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间谍是人类在娼妓之后 第二古老行业

作者:
眼前一个人,从未见过面,你只须跟他交谈半小时,不动声色,即可知:一,他是某股政治势力的资深地下工具。或二,他正在被某股政治势力,在转化为某种工具的过程之中,而对此他竟然眉飞色舞,并不自知。或三,他目前不是,但最多三年之内,他将会有高人接触,五年之后,他会成为这类工具。

港警在香港理工大学发射催泪弹

紧接郑文杰案之后,西方传媒即爆出中国特工在澳洲投诚,然后曾在香港拍卖行供职的华裔美国公民,情报私通中国罪名成立,判处入狱十九年。

此类案件忽然有如地震一样,频率增加,而且俱与香港有关,当然不是偶然,而是一场大战的序幕。

间谍是人类在娼妓之后,第二最古老行业。可以说:“谍学”是从政之必修科,不只一核心课程,可以这样论定:这一科若不懂,或若未能毕业,绝对没有资格玩政治,连沾上一点边的资格也无。

但是要了解这一科,只读书没有用,要有非常深广的社会经验(不一定是政治经验),而且天生要有非常敏锐的触觉,也就是天生的才华。

最后的一样最重要。因为何谓触觉?很难说得准。过一分即变成怀疑狂,连喝一口水、打一个喷嚏都疑神疑鬼,认定是有人在监控或陷害。连苏联暴君史太林,晚年也不例外,可见这门学问,非寻常人可以在门外窥望,更遑论登堂入室进庙堂。

但香港人这个品种很奇怪。明明三十年前,英中两个已经有部署,香港这个地方,前景不再一样,没有英国宗主事事呵护,要实践所谓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然而香港的商人、精英,甚或包括学者,对于世界第一最古老的行业,事事跨境体验,经验丰富,三数猪朋狗友,食饭饮酒,交换心得,说得眉飞色舞。但对于最古老的第二行业,则天真烂漫、一无所知。

于是二十年来,你看看香港的官员、政党议员,与之交谈二十分钟,即知道在政治涵养、道行、智慧方面,有几多料子。

谁都很模糊地知道,香港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但如何复杂,却并无人愿意深入研究。因为平时赚钱,时间不够,所以无人读书。即使读了书,古今中外,包括文学小说,有许多是与此核心的一科有关系的,无人可以融会贯通。

但若是高人就不同。眼前一个人,从未见过面,你只须跟他交谈半小时,不动声色,即可知:一,他是某股政治势力的资深地下工具。或二,他正在被某股政治势力,在转化为某种工具的过程之中,而对此他竟然眉飞色舞,并不自知。或三,他目前不是,但最多三年之内,他将会有高人接触,五年之后,他会成为这类工具。

三十年来,不知有几多自负自大的香港精英,来自各行各业,有的学历还非常高,属于以上三种其中之一,成就了卡夫卡笔下的某种蜕变(Metamorphosis)。

此亦此一魔幻时代奇观之一。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