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3专家:是警方在暴力 民众是抗暴 需“三星联珠”成就时代革命

每一次你可能会说,是两边都有升级,不过,警察的升级可能是从100升到1000,可是示威者的升级只是从1升到10,根本远远追不上警察。所以直接说两边的所谓暴力都有升级,其实是对示威者非常的不公平。

图为香港11月18日凌晨港警向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开枪。

香港“反送中”抗争已经将近半年,局势不断升级。最近几天香港警方甚至用武力冲击大学校园,校园里也成为了抗争者和警察激战的现场。11月14日,在巴西出席会议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针对香港局势第一次表态说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并说这是香港“最紧迫的任务”。同一天,美国联邦参议院启动了热线机制,有望近期加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香港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香港怎么会走到现在的这一步?可能会怎么样收场?在这次节目中馨恬请到了几位香港嘉宾:

尊子先生:香港著名的政治漫画家;

桑普先生:香港著名的政治评论人和律师,也是在香港D100电台和自由亚洲电台获邀做政论节目的主持人;

何泳彤同学:香港青年抗争者,也是在台“香港学生及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组”的发起人。

我们请这几位嘉宾来和大家一起谈一谈关于香港的这些话题。

本台11月15日《热点大家谈》节目嘉宾,左起:尊子先生、桑普先生和何泳彤同学。

感受到旧金山的朋友非常关心香港

馨恬:来到旧金山湾区的感受?

尊子:我以前曾经来过(旧金山),这一次再来是放画展,这边的朋友很热情,带我们去观光之外,也介绍了很多关于这边的情况。我们接触的朋友都是很关心香港的,我们觉得很有回家的感觉。

桑普:大家都是精诚团结,做好一切事情,北加州的香港会很热情,帮我们忙着去组织昨天(指11月14日)一场在斯坦福大学的研讨会,明天在金山国父纪念馆唐人街有另外一场研讨会。我们都要专门去讲香港何去何从的问题。“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习近平口中对香港的首要任务,这会不会变成非常悲观?香港的出路是什么样?我们也会逐一给大家探讨。

何泳彤:在这边我们也遇到很多朋友,无论是在这边的本地人,还是这边的港人移民,都非常的关心香港“反送中”的事情。这边朋友对香港“反送中”跟得非常紧凑,大家都非常的关心。昨天(指11月14日)有很多斯坦福的同学有跟我一起讨论“反送中”的事情,大家都非常关心。

香港情况急转直下,警察开真枪,冲进教会和大学,很多人受伤被捕

馨恬:香港目前的情况到底什么样?

桑普:目前香港的情况这个礼拜是急转直下,警察开真枪,冲进教会,冲进大学。中大保卫战现在还是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很多市民受伤,被捕,甚至是有年轻人被摔下楼死亡,有人头上中了一颗催泪弹,头颅骨破裂,现在危殆当中。

现在似乎整个香港警察都已经被中共整个渗透跟控制当中,我相信这个情况会持续的发生。而且在香港你会看到,比“8964”当时的北京人、甚至外地来的学生更勇敢,当时是不知道那个晚上真会屠城,但是我们现在香港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们继续抗争到底,为的不是什么功利的目的,为的是彰显公益、和平、自由。

香港年轻人从小到大看着香港不断沦陷,站出来是为了香港和自己的未来

馨恬: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年轻学生好像成了主力军,为什么会这样?

何泳彤:我想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到大都看着香港不断的沦陷,无论是我们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还是选举和被选举权,共产党一直把这些自由拿走。近来,我们甚至还看到逃犯条例,就是直接把香港跟中国最后一面的纱窗都要捅破之后,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家庭付出,而且还要最后2047一个“一国两制”大限的问题,如果到2047年,我们现在香港的状况还没有改变,我们很可能就变成“一国一制”,而在那个如此缺乏人权、缺乏民主、缺乏自由的中国社会,大家都不想要让香港变成那样,所以无论是为了我们这一片土地的未来,是为了自己的未来,我们都必须要站出来。

尊子漫画《一国两制》。

老辈港人还有退路,年轻港人没有退路了,不希望香港变成另一个新疆、另一个地狱集中营

馨恬:香港年轻人多是在1997年后出生,没有经历过香港移交之前的情形,为什么现在表现得非常的决绝?

