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李怡:我们与恶的距离 胜选后港人更应四线并进

作者:
香港人为捍卫应有权利的抗争有三条战线:街头、议会和国际。这半年来最恒常和牺牲最大的是街头,真正略有成果的也是街头。中大女生吴傲雪在选前受访表示,有一班手足,想由地区工作开始做起,她说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参与区选;选后受访时她说选举是支线,主线仍然是街头抗争。

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在记者会上,形容这次选举非常不公平,是在充满暴乱的环境下进行。所有市民经历和看到的,是社会平静下投票。

林郑说的话相反却也非事实,她说300万人出来投票是表达要求停止暴力。若是的话,也不是停止她所认为的暴力,而是停止警察的暴力,政权的暴力。

市民与他们之间,就是我们与恶的距离。

抗争者,获得议席的当选人,赢得选举的政党,广大追求自由、公义的选民,在高兴一晚之后,应该如何思考今后的时势与我们的取向呢?

先要认清现实。现实是选后并非天下太平,并非五大诉求可以实现,并非从此可以凭选票实现香港人的坚持与追求。总的来说,投票日的平静绝不容被扭曲为选民要求停止抗争。

民主派虽然在议席上大胜,但所获选票数只是以57%对41%略胜,许多议席以轻微多数取得,可以说是如有神助。而建制派虽败,得票数还是有所增长。莫说这次胜选的运气不可以依恃,而且明年的立法会选举面对的是比例代表制的掣肘,以及政府会有更多肮脏招数,包括或会推出可让在大陆居住的香港人在大陆投票,此举若实行,在无法有效监督的情况下,大陆票真是要几多有几多。一国之下的香港,极权政治输打赢要,通过选举而实现人民真正的政治权利,基本上是妄想。这次的胜利只能视为异数。

区议员就任后,除了大批政治素人要学习和适应议会运作之外,作为区议员,面对的主要是地区问题,如果地区市民投诉路面的砖被掘起了、交通灯被破坏了、道路被堵塞了,民主派议员也要处理。在某程度上,街头抗争要付出秩序被破坏的代价。在争取民主和维护秩序之间,区议员要面临不少取舍。

五大诉求港共政权至今仍然置若罔闻,民主派在区议会胜选后绝不能够就此“冇咗件事”。数以千计的年轻生命被暴打、被拘捕、被虐杀,岂能因一次胜选就歌舞升平?

22年的经验,多年不停参与选举投票争胜,这半年从和平争取到激烈抗争,如果我们因一次胜选就相信今后可以持续以选举方式实现我们的坚持与追求,就不仅天真,而且太愚蠢了。我们排长龙投票只是不放弃一次没有成本的表态行动。

香港人为捍卫应有权利的抗争有三条战线:街头、议会和国际。这半年来最恒常和牺牲最大的是街头,真正略有成果的也是街头。中大女生吴傲雪在选前受访表示,有一班手足,想由地区工作开始做起,她说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参与区选;选后受访时她说选举是支线,主线仍然是街头抗争。

就不分主线支线吧,至少应该三线并进。其实还有一条线是文宣。这次出现区选的民意海啸,最大的催化剂是林郑和警队。林郑的冷酷无耻,黑警的恶行,推动三线取得一些成果。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就香港区选结果发表社评,指“香港的多数人支持暴力,支持在香港形成指向国家的政治对抗”,又说,澳洲爆出中国间谍投诚,英国驻港领馆雇员向BBC爆出在大陆受酷刑,和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法案,“这些都是冲区议会选举来的”。原来澳洲传媒、美国国会都照顾到香港区选。真是亏他想得出来。

不要笑。愚蠢是道德缺陷。这就是“我们与恶的距离”。香港每一个人的抗争或投票都是自主的,在极权主义者眼中,原来都是外力推动的。

哪里有天下太平呢?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