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澳洲政府一直缺钙?王立强或面临被再次出卖?

作者:
澳洲政府在中共面前很缺钙的,只要沾上中共,有时脊梁骨不直,有时还当中共帮凶。最典型的表现在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一等秘书陈用林2005年出走事件上。

在澳大利亚投诚的中共特工王立强(化名)给世界投下一颗炸弹。

今年,一名年轻的中共特工在澳大利亚投诚。但是,没有回音。他带着妻子和2岁多的儿子不停的搬家,以防被中共派人暗杀。过了约5个月左右,他才被约谈。还好,他还活着。

澳洲政府在中共面前很缺钙的,只要沾上中共,有时脊梁骨不直,有时还当中共帮凶。最典型的表现在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一等秘书陈用林2005年出走事件上。

●陈用林艰难出走

2005年6月陈用林任期届满,通知他回国。5月26日,他带着妻子、女儿悄悄离开中领馆去澳洲移民局申请政治庇护,澳洲官员当着他的面给中领馆打电话通知说陈用林在这里,正申请政治庇护。他顿时惊呆了!

领事馆的人也惊呆了,立刻给他手机打电话,让他返回中领馆。陈用林脸色煞白,把电话挂了。澳洲移民局官员一边给他申请用的表格,一边要求陈用林一家三口返回中领馆去。是个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竟然还有把人往死里推的西方官员?!当然有,还不少呢。盲人人权律师陈光诚被迫害的经历也强有力的说明了这一点。

陈用林后来说,我能做出这样一个出走的决定,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我也不是头脑一发热,也不去想出走后的后果,一个「想要留在澳洲,于是就走了」这么简单。

陈用林在中领馆是分管法轮功事物的,随着他逐渐发现真相,就对法轮功产生了同情。他在任期间偷偷删除了800名法轮功修炼者的名字,如果交班给下一任,就会被发现,这是他出走的原因。出走时他带走了中领馆内法轮功的全部资料。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澳洲政府不希望得罪中共当局,于是劝说他返回中领馆,让他万念俱灰。澳洲政府这种违背人性的做法被媒体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

2005年,中共前驻悉尼总领事馆的一等秘书陈用林宣布脱离中共!

9天之后,6月4日,陈用林鼓起勇气在悉尼六四纪念活动中公开露面,宣布与中共彻底决裂。他的出现和发言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在舆论的压力下,7月8日澳洲移民局给予陈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难类别的永久居留权,陈用林和妻子以及小女儿定居在悉尼。

●涉澳议会间谍案,证人没有被保护,遭暗杀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The Age)报导,一名此前被指控试图在澳大利亚议会安插中共间谍的中国商人陈春生(英文名Brian Chen),已被证实与中共军方的一家主要生产武器和车辆的制造商有密切业务往来,并正在努力将业务拓展到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已从多个西方安全部门的消息来源得到证实,这位陈春生被怀疑是中共高级情报人员。陈本人确认澳大利亚官员曾在3月份于墨尔本机场向他提出了这个指控,但他当时坚决否认。

一位消息人士在保密条件下透露说,调查已经从另一名墨尔本华人、汽车经销商赵波(英文名Nick Zhao)的证言开始,赵说中共一个间谍组织找到了他,并经陈春生之手,给他提供100万澳元竞选经费,去竞选澳大利亚国会议员。

陈春生在墨尔本经营一家特种车辆公司,该公司生产防弹运输卡车、公共安全警卫车和其它特种车辆。他的公司的一项业务正在与另一家中共公司合作,而该公司隶属于中共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北方工业公司是一家价值450亿澳元的军事装备公司,为中共生产从轻武器到坦克等大量军工产品。

联邦警察和其它安全机构对陈春生在澳大利亚和海外的活动非常感兴趣。澳当局在审查陈春生在墨尔本以及亚洲和欧洲的商业活动之时,并没有保护证人赵波。很快,赵波被发现蹊跷死于墨尔本的一家汽车旅馆内。

