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王力雄

王力雄:整个中国只有一个头脑
2023-05-26

路过昌吉市,那是昌吉回族自治州的首府。我没下车,从车窗往外看,满目皆是政府官员追求的暴发户式形象。中国政府官员在这方面有最大的本事,会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最无趣味。今天时代的特色是到处一个模样。整个中国好像只有一个头脑,在任何角落都看得到那个头脑的意志、方法和语言,连毛病都一样。当今的全球化也有同样特点,区别只在一个是权力主导,一个是资本主导,一个是强迫方式,一个是诱导方式。

王力雄:哈萨克女服务员用汉话骂人
2023-04-25

一九六一年大饥荒,他在流浪途中碰到一个甘肃人。那人从老家带了一些女人到新疆。那时新疆女人少,甘肃人挨饿,于是有很多甘肃女人愿意嫁到新疆,条件是娶她们的人要养她们的父母兄弟。他跟着那甘肃人一块来了新疆。走到乌鲁木齐饿得不行,把身上毛衣卖了七元钱,只能买两盘拉条子和那甘肃人吃一顿,盘查他的警察还说他投机倒把。

王力雄:谁在新疆盖大楼
2023-03-28

那四川人看不起当地民族,说他们只能盖个人住的小房子,大楼根本盖不成,只能让内地人设计施工。我相信当地民族的施工水平目前比不过汉人,但提高水平在于有实践机会,如果因为汉人的水平领先一步,就只用汉人施工队,当地民族的水平永远也不会提高。要消除差距,就不能单纯用市场规则衡量取舍。如果当地民族自己可以做主,会宁愿用自己民族的低水平,也不用外来的高水平。真下了那样的决心,不需要多久,当地民族自己就可以盖起大楼了。

王力雄:要死不要活 杀死用压路机压平
2023-02-24

听说我要去民族聚居区,老汉警告我那里小偷特别多,三五成群盯着你,不偷到手不罢休。我问是否会抢?他说现在不敢了,因为政府镇压得力。跟过去不一样,过去是要活不要死,现在是要死不要活,因此少数民族吓怕了。我没听懂,他解释说过去政府不能杀人,把闹事的抓起关一段就放,出去的反而成了英雄。后来改了,哪闹事把各种武器调上去,不投降就全杀光,挖掘机就地埋尸体,用压路机压平后找都找不到。有时一个村连人影都不剩。

王力雄:亚洲中心点的放羊妇
2022-11-25

妇女有五十多只羊,她说现在价格跌得厉害,只有价钱好时一半,是赔账的,但是还得养,否则吃啥呢?这里的年轻人也出去打工,她儿子就在乌鲁木齐的火车站卸货。她说城里太苦了,房费、水费、电费什么都要钱,连上个公共厕所都得要钱,是不是?一百块钱花出去,见不到啥。现在东西都值钱,钱却不值钱了。

王力雄:“非法宗教活动”的二十三种表现 —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十七)
2022-10-28

吃饭时闲聊天,一个回族朋友是宁夏人,说汉人在宁夏不敢歧视回族,而是反过来的,比如他经常当面叫汉人“卡非尔”,那是异教徒的意思,汉人听着却没脾气。同桌的维族朋友说,如果是在新疆维族这样叫汉人,一定会遭处罚。虽然“卡非尔”并没有什么贬义,只是泛指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而已。在轮台等修车时无事可干,我站在街上数了一下路过眼前的汉人和维吾尔人。大概十分钟,眼前过去了五十四个汉人,二十七个维吾尔人,正好是二比一,应该大致反映轮台县城的民族比例吧。

王力雄:希望种的东西都能卖出去——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十六)
2022-09-23

无论城里还是乡下,看到的广告和标语都是汉文,没有维文。包括废品收购站、回收报废车、电缆、厨具、修理厂、邮政电子汇款、学校招生广告等,仅剩个别的老标语有模糊不清的维文痕迹。看来维吾尔人在这里已经不再被当作广告的“受众”。终于看见了一个蹲在路边晒杏干的维族老汉。他旁边是高大的储油罐和烟囱,还有加油站和油田的大标牌。这样的画面似乎在预示着,最后的维吾尔人也要被挤出去了。

王力雄:像照片那么单薄的层次——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十五)
2022-08-23

