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宛如大片!是他最先帮王立强联系到澳洲情报机构

他离开会议,使用珍珠港附近的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的安全链接,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SIO)发送了有关王先生及其主张的消息。

自称间谍的中共投诚者王立强(Wang Liqiang)最初与澳大利亚安全机构取得联系是通过议会情报委员会负责人Andrew Hastie。一名与王立强认识的人通过加密电话应用程序联络了Hastie先生。

《澳大利亚人报》可以透露,Hastie在10月8日收到这则消息时,正出席在夏威夷举行的澳大利亚美国领导人对话。

Hastie是一名自由党议员,前澳大利亚特种部队(SAS)队长,著名的对中共鹰派人士。

他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尽管当时他对王先生声称的事情没有任何判断,包括其对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情报活动的指陈,但他认识到了它们的重要性。

他离开会议,使用珍珠港附近的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的安全链接,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SIO)发送了有关王先生及其主张的消息。

“我通过一名中间人从王某那里收到了一条加密信息。我的立即反应是通过官方渠道将其发回去,转交给情报部门。” Hastie先生告诉《澳大利亚人报》。

发送这条消息时,王先生人在澳大利亚。

Hastie先生说,后来,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旗下报纸和60 Minutes节目的一名记者联系了他,该记者将王的故事告诉了他。Hastie先生说,他同意接受采访,因为他已经对此案有所了解。

据了解,在该节目播出前,Hastie先生曾与安全机构联系查看王先生的指陈是否在接受调查并且得到确认他们正在调查。

ASIO随后发表声明说,正在“严肃”对待王的指陈,以及另外单独的指陈,即说中共政府栽培一名墨尔本汽车经销商,以期渗入澳大利亚联邦议会。

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Hastie先生对九号媒体说,王先生是“民主之友”,理应获得庇护。

他说:“我认为任何愿意协助我们捍卫主权的人都应得到我们的保护。”

联邦自由党议员Andrew Hastie

中共官方媒体声称王先生“只是个骗子”,网上出现的一个视频据称显示王立强在2016年出庭受审。

中共驻堪培拉大使馆提醒媒体注意这条周三发布上网的影像,影像似乎显示了王先生在中国法庭上。

中共政府拥有的新闻机构《环球时报》也就这段视频发文,文章与一起王涉嫌诈骗的案件有关,涉案金额人民币12万元(合17,000澳元)。王先生公开露面后,网上也出现了一份法院裁定书,声称他对该罪行表示认罪。

然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分析员Alex Joske表示,王先生所谓的2016年10月14日的定罪并未出现在大型的中国案例私人数据库lawxp.com中。

Hastie先生是对中国共产党及其在印太的扩张主义的批评人士,他最近在参加中国事务智库赞助的考察团访问中国前被中共拒发签证。北京告诉他和自由党参议员James Paterson,他们在中国“不受欢迎”,直到他们“反省并纠正错误”。

这一访中禁令之前,Hastie曾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警告澳大利亚在“情报上的失败”,未能充分理解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社会构成的挑战。

Hastie称西方以为经济自由化会让中国民主化的看法是“我们的马其诺防线”——提及法国建造的这项防御工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未能阻止德国入侵。“与法国人一样,澳大利亚没有看到我们的这个威权邻国变得有机动性。”

根据九号媒体报道,王先生决定公开中国共产党在世界各地运营间谍网络的指陈,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据信他现在住在悉尼的一处安全地点,并由人权律师George Newhouse代理。

据报道,王先生告诉ASIO,他声称自己是由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China Innovation Investment Limited)运营的情报部门的一员,该公司通过亲中国共产党的特工渗透香港的大学和媒体。

他声称,他还获得一份假的韩国护照用来进入台湾,以帮助渗透到台湾的政治体系并干预其选举。

他还声称曾与一位高级间谍会面,他相信该人士通过能源领域的一家领先公司在澳大利亚从事间谍活动。

总理Scott Morrison曾表示,即使当局无法证实他的故事,也可以允许王先生留在澳大利亚。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澳大利亚人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