员更步出天桥以强光照射出口,多次开咪呼叫校内人士再不走或会被检控暴动罪。

出口现场有议员、社工、记者、急救员,尝试了解唯一的「逃生出路」是否可信,亦有人攀过路障尝试离开。然而接近晚上10时,警方在Y座出口附近疑施放催泪弹,现场冒出攻鼻白烟,不消一回更在无警告下,从桥上瞄准校园发射数枚疑似闪光震撼弹,其中一颗子弹击中我的右脚。

记者右脚中弹。

记者右手臂中弹。

当时身穿反光衣的我在Y座出口旁边,位于楼梯较上位置,而下面就有议员、记者及急救员等人,那时候并没有人冲击,更遑论投掷汽油弹和石块等行为,但我却清楚看到呈红白光的弹药在我前面上方发射,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它是射向我。

我马上拿回摄录机,再攀入校园内,但当时已连续多下枪声,我逃生期间右手再中弹,现场冒出多次闪光,发出疑似炮枚烟花声音,耳朵也一直耳鸣。幸而没有大碍,右脚有牛仔裤阻隔,只是红肿瘀伤,而右手则有流血。说好的离开通道却被警方开火阻截,如今出口被堵,理大围城,学子守校。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众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