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

作者:
兵团每个团场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社会,团部相当于管制这个社会的政府。团部是团场中心,所在地一般是个农田和林带包围的城镇。我们先到一四八团团部,刚竣工不久的团部大楼让人惊讶,竟然是一栋四层高的欧式建筑,有穹顶、拱门,装饰着西方神话的浮雕,楼顶还立着两尊欧洲骑马武士雕像。东南沿海地区的暴发户时兴把自己家盖成这种不伦不类的样子,这边官员没能力在自己家实现暴发户理想,就用公款盖办公楼来满足。不过那办公楼旁边就是个粪坑式的肮脏厕所,臭味扑鼻,感觉滑稽。

$(window).load(function(){$('.storyaudio.play').attr("onclick",'eventer(".play")');})

石河子兵团的历史照片

在去客车站路上,出租车司机说挣不到钱,政府部门各种收费太多。他的车跑了六年,除了剩下这辆跑旧的车,什么都没挣到。他是汉族,从生意角度欣赏维族,说他们虽然钱少,但有钱就花,打车多,不像汉人,有钱攒着,尽量不打车。

最后一班客车到石河子,打车去旅馆。问司机石河子有多少维族人?司机说基本没有。然后说整个石河子开出租车的只有一个维族,就是他。我这才发现他长着一张维吾尔人的脸,说汉话却跟当地汉人没有区别,因此在黯淡天色中我没发现他是维吾尔人。

司机说,他爸属于当年国民党的陶峙岳“九二五部队”,随陶峙岳起义后留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石河子住下。陶峙岳当时是新疆警备总司令,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率部归顺中共,被中共历史称作“九二五起义”,手下官兵也叫做“九二五起义官兵”,简称“九二五”。这种简称带有蔑视。文革期间,“九二五”被当作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受到很多迫害。现在不再搞阶级斗争了,于是不清楚父辈历史的年轻人竟然把“九二五”当成了部队番号。

第二天,跟一个下乡做商业调查的小组去农八师团场。早上去约好的地点等车,一位兵团警察回家休假也在等车。兵团奇特之一是有自己的警察系统。警察对兵团的待遇很不满,说兵团职工工资比地方低百分之二十;买断工龄兵团给的钱,跟自治区机关差七八倍等。警察一面说现在条件比过去好得多,路修得好,出门方便许多,搞了很多建设项目等;一面又怀念毛泽东时代,说那时涨工资干部在后,让生活困难的职工先涨。现在的干部则是用国家的钱搞经营,有利润放进自己腰包,赔了钱是国家承担。

说到石河子的八一糖厂,警察更气愤。八一糖厂原来是西北最大的糖厂,新疆糖业的摇篮,新疆几乎所有糖厂的技术人员都是从那里培训出去的。而如今,人家都干得挺红火,八一糖厂却破产了,几千职工下岗。现在大陆有人来投资,搞了一个制造酸类化学品的工厂。警察认为,和发达国家把污染产业建到发展中国家是一样道理——新疆就是中国的第三世界。

八一糖厂的职工上访请愿,但是都到不了乌鲁木齐。因为上面有规定,哪的上访者到了乌鲁木齐,哪的官员就得下课。所以官们天天盯着搞“截访”,上访者都在半道被截回去,警察的很多精力都消耗在这上。

农八师下辖十八个团场。调查组要去的是一四八团,离石河子市区八十公里。一路车一会进入玛纳斯县境,一会又开到沙湾县境内。兵团的地盘分散在各县当中,因此得给各县上税,是很重的负担。

兵团每个团场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社会,团部相当于管制这个社会的政府。团部是团场中心,所在地一般是个农田和林带包围的城镇。我们先到一四八团团部,刚竣工不久的团部大楼让人惊讶,竟然是一栋四层高的欧式建筑,有穹顶、拱门,装饰着西方神话的浮雕,楼顶还立着两尊欧洲骑马武士雕像。东南沿海地区的暴发户时兴把自己家盖成这种不伦不类的样子,这边官员没能力在自己家实现暴发户理想,就用公款盖办公楼来满足。不过那办公楼旁边就是个粪坑式的肮脏厕所,臭味扑鼻,感觉滑稽。

在团部街上,和一个退休职工聊天。他是四川人,一九六零年家乡闹饥荒时当盲流来新疆。那时兵团缺人,来人就收,因此就成了兵团职工。老汉今年已经八十一岁,看上去只像六十多岁。他在这边娶妻生子,一个儿子原来是连队的党支部书记,另一个儿子是团部秘书,现在都去乌鲁木齐卖药了,已经置了房子和汽车。老汉去乌鲁木齐儿子那住过几次,总是过不惯,最终还是回来。他说,乌鲁木齐到处都是人,但跟自己都没关系,这里全是老朋友,每天一块做做操,打打小麻将,日子好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