近日,执行具体任务的中共高级特工王立强在悉尼探望妻子和幼子时投诚的消息传出后,有议员强烈呼吁政府要好好保护他,不能让他被中共灭口。

●特工披露中共内幕在澳寻求庇护

《悉尼先驱晨报》11月22日报导,这名年轻的王立强(化名),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公开披露自己身份的中共特工。他向澳洲透露了中共驻香港高级军事情报官员的身份,并提供了他们如何为香港、台湾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干预活动提供资金,并开展政治干扰活动的详细信息。

今年10月,王在向ASIO提供的宣誓声明中承认:「我本人也曾参与了一系列间谍活动。」如果返回中国,他将面临被中共处决。

王目前持旅游签证待在悉尼,正在寻求澳大利亚政府的紧急保护。他已在与ASIO的会议上请求政治庇护。

在接受《时代报》、《悉尼先驱晨报》和《60分钟》的采访时,他详尽透露了北京如何暗中控制上市公司为情报部门提供资金,如何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监视和记录,及如何拉拢媒体组织等情报。

今年4月,王先生前往澳大利亚看望在那里学习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在此之前,他的直接上司下令,让他5月下旬以假身份、假名字前往台湾,搅局总统大选。这意味着真实的自己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他的生命将永远被这个虚假的、不光彩的间谍名字所裹挟,直到生命的终点。

在悉尼,在和几乎不认识自己的2岁儿子玩耍时,27岁的他开始考虑不再返回香港的后果。

他觉得把字写在纸上太危险了,于是他开始在心里构思一封信。

想象中的这封信的收件人是澳大利亚政府,这封信的内容将详细地描述他在中共情报系统行动中的角色。它将提供一份前所未有的来自中共情报部门内部的报告,披露中共在台湾、香港和澳大利亚的几乎不受任何惩罚地开展间谍活动和干涉当地政局的庞大网络的内幕。他还准备描述民主制度——这个他在过去几年里一直致力于将之摧毁的制度——对他所具有的吸引力。以及他决定背叛世界上最强大、最无情的中共独裁政权的决心。

信发出之后,过了将近半年的毫无希望的煎熬,他终于接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电话,要求他在某个时间在街角见一个人。他大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将说人话,过人的生活。

现在王立强正向澳洲政府提供大量中共内部情报,揭露中共如何在国外进行干扰,包括对港台的干扰活动。

他的证词表明,中共间谍对香港的民主运动进行渗透、对台湾的总统选举进行操纵,以及对澳大利亚政界进行破坏。

在接受《时代报》、《悉尼先驱晨报》和《60分钟》的采访时,他详尽透露了北京如何暗中控制上市公司为情报部门提供资金,如何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监视和记录,及如何拉拢媒体组织等情报。

●「让香港所有麻烦制造者都感到恐惧」

王说自己隐藏在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CIIL)的情报部门中,该公司的中共特工渗透到香港的大学和媒体中,这些人可以随时被「启动」,来对抗港人的民主运动。

对于外界熟知的、香港五名书商被绑架并移交给中国大陆的事件,王立强提供了外界从未听说过的详细信息。

他说自己在2015年10月亲自组织和参与了把香港书商李波(Lee Bo)绑架到中国大陆的行动;王还在另外一个秘密组织中工作,该组织对香港持不同政见者进行抨击或网络攻击。

绑架书商也好,渗透到香港大学也好,王说中共针对异见人士的情报目地之一就是散布恐惧:「使香港所有(给中共)麻烦制造者都感到恐惧。」

●所有的香港大学都被特工渗透

王的主要任务是协调该情报组织与其它情报机构之间的关系,并「收集赞成香港独立的」活动人士信息。他从中共军事情报官员那里接受指示。

他说,中共特工运作的关键领域是香港的大学。王表示,自己所在的特工组织「已渗透到所有香港大学,包括学生协会以及其它学生团体」。他负责通过奖学金、旅行补助金,校友会和教育基金会的方式招募 大陆学生。