何泳彤:我想是因为没有退路。可能老一辈人他们有英国海外公民护照,或者是有很多移民资格,对他们来说,可能在香港不是最后的归宿。可是对我们来说,我们就没有退路。

另外,我们这一辈人,其实看到了整个中国(大陆)对内部的文化也是更加的一直收窄,无论是中国(大陆)里面的出版自由,还是对新疆或者西藏人权的打压,我们统统看在眼里,我们很不想香港变成另一个新疆,我们不希望看到香港变成另外一个地狱一般的集中营。

香港一直有新闻自由、资讯自由,香港年轻人不吃大陆那一套,反抗一定很激烈

馨恬:香港年轻人为什么对“送中条例”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现在的表现又那么的决绝?

尊子:我想过去从《中英联合声明》之后,当时的中国大陆从实力来说好象是小猫一样,到现在变成一个大老虎,他们的实力已经提升到那么高的时候,他们对香港的看法可能已经改变了,以前好象是利用香港,但是现在在习近平的管制之下,他们已经有充分的力量去改变香港,把之前所有的承诺可以抛掉也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对香港的管制越来越厉害。

但是香港的年轻人也好,中年老年也好,我们香港的文化背景跟大陆不一样,我们一直都有新闻自由,新闻的、资讯的自由,也能够跟海外联系,所以我们的年轻人不象大陆国内的年轻人,他们到现在有些年轻人也没有听过关于八九年的事情、民运的事情,有些是来到香港才知道,哦,原来过去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

但香港情况不一样。在这个情况之下,年轻人对大陆国内那一套,根本吃不下,那个反抗一定是很激烈。

尊子漫画《逃犯条例》。

自由是我们已有的东西,不想失去,不要变成大陆城市模样,港府反其道而行,香港年轻人为自由而抗争,用自己的双手来保护自己

馨恬:在“反送中“运动中为什么年轻人占了主导?

桑普:我认为年轻人现在是发出最后的吼声了,因为以前很多年,香港都拥有一定程度的自由,虽然这个自由没有制度性的保障,但起码还是有。以前香港人那一辈是争取声援“八九民运“,一直提倡很多民主的运动,那都相当的棒。但问题是,民主是我们现在没有的东西,我们去争取;自由是我们已有的东西,不想失去。这一次从”反送中修例“开始,我们要的是我们基本上拥有自己的自由、人权、法制,这些基本的文明,不要被摧毁。简单的讲,不要变成”一国一制“,不要变得跟中国大陆任何一个城市一模一样。

但是现在。中共支配的香港警察跟港府绝对是反其道而行,你想想看,年轻人会怎么想?年轻人说,我争取真正的自治,真正的sufficient autonomy(充分的自治)都没有办法做得到,我们民主也争取不到,起码你要还我一定的自由,一个免于恐惧的自由,安身立命的自由,你现在连这个空气,这一种很重要的自由都不给他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反抗。

简单来讲很多中年人老年人觉得老了,可以移民了,年轻人能走到什么地方呢?抗争者不乏有钱的,抗争者不乏高学历的,甚至是在英国、美国一些大学留学当研究生的,他们不是穷,他们前途无量,但为什么抗争,两个大字:自由。

其实这个自由、公益,这个的价值是普世的,问题是,他们要争取的时候,要怎么争取?选举不得,游行不得,去折个纸鹤也不得,他们去做任何的罢工也得不到,他们走上街头,拿出一些基本的抗暴工具去抗暴,所以我们不认为他们是暴力的行径,因为有始到终,你看看所有的死伤数字,绝大部分九成以上都是警察以外的示威者。示威者受伤那么多,难道是我们的暴力造成的吗?对不起,不是,是警察。

所以我们看到,这一次香港很多人要决绝的做最后一战,来捍卫自己得来不易的自由,这个没有制度性保障的自由,《基本法》保护不了自己,《中英联合声明》保护不了自己的时候,就靠自己的双手来保护自己,靠自己跟外国的公民外交来保护自己,这就是这一代香港人跟上一代香港人最大的分别,一个重大的典范转移。

香港警察的暴力升级是从100升到1000,示威者的暴力升级是从1升到10,远远追不上警察,如果说两边暴力都有升级,这是对示威者不公平

馨恬:香港暴力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到底是谁在暴力?

