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我的妈呀!中共罕见含糊泄露农村失业4千万 中美酝酿资本战慎防汇市大波动

—富裕家庭减3万户原因令人吃惊

据中共官方最新统计,中国大陆返乡人数达到850万,在乡人数3100万。“返乡”和“在乡”是中共官方特有的表述,实际就是失业人口。今天(20日)发布的《2019年胡润财富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比2017年减少3万户。经济学家如松分析认为,央行过量印钞,信用收缩加速,杠杆破裂,全社会进入返贫过程。此外,中美贸易战扩展到资本战,慎防汇市大波动。

失业潮再度来袭,中国农村失业人数3950万

官媒《新华社》11月20日报道,据农业农村部最新统计,中国大陆返乡入乡创业创新人员已达850万,在乡创业创新人员达3100万。

“返乡创业”或“在乡创业”是中共官方特有的表述方式,与城市工人失业被称为“下岗”一样,是指随着大批制造业产业链外移工厂倒闭,去城镇打工的农民工返回农村老家。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趋势下,连一些知名的民企都摇摇欲坠,在偏远的乡下,那些没有资金、没有营销渠道的个人,如何能够无中生有的创造出可以盈利的实体?中共“返乡创业”和“在乡创业”的说法,是为了掩饰这些人实际的失业状态。

850万返乡人员,加上3100万在乡人员,人数达到3950万。

中国失业率到底是多少,失业人口到底有多少,研究机构和学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寻找数据。

早在2016年6月,彭博援引Fathom Consulting统计数据称,仅讨论城镇人口的失业率,相比多年来平稳在4%~5%的全国范围官方统计数据,被隐藏的失业率其实高达12.9%,几乎是官方数据的三倍。

星火记者联盟2016年度发现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中国农民没有退休一说,只要活着,就计入“就业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农民共有12928万,77,603万总就业人数—12928万老年农民=64675万实际就业人口。用适龄人口83887万—实际就业人口64675万=失业人口19212万,中国的真实失业率是19212万失业人口/83887万适龄人口=22.9%。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2018年文章分析,今年的总人口仍然是13.9亿,3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部就业人口规模是7.76亿(其中有2.86亿农民工),劳动力年龄人口仍然是9亿以上。这些数据与星火记者联盟测算失业数据时的2016年度基本数据相比,几乎没太大变化。也就是说,真实失业率仍然高达22%以上。

以上情况,是在今年3月下旬中美贸易战未曾发生之前的失业情况。

【扩展阅读: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8月分析:中美贸易战失业潮保守数字达几千万 有视频】

中国富裕家庭减少3万户背后原因令人吃惊

11月2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资产的“富裕家庭”总财富达128万亿,是大中华区全年GDP的1.3倍,其中,中国大陆占八成。这128万亿中,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77万亿,占比60%,拥有3000万美金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72万亿,占比56%。

数据显示,中国“超高净值家庭”数量和“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减少速度正在加快。

《经济观察报》11月12日报道,中信银行与胡润百富联合发布的一份《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拥有亿元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2.7万户,比上年减少6000户,减少4.5%;拥有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8.4万户,比上年减少4800户,减少5.4%。

经济学家如松11月19撰文表示,富人如此,中下层人士的状况估计只会更难,因为从社会的生态链来说,中下层人士相对于富人是劣势的,前者的收入来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后者。

如松认为,富人变穷的根源是因为信用紧缩。如松分析,经济增速下降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信用紧缩。当市场出现流动性紧张时,央行可以印钞补充。但问题是经济增速下降时,经营活动(由银行和企业一起完成)就无法创造流动性,央行即便发放再多的货币,也无法进入经营活动,既然无法进入经营活动,就无法给央行印刷的纸币注入信用。

此时,央行印钞解决不了问题,相反却是造成问题的主要源头之一。

如松说,当信用收缩、市场缺钱的时候,杠杆断裂、资产价格下跌,就形成了返贫的过程,富人的人数也就下降了。

台湾淡江大学财金系教授林苍祥表示,中国大陆现在内部救经济的办法就是“央妈放水”。11月前5日至15日,中共央行向商业银行放水6,000亿人民币,令市场愕然,恐令通货膨胀加剧。

而中共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已经处于两难境地,在收紧和放松之间朝令夕改。今年前10个月中国房地产企业400家破产,前7个月上千个烂尾项目,最近连续曝出广州、大连、南阳等多地多处烂尾。

中美酝酿资本战慎防汇市大波动

东方日报报道,美国联储局自7月起连续减息3次,未来再降的机会仍高,使持有美债回报愈显微薄。恰巧中国自7月起,连续3个月减持,总额降至1.1万亿美元边缘,为2017年5月以来最低。中美贸易争拗至今仍未找到圆满和解方案,战线早已扩至科技等层面,一场以金融挂帅的资本战恐在所难免,实须慎防汇市大波动!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