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大陆刑法教授语惊四座:我们每个人离犯罪都不遥远!

LifetimeUSCN:今天香港区立法会选举,也是对持续五个月反送中运动小结。最近中共挑拨反抗民众之间的关系,故意制造所谓“民意发生逆转”,企图为亲共的建制派议员候选人造势。但是,香港不会忘记过去5个月中共和亲共建制派们做了什么,更不会忘记为保护全体香港人的自由民主、坚持“五大诉求”而牺牲的年轻人。

zhanglifan:【另一种“鞋子合脚论”】余光中访成都,问流沙河:大陆人为什么特别关心政治,随时都谈?流老反问:余先生你的鞋合脚吗?余答:合脚。流老又问:你会成天想着这双鞋吗?余说:不想。流老说:你的鞋很合脚,所以你把它忘记了。如果鞋不合脚,你会随时都想要换一双鞋,好走路……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曹志远律师:某法官培训班上,一个刑法教授上课时开口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各位法官,请善待罪犯”,……在一片哗然中,教授继续说,“我国的刑法理论如此粗糙,在法院没有能力与强大的侦查机关抗衡时,其实我们每个人离犯罪都不遥远!”

wakeupfrog01:这位民主派的议员,竞选连任。赵家贤议员被中共暴徒咬掉左耳,因大部分已坏死,只好切除。但神经线还没有好,每天吃止痛药。他在这两天才出来造势和宣传。希望太古城的选民出来投票支持他。

nytmay:Here's K,who was struck in the eye with a projectile on August11. She writes:“Only in a totalitarian,distorted society,would people be forced to defend it with life and blood.自由本应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只有在极权、扭曲的社会中,才会迫使人民以生命、鲜血去捍卫。”

那时候的香港,有骑楼、有旗袍、有领带,有店招,有窈窕淑女,有青葱少年,安静祥和。

AlexLopezABC:港人已经付出了太多。今天晚上采访了一对理大的情侣。男生被黑警施暴打断了一根肋骨。初见他们的时候是在街上,女生始终拉着男生的手,看向男生的眼里都是爱与希望。这使我十分动容。香港加油!坚持,就是胜利!

木遥:有一次和一个九零后聊天,被问到到七十年代的一个北京人是不是可以选择去广州做生意。我说:为什么你认为一个北京人可以去广州?他事实上连通州都去不了,因为在通州过夜要介绍信。我注意到了对方在听到介绍信的时候脸上“对对对我听过这个词但这是啥来着”的神情。(其实有了介绍信也还是不够,他没有全国粮票只有地方粮票的话没法吃饭……

LifetimeUSCN:今天香港区立法会选举,也是对持续五个月反送中运动小结。最近中共挑拨反抗民众之间的关系,故意制造所谓“民意发生逆转”,企图为亲共的建制派议员候选人造势。但是,香港不会忘记过去5个月中共和亲共建制派们做了什么,更不会忘记为保护全体香港人的自由民主、坚持“五大诉求”而牺牲的年轻人。

Menkazak:同是未成年人犯罪的一个有趣对比:男孩儿杀人不追刑责,女孩儿烧旗不可饶恕。

佛嘟嘟:本以为一个波澜壮阔、千年难现的经济大发展会带来中国政治的长足进步,国外很多政治家也曾这样认为,但现在看来是想多了,观察一下周边的亲戚好友同学同事和网上各类人,除了少数人有所醒悟外,多数中国人的政治意识和百年前差不多,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也基本没什么进步,再过200年也一样。

【人心惶惶】鼠疫疑似患者在等死。

GaoFalin:土改史料一则:1947年4月30日,刘少奇对晋察冀中央局干部会议传授杀气腾腾的“太行经验”:“消灭地主剥削一定要彻底,他们叫作让地主扫地出门,土地财产一切搞干净,让他要饭七天,挑粪三担。”“地主反攻,杀我们的人,他杀我一百人,我就杀他一千人,消灭他们。不杀则不杀,杀就要杀干净,杀他全家。”(刘少奇与杨尚昆)

一民企老总:需要我们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我们是伟大的理想(刘鹤《人民日报》撰文强调非公有制经济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