何泳彤:我想我们不应该说示威者在用暴力,他们只是在用合适的武力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你想想警察他们有枪,有催泪弹,有胡椒喷雾,如果他抓了你之后——我们现在已经传出了很多,在海上不明的浮尸,或者是从天塔上掉下来没有血的尸体,突然有那么多案件发生,警察说“无可疑”,我们没有办法一定是怀疑警察是他们做出了这种案件——我们被逮捕可能我们也成为那堆尸体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捍卫自己的生命。

你会觉得,你们在用汽油弹,你们在扔砖头,看起来很暴力,可是那其实是我们唯一的武器。我们不象警察一样,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火力,从画面看起来可能是有一点让人难以接受,可是,每一次的汽油弹都只是为了缓慢警察走过来的速度,让示威者可以有更多时间逃跑。每一次我们想用砖头去喝住警察,也是希望他们不要抓那么多的同伴,不要抓那么多的示威者。

每一次你可能会说,是两边都有升级,不过,警察的升级可能是从100升到1000,可是示威者的升级只是从1升到10,根本远远追不上警察。所以直接说两边的所谓暴力都有升级,其实是对示威者非常的不公平。

媒体会对双方的暴力用相同的播出时间做平衡报导,但实际对抗争者不公平,因为是政府和警方完全控制武力

尊子:我在媒体里面工作了40年,当然是知道媒体在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些是很难要求所有的媒体24小时去报导或者写出来每一个小节,所以我们当年香港的朋友出来游行啊,示威啊,或者什么的,当年开始的时候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是希望能够避免目前的情况的出现。

我们不希望出现目前的情况,因为出现目前的情况,其实对抗议的群众是不公平的,因为在电视台或电视里面,看见的画面一定是两边都是有暴力,两边都是同样占的时段,或者每一秒钟都是相同,他们的一种讲法是,大家都有一个相同的air time(播出时间)。但是在实质上面,整个暴力不是这样子分开的,不是这样子平衡的,因为就象何泳彤说的,武力在警察那方是完全是控制的,占上风,而抗争者都是以被动的方式来回应。

所以他们要记住什么画面,其实最大的控制的是在政府那边,政府那边有时候是用一些震慑的方法弄得大家惧怕这个情况,所以他们每一次用暴力就是想挑衅示威者的时候,他们是估计他们每一次出动的时候那个画面是怎么样,所以现在的所谓两方面的暴力是一个不公平的说法。

香港是警察在暴力,民众在抗暴,中共在对香港人民进行“狡猾的屠杀”,要尽快全面制裁中共

桑普:我认为很多主流媒体都看到一个错误的信息,就是双方的暴力在升级,其实我从来不是这样来看这个事,是警察在暴力,我们在抗暴,从6月21是这样子,之后也是如此。

但你会问说,这样的话,我们这种架势,我们会赢吗?

有句话说,“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有很多事情不要带着“成王败寇”的想法来看,就很清楚的。我们这一次争取我们应有的自由,抵抗警察跟中共指挥警察的极端暴力,我们希望拥有的是一个自由、文明、民主、自治的香港。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去抗暴。那你说,我们是使用什么手段吗?我们使用的武器,所谓的工具,都相当的原始、初步的。对方是使用可以燃烧到2000度的橡胶子弹或者是催泪弹。催泪弹打到一个姓付的同学的头上,15岁而已,他的头颅骨已经破裂,还有很多人被摔到街上去,有很多人是被黑警射到腹部,肾脏要割下来,肝脏1/4要被摘掉。

你也看到,这个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提出一个概念,这是“很狡猾的屠杀”!

很多舆论造的是我们先有暴力,他们也有暴力,所以他们镇压是“有理”。这就是很多人没有象对当时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去看事情的情况一样。当时很显然,是解放军入城来屠城,大家不会挑(毛病)是哪个北京市民在那边丢砖头,甚至去烧那个坦克车,没有人会怪这个,因为是先有暴力,你去抗暴。

今天香港也是如此。但是我们要避免中共的党媒跟它的爪牙继续宣传的一个东西是“我们都暴力,他们都暴力,五五打平手”。没有这一回事!由始到终是警察的暴力来镇压我们,我们来抗暴,所以大家要制裁中国(中共)。我也呼吁湾区的很多居民能够勇敢起来去呼吁政界人物,能够真地全面地制裁中国(中共),因为这个事情是破坏香港的法制,破坏香港的自治,莫此为甚。