「我以爱国主义影响他们,指导他们爱国、爱党和中共领导人,并强烈反对支持香港独立和进行民主活动的人士。」他的组织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领导人进行了网络攻击和肢体攻击。

王说中共还派人混入活动人士中:「我们派一些学生加入学生会,让他们假装支持香港独立。」「(这些特务学生)他们找到了那些支持独立运动的人士的信息……并公开了他们的所有个人数据、父母和家人的信息。」

●中共军队高级特工担任港媒高级经理

中共军方高级特工向心被曝光,世界成名如此容易。

王说,他在香港的掩护身分是作为一名为CIIL工作的商人,而他的老板向心(Xiang,Xin)是一个中共高级特工。

不仅是香港大学,王说他的组织已经渗透到香港的所有媒体中,他们用资金支持一些媒体,并在另一些媒体中安插了特务。

王说,一个亚洲主要电视网络的高级经理「就是中共军队干部,具有区指挥官(Division Commander)头衔」,「他是组织特工绑架、迫害香港民主运动人士的负责人。」

●通过「网络部队」和台湾特工干扰总统大选

王的上司给他制作了假的韩国护照,让他进入台湾后,帮助中共「系统性地」努力渗透台湾的政治体系。

他的工作内容包括指挥一个网络大军和台湾特工,来干扰2018年台湾的市政选举。中共目前正在制定干扰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的计划——这也是他决心叛逃到澳洲的原因之一。

王说,中国共产党会「渗透所有国家的军事、商业和文化等领域来实现其目标」。「你不应该低估我们(中共)的(特务)组织……我们接受了组织多年培养和训练,才会被分配到重要任务。」中国共产党「希望确保没有人威胁其政权」。

●中共在台湾策划推翻蔡英文扶植韩国瑜

在台湾,王说他所在的情报部门正在与媒体高管接触,以此影响台湾的政治体系——这是北京推翻非亲共候选人(包括蔡英文总统)的、进行系统干预选举运动的一部分。他说特务们通过活动来支持总统候选人韩国瑜。

王还负责协调一支「网络水军」,对政治问题进行「转移视线」。他说:「对台湾的渗透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要渗透到媒体、庙宇和基层组织中去。」

王表示他的组织成功地干扰了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帮助亲北京的候选人赢得胜利。今年5月,按计划,他将拿着假的韩国护照在台北进行行动,目的是在2020年1月11日总统选举中推翻蔡英文。

●澳洲ASIO前老板:中共企图「接管」澳洲政治

在王揭露的情报中,他说自己遇到过一个在澳大利亚「深层间谍组织」的中共负责人。那人的假身份是在一家领先能源领域公司「工作」,而真实工作是在澳大利亚从事间谍活动。「他告诉我,他在堪培拉,我知道他的职位非常重要。」

王说,他的组织与几个重要的澳大利亚政治捐助者有往来,其中包括一名联邦国会议员办公室的职员。王先生提供了银行帐户交易来证实他的这一说法。

澳大利亚反间谍机构ASIO反复警告说,澳洲当前受到的外国干涉威胁是「空前的」,目前在澳大利亚开展活动的外国情报人员数量比冷战时期还高。

但是澳大利亚反间谍机构从未公开点名中共,因为澳洲政府正努力在「国家公共安全」和「中共经济报复」之间进行权衡。

最近,前ASIO老板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打破沉默,表示中共政府正在寻求通过其「阴险」的干预行动,来「接管」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说白了,就是用金钱颠覆澳洲政府。

●中华民国总统大选遇八级地震

明年1月11日是中华民国总统大选投票日,距今还有一个多月,投诚澳洲的中共特工王立强突然大爆料,说中共以他的老板、中共军方在港公司「中国创新」和「中国趋势」的董事长、中共高级特工向心作为代表,在港、台两地建立媒体影响力,通过金钱收买、利诱与恐吓威胁等手段,达到搜集情报、影响舆论甚至操控选举的目地。

