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狱中书:梦见民主派败北…林郑咧嘴而笑 猛然惊醒 寒夜中竟额头冒汗!

—【狱中书简】黎明的喜讯(图)

区选前一晚,夜半惊醒。

在监狱睡不好是常态。入狱不久,与许多囚友一样,屁股长出硬皮。起初以为是皮肤病(在狱中实在太普遍),后来才知道是睡木板床的生理反应。在两尺半的床上,只能平卧,稍为转身,便是考验肋骨的时候。入秋之后,所方派发额外绵被,将之当作床褥,晚上便不再痛醒。但区选前夕,梦见民主派败北,逆权运动被打沉。林郑咧嘴而笑,猛然惊醒,寒夜中竟额头冒汗!

区选当天早晨,惩教署职员在饭堂提醒已登记选民的囚友可排队投票,我一个箭步走在前头。工场的囚友共五十多人,只有六位履行公民责任。票站设在另一工场,有接待处、有投票柜枱,过程井然有序。

我拿着选票,心里份外感谢前人为囚犯争取政治权利。要知道在罗湖桥的另一面,连普通人的投票权都被剥夺。如果进到看守所或监狱,讲人权更是痴人说梦。好像英国驻港领事馆职员最近在中国看守所内的遭遇,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雨伞运动,我在香港和国内的好友都经历过被拒绝接触律师、疲劳审讯、限制在极小的空间内踱步、殴打电击、拍片认罪等。亦都是这些,林郑认为是「废话」的事实,我入狱前最后的嘱咐都是希望港人团结反送中。

今天我身在囹圄,惩教署并无因为我是政治犯而有任何不合理的对待。相反,许多前线的职员都十分友善。但当我目睹香港警队极速崩坏。便觉得不能视文明的监狱和公正的选举为理所当然,许多专制政权肌理的衰败都是一步步从军警滥权走向虐待政治犯和选举舞弊,港人必须戒慎恐惧、时刻警醒。

投票过后,是另一个难眠的夜晚。黎明之前,我已经听着收音机等待五时正新闻报道。当知道民主派大胜,我兴奋不已却又不能吭声,怕吵醒在软垫上享受清凉美梦的囚友。

改地方行政为社区营造

我期望这批在「时代革命」下催生的议员能为我们的社区带来新气氛,将「地方行政」变成「社区营造」。过往三十多年,许多区议员变成「代理人」,将居民的问题以个案处理。写信转介政府不同部门。较少通过公众参与过程,让居民与 NGO商议在行政渠道以外改善问题的方法。区议会的拨款,除了兴建社区设施和分给亲建制的社团办些歌舞升平的活动,能否用于一些促进居民交流、互动、协力创造更美好社区的空间和活动?

相对于行政和立法机关,区议会是最具民意基础的公共机构。现在民主派在多个议会已取得大多数议席,有充份的「议程设定」权力,日后在监督政府的施政,和促进政策和制度创新更能代表港人发声。政府如继续强行苛政,必定四面楚歌。

今天是入狱以来少有心情如此愉快的一天,更觉得要相信我们的未来。新闻报道民主派在区选大胜,有几位年轻囚友一脸茫然,无法理解。我便趁机向他们解释在狱中看太多 TVB和《东方日报》的报道与真实世界差距有多远,出了一口乌气。

2019年11月25日

陈健民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