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力挺香港理大示威者 柏林工业大学生会遭中国留学生组织围攻

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在官方网页和社交媒体上,公开力挺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他们在声明中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及撤出香港理工大学。该声明发出后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学生学者组织,和大批「中国小粉红」对柏林工大学生会发起责难,指其支持「分裂行为」和干涉中共内政。有柏林工业大学学生向本台表示为学生会的声明感到自豪,评论人士指反扑行动背后有中共官方之手。

2019年11月19日,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在其官网公开声明,力挺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并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和撤出校园。(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官网)

2019年11月19日,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在社交媒体推特、脸书上发表公开声明,力挺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官网)

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在官方网页和社交媒体上,公开力挺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他们在声明中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及撤出香港理工大学。该声明发出后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学生学者组织,和大批「中国小粉红」对柏林工大学生会发起责难,指其支持「分裂行为」和干涉中共内政。有柏林工业大学学生向本台表示为学生会的声明感到自豪,评论人士指反扑行动背后有中共官方之手。

周二(11月19日),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AStA TU Berlin)在其官方网站、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上发表德语和英语双语声明,对身陷警察包围的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表示声援。该声明还罕见以群发邮件方式发给全校师生。

他们在声明中介绍了香港理工大学生示威者身处险境:当天早上警察猛烈冲进香港理工大学校园,而且进行了残酷的逮捕行动。有数十名受伤的学生,包括几名重伤学生。警察还阻止医生和急救人员到场施救;所有的出口被警察封锁,许多学生依然被困校园,并且缺少水、食物和医疗服务。试图逃离的学生受到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的袭击。

声明指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法律禁止香港警察进入大学校园。目前警察的行动是对学生自治、自由的大规模攻击。为此柏林工业大学要求立即制止警察的暴力行为及从香港理工大学撤出警察。

声明最后再表明声援香港学生的立场和态度,并呼吁该校学生参加到解放性的声援行动中。

该声明发出后,立即引来柏林工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GCA)及一众「中国小粉红」涌至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社交媒体的留言板发难,并发布很多明显带有骚扰性、威胁性的留言。

柏林工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首先撇清与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的关系,称其与柏林工大学生会没有从属关系,因此柏林工大对全校学生群发的邮件不代表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观点。

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声明中力挺香港警方行为合理合法,称「香港是中国大陆的一部分,所有事务为中国大陆内部事务,柏林工业大学向世界各国学生传达不实片面信息,并发表煽动性言论,其言论不能代表柏林工业大学学生,尤其不能代表任何中国留学生,其行为严重侵害了中共国家团结和中国学生的个人意愿」。

柏林工业大学学生学者联合会称代表中国留学生,强烈要求柏林工大学生会立即撤回所有言论及媒体信息,并公开道歉。他们还透露,已向校方举报并要求停止「支持分裂」的行为。

另外被称为德国最大的留学生公号「留德圈」以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支持「乱港份子」为题,渲染中国留学生的「爱国情绪」。

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不惧威胁,在推特上置顶了该声明。很多香港人也留言表示感谢,并把更多警察在香港理工大学内施暴的图片和视频上传到声明的评论区。

一位来自柏林工业大学的中国大陆学生因担忧家人的安全,匿名接受了本台的采访,他表示当他收到校学生会群发的声援香港示威者的邮件者,深为自己所在的大学骄傲。

学生说:大概昨天早上10点多邮件发进了所有在这里注册的学生和老师的公共邮箱,我很自豪啊,你想想一个学校向学生发邮件,那麽直白的支持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正好发生在我的学校,蛮自豪的。

这名学生也透露在柏林工业大学这所中国学生趋之若鹜的高等学府,差不多有2千名中国留学生,与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等国缴纳高额学费的「中国小粉红」不同,在德国留学没有学费,德国政府用纳税人的资源投入教育,而中国留学生是德国免费教育的巨大受益者,他们没有经济利益的筹码弹压校方。

这名学生批评了很多充当中共官方的扯线木偶的中国留学生组织和学生,在今年6月香港抗议爆发以来,在德国举行的多个声援活动中,大批中国留学生无视德国社会文明和规则,不断攻击、抹黑香港示威者和声援者。

学生说:一群奴隶肯定要为主人说话,他们也没有一点自己保护自己的意愿,他们就是舔主人,跪舔!我觉得这点快要结束了,就是他们不会在西方很好的混下去了,因为他们自己给自己制造了陷阱,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视野太窄。

德国绿党创始人之一、欧洲议会前议员奎斯托尔普(Eva Quistorp)一直关心香港局势。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赞了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的作法,认为他们比德国政界更有勇气和更理解自由的含义,她认为这个行动也许会在德国产生示范性。

德国时评人范知其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认为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做了一个西方民主国家大学正常的事情,在德国,如果有两百万民众上街抗议一个政府,这个政府必将下台。而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及中国小粉红禀持中共官方口径,指责香港抗议者是「暴徒」的说法非常可笑。

范知其说:在德国哪一个面对两百万人的游行示威的政府不下台的?你已经失去合法性了,你所谓的「暴徒」,这就是对你的暴政的反抗啊,这怎麽是「暴徒」呢!他们说和北京一样的声音,这个行为背后肯定有中共大使馆的指示的,他们不敢擅自做出一个决定的,不是一个自发行为。德国如果有可能,把(中国)学生会定义为外国代理人或是准间谍机构,就是要调查背后中共政府的这个手。

范知其也表示这里是言论自由的德国,建议柏林工业大学学生会组织一场公开关于香港的辩论,邀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和中国留学生,以及媒体参加,但他不确信中方学生组织和小粉红愿意参与。

柏林工业大学校方和学生会暂未回覆本台记者的探访邮件。本台记者拔打中共驻德大使馆教育处电话后遭挂断。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