王立强承认自己是中间执行人,传递向心的命令并给予支持者资金。他说,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在台湾通过活动来支持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打击寻求连任的民进党总统蔡英文。

王立强透露说,给了韩国瑜2000万人民币,而韩国瑜确实买了昂贵的房子,却说不出资金来源。不但韩国瑜急的跳脚,而且国民党也急的脑溢血。现在整个台湾都地震了。

11月26日BBC报导说,王立强日前曝光,总部位在香港德辅道西的中国创新投资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之下成立,为的是「渗透香港的金融市场并搜集军事情报」。

翻查香港交易所的数据,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军民两用行业投资业务的公司。投资项目包括军工储能电池、新型光源产品、生态装备材料以及节能媒体终端。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

公司年报显示,其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向心今年55岁,曾在中国若干大型机构工作,并长时间从事科技项目管理及公司策略研究。他也是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的理事长。

向心之妻龚青是该公司的替任董事。她曾于中国国防科技信息中心,以及中信国际合作公司等中国大型机构工作。

多家国际媒体报导了此事,23日向心还通过电子邮件回应《纽约时报》,说他不认识王立强。谁也没有想到,此时向心与太太龚青正在台湾活动!

24日,惶惶不可终日的向心与太太龚青急于逃出台湾,在台湾国际桃园机场被拦查。随后并限制二人出境、出海。

《苹果日报》报导说,台北地检署与调查局国家安全维护工作站联手调查向心及其妻龚青一案,向心、龚青两人一致撇清与王立强的关系,说王不是他们的员工,也不相识。据悉两人神色自若、应答如流,并口径一致表示不认识王立强。当被问到二人为何近年时常来台湾,他们称是因为喜欢台湾、并对投资台湾不动产感兴趣。

但台湾检调拿出这夫妻俩与王立强在一个聚会场合的合照给他们看时,向心、龚青当场哑口无言。媒体说检调出示合照的手法,可谓「一招毙命」,向心夫妇的谎言立刻被戳穿。

台湾检方认为,有必要清查向心夫妇的相关资金、来台接触对象,所以限制两人出境,目前两人待在君悦饭店受台湾司法部门调查。

据《壹周刊》报导,国安单位进行初步调查发现,向心、龚青夫妇来台频率高,几乎一个月一次,一次停留3天到4天。来台后,到处结识党、政、军及商界等相关人士。

台湾中央社报导,王立强的指称22日被澳媒公开后,台湾调查局及国安局分头进行查证,调查局除指示驻澳洲法务秘书,向澳洲相关机关索取有关资料积极搜证调查外,国家安全维护处也立案调查。

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国安处24日(周日)发现向心夫妇已于21日入境台湾,将于24日晚间离境返回香港。随后于当日在台北出境处将两人拦下。岂不是天意!

据BBC报导,25日(周一)向心夫妇被移送台北地检署进行复讯;26日(周二)被限制出境出海。

据媒体报导,台湾国安局人员已于25日抵达澳洲,加入调查行列。

●中共的舌头撒谎都不利索

已经叛逃的中共前特工王立强披露,总部在香港的「中国创新投资」是在中共军方参谋部之下成立,目的是「渗透香港的金融市场并搜集军事情报」。「中国创新投资」也在台湾媒体业投下经费,与电视台建立秘密的联盟,让中共可以控制这些媒体,进行新闻检查。

在王立强指控发出之后,中国创新投资公司于24日发表公告,称王的指控「纯属虚假,并无任何事实根据及完全不实」,「向先生及本公司从未参与过任何情报或特务活动」,王立强「从来不曾成为本集团员工」。

不过,中国创新投资公司于25日再次发表公告更新,证实他们收到台湾法务部调查局发出的通知书,要求配合调查。

现在,全世界的眼睛都看着澳洲,看澳洲政府在「国家公共安全」和「中共经济报复」之间,如何处理这起中共间谍案。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