我在巴扎拍照片。跟以前见的巴扎感觉几乎一样,取景框里看到的画面也差不多。想想我拍的新疆照片,很多都是巴扎的内容。仅仅是这样开车走,无论走多少地方也只能掠过表面,深入不到维吾尔人的日常生活中。我相信绝大部分来新疆的汉人摄影者也是这样。之所以巴扎的照片最多,因为只有巴扎是对外的、开放的,外人可以进入。巴扎虽然形象丰富,但是都在表面。外来人可以拍出一些照片,却也只停留在照片那么单薄的层次,后面一无所有。

王力雄:汉人现在可以养猪吃猪
2022-07-26

羊肉摊对面坐轮椅的卖瓜妇女是汉人,愿意和我聊。她从小得小儿麻痹,一九六六年和父亲到这,应该是从闹饥荒的内地流浪来这找饭吃,从此留下。她家在维吾尔人的村子,从小和维族人在一起,会说维语。现在村里一百多户人家,汉族占了五、六十户。她说和维族关系处得不错。汉人现在可以养猪吃猪,过去维族是不让的。现在开放了。昨天见的政府干部说若羌人均收入四千多,妇女说绝对不可能达到那个数,至少对他们是这样。

王力雄:喝子母河水 的确促进怀孕
2022-06-24

流经米兰的河叫子母河,当地人说这就是西游记里的那条子母河。1993年我来若羌时,三十六团的一个业余考古学家老洪向我解释,因为楼兰王是女王,所以楼兰国就被传说演变成女儿国,后来吴承恩便写成猪八戒喝了子母河的水怀上胎。不过老洪说子母河水的确促进怀孕。他有数据。仅三十六团可以查证的就有四十七对不孕夫妇喝了子母河水而生育。甘肃、青海、西藏有车来这,很多都大桶小桶灌满子母河水带回去。老洪说米兰一带的双胞胎特别多,用子母河水灌溉的庄稼和果树产量也高。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十二)
2022-05-27

二ooo年以来,村一级党支部书记也由下派公务员担任。各级书记都是汉人,掌握实权,维吾尔人只能担任行政职务,没实权。汉人村书记一般也会用当地汉人当村里其它干部和村民组长。那种汉人往往是祖上就来这里,有的甚至汉话都说不好,但心里还是认同汉人政权,同时他们也能被维吾尔人接受。

王力雄:不考过汉语八级,在新疆都没法教书
2022-04-26

新疆大学兴办时,说是主要为了少数民族的教育,但是现在全校四万名学生,少数民族学生不到一半,教职员工中少数民族不到百分之四十。目前继续推行汉化的重点在于要求用汉语教学。所有教师都得通过汉语八级考试,连国外回来的博士也不例外,否则有多高学位都不承认。为了通过汉语考试,有些教师考了十次、十五次。而新疆大学原本大部分课程都用维语教,现在都要改成汉语教。

王力雄:在警笛震慑声中进入睡眠
2022-04-01

晚上和朋友在街上散步,被熟人撞见拉去喝酒,那是一伙进城办事的维吾尔乡干部,其中有个人弹都塔尔唱民歌。我听不懂他们之间的维语谈话,专心听民歌。但是窗外不时有警车开过,闪着灯,响着警笛,却开得很慢。这让我感到奇怪,如果它不急的话,为什么响警笛呢?喝酒的人们对我这个问题笑起来,告诉我那是为了震慑呀。这里的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每天深夜,警车就在深夜空荡的街上响着警笛来回转悠,人们都在这种震慑之声中进入睡眠——当然是在没有神经衰弱的前提下。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九)
2022-02-25

当年的维吾尔村庄有潺潺流水、白杨、葡萄架,干净的院落和清真寺,给人留下诗一般的印象。那时没有政府统一规划,是历史年积月累形成,最符合社区关系和日常生活。现在这种人为规划完全不顾历史的文化积淀,破坏了原本的自然景观。传统的生活细节、奇妙的差异、方便的安排、独特的布置都消失了,多年的邻里关系也被强行拆断。缺乏人文素养的政府官员完全不明白,社区建设的最佳状态是“错落有致”——既非整齐划一,也不杂乱无章。

王力雄:我的调查和官方调查结果正相反 信谁?
2021-10-26

大学的调查看上去很专业,表格、计算、术语和引经据典连篇累牍。问卷提出一系列问题征求被调查人表态,得出的结果却让人感觉与现实相差得实在太远,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例如“认为目前新疆族群关系‘很好’和‘比较好’的”比例,维吾尔人达到近百分之八十,比汉族人的百分之七十二还高。对“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高兴”,维吾尔人的认同也比汉人高两个百分点,令人更加奇怪!如果真是这样,哪里还存在新疆问题,哪里还需要搞什么新疆问题研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