希望大家多看有正气讲真话的频道,希望有心人了解香港真实情况告诉议员,希望川普政府能够对中共实施釜底抽薪的制裁

馨恬:你们先到旧金山,然后去洛杉矶,还有加拿大的两个城市,此行想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桑普:三个重点:一个是关注,希望大家看多一点有正气的频道,讲真话的频道,象这个媒体(指希望之声)一样,同时也不要只看TVB的新闻,多看看关注真相这很重要。

第二个是希望援助了,有些基金可以捐款,甚至有些年轻力壮的或者很有心的人去香港了解实况,再回来告诉这边的议员跟政治人物知道,什么是真实的状况。

第三个是游说,虽然现在美国参议院(快要)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是希望游说施压给美国的行政当局,能够实施这个法案。而且更重要的是提升制裁力度,光是一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是不够的,也不是立了法之后,中共会停手的。要中共停手,真的需要美国整个政府对中共来一次真正的新冷战,新围堵,我希望川普政府能够好好的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慢慢铺开,不止是贸易战,而是人权的抗争,这一点才是能够救赎很多被中共打压的团体,无论是宗教团体,还是西藏新疆,还有香港在内,台湾在内,大家都密切期待这一点,这个才是釜底抽薪,能解决现在问题的一个根本方法。

中共爪牙在伸向全世界,海外华人需要反抗中共把资讯战和洗脑监控延伸到你那里

馨恬:香港事件对海外华人有什么样的关系?

何泳彤:我觉得这个对抗中国(中共)绝对不止是在香港,或者是中国内部的事情,其实中国(中共)的爪牙已经伸展到全世界,象是这边有很多媒体已经被红色基金买下来的,也有很多的资讯战,他们已经在不同的国家装上了来自北京的监控镜头,这些资讯都会直接传到中国政府那边。

我们需要了解,要对抗中国的资金,无论是象香港那样,罢买中资的店铺,或者是游说当局政府不但是支持香港,还要去对抗这些红色资金或公司来到你们的地方驻扎,也要对抗他们可能在这边铺设网路,或者是有更多的洗脑监控行为,也要去跟你们的政府反映。

香港的抗争需要漫长的时间,希望你在可以范围内伸出援手

尊子:我想大家都很关心或者很痛心香港目前的情况,也希望能够做一点东西,但是我们内心要明白,现在的抗争当然是在进行中,但是,我相信整个抗争是很长很漫长的时间,今天我们没有能力去打到前线做什么事情,但是将来当然可能有很多很多机会需要大家的帮忙,需要大家的关注,到时候希望大家在可以范围之内能够发声或者伸出你们的援手。

对抗中共暴政是一次持久的作战,需要“三星联珠”成就“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桑普:我是非常同意尊子先生的意见,这是一次很持久的作战,这不是我们想持久,而是被逼得必须持久。看历史,很多事情想匆匆匆,就把事情能够绝对的很快的解决,但是绝对是要有毅力才能战胜,就好象对抗中共暴政,很多团体都是日以继夜、夜以继日的做事情,这个事业并不是一天就能够功成的。所以我希望大家每一个人都要奋勇起来。

我对这一次运动,估计会步向慢慢衰为,真的是有这样的估计,也是悲观的。但是你要知道,孙文当年有十次革命,我们从雨伞、雨弹到现在充其量也是第三次。

如果说,我们继续下去,国际局势变化,甚至中共本身里面权力斗争,导致它一定的分裂,这有可能让很多事情就会慢慢铺开了,三星联珠——香港要一粒,中共要出现新的裂痕,美国跟其他国家也对中共施压,三个构在一起,才能够成就“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我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但是我们一定要持之以恒的抗争。

中共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对自由的渴望一定不会停止,更多人会觉醒

馨恬:今年是“8964”的30周年,也是柏林墙倒塌的30周年,香港会怎么样发展?

桑普:我认为柏林围墙倒塌是很大的激励很大的鼓舞,“8964”是一个非常悲剧的收场,到现在中共还没有真的去幡然醒悟,中共从来没有改变过。我希望,对中共倒台的日子,希望我们用东欧人民的决心,怀着积极、乐观的精神,继续奋勇战斗下去。

何泳彤:我相信我们对自由的渴望一定不会停止,无论是中国内部还是不同的地方的人都会觉醒对中国(中共)的对抗。

尊子:我跟其他两位都是一样,我们是要保住一个很内醒的心情,一定要看这个情况怎么样发展,在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帮忙。

尊子在旧金山漫画展。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